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健康養生 > 正文

藥王孫思邈真人給後世的忠告 長生術切莫向外求 健康人仰賴皆一字

藥王孫思邈真人對心理與生理、病理各個環節之間的密切關係,有頗為深切的了解,所以主張什麼事都不能太過,過則必有所傷,“凡言傷者,亦不即覺也,謂久則損壽耳”。

孫氏養生的另一要旨,就是特別重視一個“嗇”字。他以“焚膏用小炷與大炷”作為比喻,認為人的精神氣血是有限的,必須處處注意攝養愛護,要盡量減少它的消耗。——裘沛然摘自《壺天散墨:裘沛然醫論集》

在眾多的先賢之中,國醫大師裘沛然教授最推崇的人莫過於藥王孫思邈,他覺得在當時的歷史環境下,孫氏能年逾百歲而不夭,簡單是一個奇蹟。經過多年的研究,裘老將孫思邈的養生思想大體總結為兩點:一為“不肯低頭拾卿相”,二為“堅持一個‘嗇’字”。

前者主要是從養心的角度來說的,其核心理念是:“養生首重在養生,而養心莫善於寡慾”,認為養生要摒棄私心雜念,不要慕求浮榮,不要患得患失,要有“不為利回,不為義疚”的精神。後者主要是從日常修養的角度來說的,下面我們為大家詳細介紹一下。

孫思邈認為,人的精神氣血有限,必須處處注意攝養愛護,要盡量減少對它的消耗。

他的這一思想是在《老子》“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田獵令人心發狂”的啟示下,認識到如果對聲色犬馬這類嗜好不知道節制,必然會耗傷精神氣血,進而“損年壽”。

裘老指出,孫思邈主“嗇”的養生思想,實際上也是宗法老子“治人事天其若嗇”的觀點。

《韓非子解老篇》說:“書之所謂治人者,適動靜之節,省思慮之費也。所謂事天者,不極聰明之力,不盡智識之任。苟極盡,則費神多,費神多,則盲聾悖狂之禍至,是以嗇之。”

孫思邈論述養生有“十個大要”

孫思邈深通其微言要旨,故重視保護精神氣血,從而鄭重提出“人之壽夭,在於撙節(即節約)”的告誡。

裘老告訴我們,孫思邈論述養生有“十個大要”,即“一曰嗇神,二曰愛氣,三曰養形,四曰導引,五曰言論,六曰飲食,七曰房室(事),八曰反俗,九曰醫藥,十曰禁忌”。

其中,除嗇神、愛氣、養形、禁忌等都明顯寓有嗇的思想外,其餘言論、飲食、房事等內容也可以從《養性篇》的全面論述中歸納出其主要精神。如“眾人大言而我小語,眾人多繁而我小記”,即在言論時念念不忘一個“嗇”字,這正符合中醫所說“言多傷氣”的理論。

有關飲食、房事的問題,孫思邈也同樣強調撙節,比如:“非其食不食。非其食者,所謂豬豘、雞魚、蒜鱠、生肉、生菜、白酒、大酢大咸也。常學淡食。”他主張飲食“常宜輕清甜淡之物,大小麥面粳米等為佳”,認為飲食不宜多,最好在“不飢不飽之間”,提倡飽中飢、飢中飽的飲食法。

他還列舉所見聞的事實,用以證明飲食宜從儉嗇,提出菹醬可延年而珍饈能損壽之論。

如說:“關中上地,俗好儉嗇,廚膳餚羞,不過菹醬而已,其人少病而壽。江南嶺表,其處饒足,海陸鮭餚,無所不備,土俗多病而民早夭。北方士子,遊宦至彼,遇其豐瞻,以為福祐所臻,是以尊卑長幼,咨口食啖,夜常醉飽,四體熱悶,赤露眠卧,宿食不消,未逾期月,大小皆病……以至於死。凡如此者,比肩皆是,惟雲不習水土,不知病之所由,靜言思之,可為太息者也。”

裘老指出,孫思邈所倡導的飲食主張,有不少內容是與現代營養學相抵觸的,但這是他在飲食方面的長壽秘訣,又是調查觀察的社會實錄,應當引起我們的深思。另外,孫思邈論述房事,同樣突出一個“嗇”字,他提倡節慾,力主秘嗇精氣。如他引述彭祖之說:“上士別床,中士異被,服藥百裹,不如獨卧。”

孫思邈養生方法注意事項

裘老還指出,孫思邈養生方法中有許多注意事項。

如防止六個“久”(久立、久行、久坐、久卧、久視、久聽);

提出十個“莫”(莫強食、莫強酒、莫強舉重、莫憂思、莫大怒、莫悲愁、莫大懼、莫跳踉、莫多言、其大笑);

倡導十二個“少”(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語、少笑、少愁、少樂、少喜、少怒、少好、少惡);

反對十二個“多”(即與十二少相反的事)等。

所有這些,總的指導思想是要將精氣神的損耗降到最低限度,就是把“嗇”字全面貫徹和具體實施到生活的各個方面。最後,裘老指出,憂愁易傷生而娛樂可健身,這是人所共知的常識,孫氏卻認為不管喜怒哀樂,一概以少為佳,“多笑則傷臟,多樂則意溢”,“忍怒以全陰,抑喜以養陽”。

他對心理與生理、病理各個環節之間的密切關係,有頗為深切的了解,所以主張什麼事都不能太過,過則必有所傷,“凡言傷者,亦不即覺也,謂久則損壽耳”。孫氏對於養生之道,可謂探究入微,而其關鍵仍在“嗇”字上下工夫。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大醫本草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健康養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