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官場 > 正文

劉志丹女婿告別式習遠平現身 葬禮規格高引關注

劉志丹女婿、陝西日報原總編張光。(網絡圖片)

陝西日報原總編張光於9月15日在西安去世,享年90歲。其告別儀式的規格不一般,除習近平與彭麗媛夫婦、習近平的母親齊心、原中共總理溫家寶送花圈哀悼外,習近平的弟弟習遠平還親自出席了張光的遺體告別式。

張光於1929年11月出生於陝西臨潼,本名王鵬飛。曾長期在中共新華社工作,後回到老家擔任陝西日報總編輯,1993年離職休養。

值得一提的是,張光系中共紅軍北路軍總指揮兼第28軍軍長、中共中央所在地瓦窯堡警備司令劉志丹的女婿。

劉志丹的女兒劉力貞,歷任西安市醫學科學研究所所長、陝西省中醫藥研究院附屬醫院院長、陝西省第五至第七屆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等,1993年4月離休。2014年11月3日,劉力貞去世後,習近平弟弟習遠平也曾到家中弔唁並出席遺體告別儀式。

據悉,劉志丹的女兒、女婿葬禮規格高,應該主要是因為習近平之父習仲勛曾是劉志丹的部下,習、劉後代交好。

2014年7月,習遠平夫婦曾專程到西安看望劉力貞夫婦,兩家人還一起祭拜了習仲勛墓。當時劉力貞對習遠平說:“你父親一輩子不犯‘左’的錯誤,從沒整過人,十分難能可貴。”

張光靈堂左邊擺放着齊心送上的花圈。(微博@丹譽譚古)

毛澤東整死劉志丹習仲勛險陪葬

追溯歷史,劉志丹之死和習仲勛下獄都與毛澤東有關。據自由亞洲電台等媒體披露,1935年,毛澤東在國民黨的圍追堵截下,率部逃到了陝北,受到了劉志丹等人的歡迎。為了奪取最高領導權,毛先是批評劉志丹執行了“右傾機會主義路線”,誣指他的紅26軍部隊內潛藏姦細,要進行“肅反”,隨後將劉志丹等人抓了起來,搞刑訊逼供,冤殺了不少劉的手下。

習仲勛當時是劉志丹手下的主要幹部之一,也被關在瓦窯堡的一所監獄裏。

習仲勛後來回憶說:“我和劉志丹一起被關在一個舊當鋪里。‘左’傾機會主義路線的執行者搞法西斯審訊方式,天氣很冷,不給我們被子蓋,晚上睡覺綁着手腳,繩子上都長滿虱子;一天只放兩次風,有人拿着鞭子、大刀,看誰不順眼就用鞭子抽,用刀背砍,在莫須有的罪名下,許多人被迫害致死。”

習仲勛回憶當年的恐怖情景時,提到活埋了許多陝北的指戰員。他說:“埋人的土坑都已經挖好,我們隨時都有被活埋的危險。”

即使過了這一關,毛澤東對於陝北土生土長、甚得人心的劉志丹等領導幹部,仍然不放心,處心積慮必欲除之而後快。陰險的毛便號稱為了“抗日”的目的,打發劉志丹率部“東征”。

1936年3月,劉志丹率紅28軍參加東征戰役,4月14日在山西中陽縣三交鎮戰鬥中去世,時年33歲。

對於劉志丹的死因,當時就有許多疑點,要點是和劉志丹一起參戰的戰友知道他既不在衝鋒隊伍之中,更不在交叉火力點之內,而是在離現場200公尺外的小山頭上觀察戰事。

劉死時,他的警衛員被支走找醫生,只有毛派去“保護”他的政治保衛局特派員;一看其胸前傷口,明眼人都知道子彈不是從胸口打進去的,而是從背後打進去的。在劉志丹死後,他所部的兩位指揮員楊琪和楊森,也同樣在戰鬥中離奇地“被擊斃”了。但是,懾於毛的淫威,誰都“心知肚明”卻不敢吱聲。直到毛澤東於1976年死掉以後,一些老陝北的幹部才逐步有些人士提出審查黨史這一筆陳年公案。

小說《劉志丹》與習仲勛蒙冤

60年代初,劉志丹的弟弟劉景范的夫人李建彤(1920~2005,曾任中國地質科學院黨委副書記,喜愛擅長寫作),寫出一部描述她丈夫的兄長劉志丹一生的長篇小說。

早在延安年代,李建彤就親眼目睹,在紅軍內部,說真話、埋頭苦幹的戰將不停吃虧;夸夸其談的投機取巧者青雲直上;常勝將軍可能隨時被拉去殺頭。因此,在李建彤年輕的心靈里埋下了對左傾機會主義的強烈憎恨。

不過,當時的李建彤本人也沒有想到,這本當時還沒有來得及出版的小說,不但毀了習仲勛,也因此給整個劉志彤家族,以及當時陝西地區的幹部群眾數萬人帶來了巨大的災難。1962年脫稿後,尚未出版就被一些報刊連載、轉載,好評如潮。

《劉志丹》的小說公開發表後,因當時毛澤東大搞階級鬥爭,他利用《劉志丹》打開突破口,對“老幹部”進行清算。毛依據康生等人的報告,在全會上親自宣布把《劉志丹》定性為“反黨小說”,點名看過小說原稿的習仲勛是“黑後台”,揪出了一個“習仲勛、賈拓夫、劉景范反黨集團”,立即撤職查辦,“一網打盡”。

之後大量有份參與劉志丹小說的人被批鬥,部分遭到殘酷迫害致死。被牽連的共有60,000多人。

時任中共國務院副總理習仲勛1962年被打成“反黨集團”的總頭目,蒙冤挨整16年,直到1978年被平反。

文化大革命中,習仲勛受到殘酷迫害,被批鬥。據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撰稿人王友群撰文稱,1967年9月的一天,習仲勛被軍管人員押到西北農學院批鬥。在一片“打倒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習仲勛”、“三反分子習仲勛不投降就叫他滅亡”的口號聲中,習仲勛脖子上掛着“反黨分子習仲勛”的牌子,被一幫造反派反扭着胳膊,揪着頭髮,推搡到了台上。在造反派聲嘶力竭的批鬥過程中,習仲勛被後面的造反派一次又一次把頭按下去,他還是慢慢往上抬,抬起來一點又被粗魯的按下去,時不時還被拳頭狠捶幾下……

2009年,江西教育出版社重新出版了該小說,並在封面醒目位置寫有“首次大量公開發售”等字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