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六四使我看透中共的本質

「永不翻案」是中共獨裁者內心恐懼翻案的表白,預示著一定會翻案。

江澤民在2001年底提醒政治局委員們:“六四如果平反,在座各位都要人頭落地!六四永不翻案!”

“永不翻案”是中共獨裁者內心恐懼翻案的表白,預示著一定會翻案。

一六四是什麼

看看三輛坦克追着將大學生壓成肉醬和壓殘廢的屠城影像與照片吧!看看每個坦克上三架全自動衝鋒槍毫無目的在北京城內掃射吧!看看中共軍隊在天安門廣場動用火焰噴射器吧!看看六四凌晨屠殺後軍人在天安門廣場上轉移和焚燒屍體的照片吧!中外媒體人共有上百小時的原始影像,有數千張照片。

六四就是中共動用正規軍,使用坦克、機關鎗、毒氣彈等武器,屠殺手無寸鐵的北京市民和學生,因為他們要反官倒反腐敗,要民主要新聞自由。

六四是二十世紀中國最偉大的以學生為主體的民主運動,它以專制的勝利和民主的失敗而告終,使中共得以不擇手段的通過暴力與謊言保衛它的一黨極權專制暴政天下。

二從六四看中共的暴力與謊言

1.1989年4月19和20日晚學生在新華門前靜坐示威,秩序到底怎樣有公安部完整的錄像作證;到了20日清晨,眾集在新華門前的大部份學生都安靜地走了,而新華社的報導說學生衝擊新華門,李鵬與陳希同為此向鄧小平告惡狀。

2.六四中的第一場暴力來自中共警察。

4月19日晚中國政法大學學生到天安門廣場參加完悼念活動,返校途中學生王志勇被武警用皮帶抽打頭部暈倒,回校後在校醫務室包紮縫針,後轉到北醫三院,21日校園內掛出了王志勇的血衣,學校領導已去宿舍進行了看望。校園內四處張貼著“實行罷課,抗議警察毆打學生暴行”的標語。

3.4月25日,湖南省委向中南海報告了對“422”長沙打砸搶事件的處理經過,被抓的參與打砸搶的138人中,沒有一名是大學生。但在西安,政府早早地跨省調動千人以上的武警預校的學生和大批警察來控制場面,緊接着發生的卡車被縱火焚燒、服裝店被搶劫以及省高等檢察院被砸,西安的“422”事件栽贓學生施暴的陰謀當即就暴露出來,卻被那時的陝西省委書記張勃興和西安市政法委書記孫殿奇隱瞞扭曲成學生打砸搶的典型事件上報北京,為李鵬等人作為炮製426社論的材料。

4.5月20日北京開始的戒嚴,事實上是“槍指揮黨”。鄧小平是先斬後奏,早在5月8日鄧就背着中央政治局秘密調兵,等到軍隊兵臨城下的時候,鄧才逼着中央政治局認可這個結果,就是軍隊進城早於戒嚴令發佈,換句話講軍隊進城是違憲,這實質就是鄧發動的政變。

5.6月3日晚9時前北京到底有沒有暴亂?

中共6月3日下午四時的會議決定:“3日晚9時起,戒嚴部隊、武警部隊開始平息首都發生的反革命暴亂,首都公安幹警配合。”

6月4日凌晨1時30分北京市政府和戒嚴部隊發出《緊急通告》:“首都今晚凌晨起發生了嚴重的反革命暴亂。”

戒嚴部隊指揮部提供的材料:“在6月3日晚的進軍中,沒有一名解放軍和武警官兵被市民打死。承擔天安門清場主要任務的第38集團軍官兵,在6月3日晚沒有死一人。”看完這三條信息就明白了。

看看事實真相:鄧動用了14個集團軍的20萬至25萬人,包括六個坦克團、七百輛坦克車,參與了六四鎮壓。以38集團軍出兵最多,殺人最多。派出25萬軍隊來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北京市民,鄧小平一方面防趙紫陽的政變,一方面防兵變,用不同軍區的軍隊互相制約,例如38軍軍長徐勤先抗命不願鎮壓,立即被捕,改由副軍長張美遠代替,前面有27軍作預備隊警戒,後面有63軍督陣,38軍如果不認真執行命令,它就會被其它的軍隊鎮壓。可見六四是共產黨策劃實施的一場目的很清楚的對人民的屠殺!

