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對中國公司來說 為何香港處於難以取代地位

《華日》認為,雖然情況惡化會令香港人損失很多,但北京對香港的依賴程度遠遠深於表面上可能呈現的程度。圖為2019年8月18日,香港抗議人士在維園舉行流水式集會。

香港抗議活動已經持續了15周,中共一直心思讓 大陸城市取代香港地位,但美媒報導,對於中國公司來說,香港扮演着上海等大陸城市無法取代的角色;甚至對於中國公司來說,紐約這種全球金融中心都無法輕易取代香港。

北京和香港之間關係正面臨自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的最大考驗。自6月以來,香港爆發了反對港府修訂“引渡條例”的大規模抗議活動,而現在這個抗議已經演變成了更廣泛的民主運動。許多人擔心,中共最終可能會直接干預。

在此期間,中共更加支持其在上海和深圳的本土交易所。深圳和上海目前擁有7.5萬億美元的總市值,幾乎是香港的兩倍。

香港擁有獨立貨幣、法律體系大陸城市無法比擬

華爾街日報》9月13日報導,儘管如此,香港目前獨立的貨幣和法律體系,可以無拘無束的資本流動,以及法治等,使中國公司能夠吸引外國投資者並在國外進行收購,從而和中共金融體系相對隔離。

香港金融律師、作家戴安通(Antony Dapiran)對美國之音表示,“香港依然有重要的作用,是中國與外界的橋樑。中國的大公司、國企或是私營企業,很多在香港都建有總部,他們在這裡的金融市場融資,並向這裡的銀行借貸。他們還利用香港作為全球併購的平台。”

《華日》報導,雖然中共宣稱要開放中國市場,但程度顯然不夠,外國投資者只允許持有約3%的股票,這些股票往往波動很大,其中一半以上來自與香港的交易。滬港通自2014年推出以來,已累計為 大陸市場帶來794億元人民幣(1120億美元)。

中共也多次嘗試創建自己的納斯達克版本,以期會吸引國內甚至外國科技公司,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成功。它的最新嘗試是上海的STAR市場(科創板,Star Market),可能也會吹起泡沫。

日經亞洲評論7月下旬指出,中共政府以及共產黨對這個新的、表面上更多市場驅動的科創板的壓倒性影響還是很明顯。在首批上市的25家公司中,至少13家直接或間接獲得中共政府的財政支持。

香港是中國公司上市融資的首選地

香港也是中國公司上市融資的首選地。根據普華永道集團(PWC)2018年的數據,儘管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地位受到上海和深圳的挑戰,但是中國公司近六成的共354例首次新股上市(IPO)仍選擇在香港。

《華日》報導,對於想吸引外資的中國公司來說,香港仍然是無可爭議的首選。Dealogic數據顯示,過去五年來,近四分之三未在中國大陸上市的中國IPO已經在香港上市。

去年, 大陸公司通過香港IPO籌集了350億美元,超過它們在中國大陸募集的210億美元。房地產開發商和金融機構是香港資本市場的大用戶:根據經紀公司Natixis的數據,2012年至2018年期間,大約一半的股權融資,包括二次發行和配股以及首次公開募股,都發生在香港。

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研究員黃天磊(Tianlei Huang,音譯)在《為什麼中國仍然需要香港?》一文中寫道,這些中國公司之所以選擇香港,是因為香港擁有多重優勢。“先是基於註冊制的首次上市制度系統,這使得上市進程比在 大陸相對更快、更容易。其次,沒有資本管制和更大的國際敞口使香港成為了中國 大陸在全球擴張的一個錨點。第三,健全的金融基礎設施降低了運營成本。第四,香港有完善有效的監管框架,注重透明度和審慎的最低標準。上海和深圳都不太可能在與香港的這場競爭中勝出,至少在短期內是這樣。”

全球三大評級機構之一惠譽評級(Fitch Ratings)發表報告說,香港幾個月的持續衝突,正在測試“一國兩制”框架的底線及韌性,雖然預計這個框架將保持不變,但香港在經濟、金融、社會政治方面與中國大陸的聯繫將逐步密切,這意味着香港越來越被整合進入中國的國家統治體系當中,也將帶來更大的體制以及監管挑戰。

《華日》認為,雖然情況惡化會令香港人損失很多,但北京對香港的依賴程度遠遠深於表面上可能呈現的程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蘇靜好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