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李小琳不愁養老 為何自曝此生最大遺憾?

養老是近年中國大陸一個熱話題,也是中國老百姓一個犯愁的難題。這個難題的根源與多年來的計劃生育惡政有關,已是體制內外人士的共識。腰纏萬貫的中共權貴們是不愁養老的,身為前中共總理李鵬(已故)之女的李小琳,曾自曝此生最大憾事是沒有第二個孩子。當中意味當然還與普通百姓大不一樣。

2013年7月,時為中國電力國際有限公司董事長的李小琳接受香港親中的《大公報》專訪時透露,女兒現已大學畢業,作為母親,她認為女兒最適合新聞專業,但女兒最終選擇國際金融專業,她尊重女兒的決定。她說,“我人生中最遺憾的事就是,如果能有第二個孩子就好了,我想這可能也是很多母親的遺憾吧!”

中共一直行一胎政策,當局對超生的家庭進行不同程度的打壓,由罰款以至強迫墮胎,甚至被勞教坐牢。經歷了一場難以治彌補的人道災難之後,儘管2015年當局放開二孩政策,但是現在有很多人你放開以後他也不生了。主要還是因為生活壓力問題,這與中共權貴們的想法是不一樣的。

李小琳的遺憾只是感情上和家業承繼上的遺憾而已。何況事實上,高官權貴和富豪們被曝不少人養有私生子。但當下一個新的問題出現了。中國社會正面臨著日趨嚴重的人口老齡化問題。這個社會問題,即使對於已納入退休保障的民眾而言,都是嚴重的隱憂。因為中國大陸大量中、青年人士目前繳納的退休金,對養老金的“現收現付制”至關重要。

清華大學NGO研究所所長王名近日接受海外媒體採訪時表示,計劃生育政策對中國人口結構帶來的消極影響,在中共體制內也普遍被認同。而另外一個最重要的、最顯著的影響就是推動了老齡化社會的提早到來。老齡化的問題比人們預想的更嚴重。

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陸傑華表示,隨着人口老齡化嚴重,導致社會年輕勞動力減少。計劃生育帶來挺大的一個問題就是,對老年人來說,養老資源少了,就是孩子少了,一個孩子養兩個或者四個老人,負擔重,壓力大。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一般養老金他自己能夠承擔起來,但是到老的時候,你有養老金、你有錢,你不一定能買到服務啊,沒有給你提供服務的人,你子女少,然後社會老年人越來越多了,勞動力越來越少了,你的保姆或者是僱傭越來越少了,這是挺大的一個問題。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則指出,中國大陸的老齡化問題和計劃生育這摧殘人性的政策有關,也跟中共的統治管理不善有關。他說,現在實質上我們看到,年輕人生子的慾望越來越小,即使中共開放了生第二胎政策,現在仍然有很多年輕人不願意去生孩子,不願意增加。他們應該已經看到了,在現在這個經濟狀況下,生孩子也好,結婚也好,買房子,對年輕人都是一個很大的負擔。

謝田說,中共政府言而無信,它自己的宣傳和政策也非常矛盾,前後矛盾。以前中共在鼓勵人民不要生第二胎、要計劃生育、一家一個孩兒的時候,(中共)說是你不用擔心養老的問題,“養老有政府”;可現在中共它不打算管這些老人了,它現在又說“養老靠政府是可恥的”。就是說,實際上反映這個政權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前後欺騙,在“養老”問題上也表現的非常的明顯。

說到底,中共的紅後代(坊間稱太子黨),現在並不存在“養老”問題,但是他們最擔憂的就是某天中共政權突然崩潰,既得利益全跑光光……當然,不屬於頑固保黨的部分人士除外。

今年3月31日,曾有近200名中共紅二代、紅三代在北京聚會,領頭的胡木英稱,中共“面臨的執政考驗、改革開放考驗、市場經濟的考驗、外部環境的複雜性敏感性考驗都撲面而來”,但相信會在習近平帶領下“找回馬克思主義”、“創造歷史奇蹟”,云云。

時評人小民的分析說,紅二代的中心思想就是家天下、黨天下,他們把自己的利益、前途和未來與中共捆綁在一起。紅二代們力挺習近平,也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維護自己的特權。

難怪中共太子黨、軍方鷹派將領羅援四年前曾爆罕見言論,指參考羅馬尼亞原社會主義政權的統治者死後連骨灰都被清理,擔心如讓自由民主派得勢,“最後共產黨人連骨灰盒都不能留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