再看錄像吧。六月三日傍晚,軍隊入城後遭到市民阻撓,軍隊開槍,其中木樨地是死傷最多,其經過被多國記者錄像,個別中國記者也有錄像資料和大量照片,為世人留下了寶貴的資料。根據BBC完整的現場錄像報導,六月三日傍晚在廣場外圍和離廣場很近的各主要街道上,解放軍的確直接在長安大街向呼喊口號的學生和市民開槍掃射。有的解放軍還從卡車上不分目標的向人群射擊;錄像也顯示解放軍直接在長安大街向市民開槍。這些場面被多國記者現場直播傳給本國。

6.天安門廣場範圍內沒開一槍,沒死一人嗎?

中國人民大學雙學位應屆畢業生程仁興於國旗杆下腹部中彈,送往醫院未能及時救治流血過多而身亡;北京農業大學園藝系碩士研究生戴金平在毛澤東紀念堂附近被戒嚴部隊槍殺,事後校方給了兩千元安置費;天津師範大學中文系87級本科生李浩成在廣場東南角身中兩彈,送同仁醫院搶救無效而亡;黃新華,88年考入中科院研究生班,64凌晨死於天安門廣場,死後在京火化,骨灰由其兄黃林強帶回湖南邵東老家安葬,政府給了1200元錢,說是誤傷。天安門廣場學生糾察隊總指揮張健,在解放軍開始清場時出面同軍人代表對話,被一名軍官近距離連開三槍,幸獲及時搶救脫離生命危險。

6月4日7時至11時,戒嚴部隊在天安門廣場紀念碑附近燃起了熊熊大火,外國記者拍的照片顯示軍人在天安門廣場上轉移和焚燒屍體;他們在燒什麼,真相有待於證人出現和檔案的曝光。據1989年6月17日《人民日報》,大火燒裂了40條花崗岩紀念碑台階,2700平方米的草坪和大片松柏。

北京市月壇中學高二學生王楠,6月4日被屠殺後,與其他屍體被埋在天安門西側北京市28中學校門前綠地內,6.7屍體發出異味,經校方交涉,將屍體挖出,因穿軍服被疑為戒嚴部隊士兵,送往護國寺醫院,並通知戒嚴指揮部讓各部隊來認領,結果不是軍人。其家人6.14才找到屍體,於6.26經市公安局出具"外出死亡"證明於八寶山火化。如果該屍體不是穿軍褲,扎著一條軍人的武裝帶,公安局早就把這具屍體與其它被挖出來的屍體一齊秘密火化了。至於部隊在天安門廣場一帶到底私下處理了多少屍體,也許只能在六四平反後才能真相大白。

7.六部口中共坦克故意碾人

6月4日早晨6點多,3輛坦克散發出淡黃色煙霧的毒氣彈在西長安街驅趕從天安門廣場撤退下來的學生。7時,在六部口,一輛瘋狂的坦克車從後面高速碾壓過來,故意壓到人行道欄杆旁的學生人群,原北京體院學生方政為了救一位女生而被坦克碾斷雙腿,由積水潭醫院截肢;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學生王培文,董曉軍,北京鋼鐵學院林仁富、王寬寶,田道民被坦克軋死,還有大學生龔紀芳死於坦克的毒氣。中國青年政治學院的蘇文魁、趙國慶、錢奕新、單連軍,和北京某民營公司職員劉華,還有北京某大學五位學生被坦克壓傷。壓方政的坦克車隊是天津警備區坦克第一師,編號是106號。方政六四後曾獲兩項全國殘疾人運動會冠軍,但因六四而被取消參加國際比賽資格,因中共無法公開向國際社會交代殘疾原因。

