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港義務救護員揭8.31港警太子站打人實況

9月7日傍晚,港鐵太子站外大批民眾前來獻花,要求港鐵公開8.31警察襲擊的監視錄影真相,並急尋三名受重傷的失聯示威者。(余天佑/大紀元)

港警8月31日在太子站無差別地襲擊市民的事件,仍在不斷發酵。參與現場營救的義務救護員譚政謙先生接受了大紀元記者的採訪,講述了他當時曾目擊的實際情況。

譚政謙先生說,大概是在8月31日晚10點11分左右,他登上列車去太子站幫3個人做急救,但列車無故開到油蔴地站。

他抵達油蔴地站後,大部分時間都在油蔴地站,他並沒有看到官方所說的救護主任在現場點算人數。他抵達油蔴地站後5至10分鐘,才有救護員來到油蔴地站,來幫助那3位傷者,再由救護員護送上救護車、送醫院。

譚先生說,其實3位頭部出血的傷者,也是在太子站受傷的,因為列車突然開出,“我們都不知它會開到哪停,直到去到油蔴地站,它停了車,有港鐵的職員要求我們離開車廂,我們才知道我們在油蔴地站,幫他們叫救護車”。

義務消防員譚政謙先生。(大紀元)

當時有媒體報導,大批防暴警察與速龍小隊成員分別闖入港鐵旺角、油麻地和太子等站。在太子站,港警衝進月台的列車內,進去就是用警棍、不分青紅皂白,朝着示威者、乘客頭部狂打,至少致10人受傷,頭破血流。

而在油麻地鐵站,至少有3名市民被港警打至流血。

譚先生說,上面的是誤傳,其實他們都是在太子站被速龍小分隊闖入車廂裏面施襲所造成的,而且不是3人,而是4人。他們4人,都是頭部的後面出血,第4個人其實是一個精神病患者,自行離開;3個人中的其中一個真的是紅色(嚴重受傷)狀態,“因為之前記者會也有提及他開始有休克,並有反應遲緩的狀態,所以在我的角度,他是開始接近紅色狀態”。

在譚政謙先生的生涯當中,他是第一次見到不需要用單車,而是用地鐵來載送傷者的情況。“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的。因為我們學急救的時候,如果傷者的情況比較嚴重,盡量希望不要移動傷者,直到有專業的救護員來到,我們才進行進一步的判斷,因為我們做的只是防止他們的傷口惡化。所以其實,在我們的角度,這個情況是很不樂觀,我自己也沒見過。”

他認為,這些傷者,應該就地治理(太子站附近),不應該被送距離遠的荔枝角站附近的醫院。

譚先生表示,他在太子站看到的情況,不止10個人受傷,“但可能送院的是7個,我覺得是不止這個數,以我現場所看,我想速龍武力制服、施暴的,我相信有更多,但只是他們不敢去求醫”。

9月12日下午,香港消防處副救護總長曾敏霞、副消防總長(總部)陳慶勇主持召開記者會,解釋8·31太子站的救援、受傷情況:當時有10人受傷,7人需要救護服務。

譚先生表示,如果今後需要他去作證,他絕對願意出來作證;作為“當晚目擊者,如果真的有需要我去說我所看到的事,我是願意說的”。

譚先生表示,在當前白色恐怖下,他雖然也怕有被捕或受傷的風險,但是“如果我們昧着良心去埋沒我們的公義,埋沒我們的良知,我們今日都不出來講,我們日後便不會有機會出來講,我們到現在也不捍衛我們香港人應有的自由的話,日後連這些自由也沒有了”。

所以他覺得,“就算是恐怖,就算是有危險,我覺得作為一個香港人,如果憑良心,你問心無愧的話,是不應該怕這些白色恐怖的,應挺身而出,去講些你親眼目睹的事情。”

但他覺得更重要的是,究竟當晚月台發生了什麼事,“其實交出當晚的閉路電視片段出來更重要”。

他認為港鐵到目前為止只提供了一些截圖,是絕對不夠的。“因為問題是截圖究竟正確性有多少?而且他選擇的時段是否真的代表當時發生的事?我覺得是需要更詳盡更完整的片段,去交代更多的東西,才可以釋除大家的疑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駱亞、張頓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