8.關於軍車被燒

在木墀地,戒嚴部隊通過後,市民們自發地將那三輛被士兵們推開的電車推回來,並用火將它們點燃,用以阻截後續部隊。時間約為6月3日晚11時40分左右。

王鋼,北京焦化廠技工,6月4日早7點下班在路邊被軍車撞死後,士兵換乘別的車輛開走了。憤怒的民眾把丟棄的那輛車燒了。像王這樣被戒嚴部隊裝甲車和警車撞死的有6人。

6月4日上午十點左右,北京航空學院東門口,群眾用身體阻住了七輛由北開來的軍車,僵持了一段時問以後,一個小軍官吹響了哨子,一百多個軍人跳下車,排隊向北走去了。十幾個軍人,打開了油箱,點燃了這七部軍車,跑步去追他們的隊伍。這個場景,是被當時在場幾百上千人所目睹。

6月4日下午2時左右,在西單附近,解放軍自己在燒軍車,澆上汽油燒了就跑,被當時在場幾百人所目睹。

北京人對被燒的戒嚴部隊裝甲車、軍用卡車存有疑問,有人認為是戒嚴部隊有意製造的,有人說是戒嚴部隊士兵自己點燃的。請想一想,暴徒們投放了多少燃燒物,投放了什麼燃燒物,能導致幾百輛軍車如此悲慘?獲得答案只能在公布六四真相後。

9.關於"共和國衛士"之死

中共公布了37名所謂的"共和國衛士",其中死者15人,生者22人。

他們中最早死亡的時間是6月4日凌晨2時左右,第38集團軍炮兵旅乘坐的運送軍事裝備的車輛凌晨2時途經長安街翠微路口,轉彎時因車速過快而翻車,油箱擦地爆炸起火,車裡裝滿了防暴器材,被擠壓在車內的六名軍人王其富,李楝國,杜懷慶、李強、王小兵,徐如軍被糾纏在防暴器材裏面,沒法掙脫出來被活活燒死。嚴格地說,這六名戰士的死因在於自己。

軍人王景生,很少被提及其死亡原因。他是39集團軍某團1營1連3排排長,1989年7月4日因“勞累過度”病逝;

軍人於榮祿,39集團軍政治部宣傳幹事,他改穿便裝拍照,被其他軍人打出的子彈打死(誤傷);

廣為宣傳的“被群眾澆汽油放火燒死,到死也一槍未發”,後來被評為共和國衛士稱號崔國政是39集團軍步兵116師的一名炊事員,其實並不是被群眾打死的,而是在駐地身邊的一位戰士不小心擦槍走火打死的。團里領導為了團里的利益、同時也是為了這位戰士,將他向上級謊報為是被暴徒打死的。

一名共和國衛士,他在阜成門天橋,老百姓為什麼把他打死還把他燒了吊起來?是因為他在那兒殺了很多人,而且殺的是老太太。他先開槍殺了很多人,兩個老太太跪在那兒求他,然後他把這兩個老太太也給殺了。所以等他子彈打光了,老百姓就衝上去把他給打死了,屍體倒掛在天橋上。

王錦偉,押運彈藥車往天安門廣場方向駛入,被群眾攔截致死;

在戒嚴部隊開槍打死打傷北京市民與學生以後,在木墀地開槍血腥鎮壓的消息傳來之後,民眾被軍隊屠殺激怒之後開始了暴力反抗,沒有一個軍人是死在他們大規模向人群開槍掃射之前的。也就是說,正規軍殺人鎮壓在先,市民反抗在後。在中共鎮壓前,北京根本不存在動亂,“六四暴徒”之說根本不存在。

10.中共隱瞞遇難人數

中國紅十字會黨組書記譚雲鶴指出,六四事件中死亡人數有727人,與中國紅十字會6月4日記錄的2,600人相差甚遠;前蘇聯情報人員的統計超過3千人;合眾國際社記者在六四之後3天內,曾打電話給北京的幾家醫院詢問死亡人數,最多一家報告有321人死亡,64殘廢者達300多人。1999年紐約“中國人權”出版的六四遇難者家屬證詞,他們在64之後在北京各家醫院尋找自己的親人屍體,他們看到44所北京大醫院都有死者。

據北京市公安局對死亡人員的調查:在他們中沒找到平時就是流氓,打砸搶分子,社會渣子,也沒有以前是刑事犯的;在死難家屬中,沒有一個是反革命家屬。他們中的多數人對戒嚴官兵喊口號,起鬨、嘲笑或漫罵;有的人只是圍觀甚至路過;有的人參與了設置路障;嚴重的情況就是向戒嚴官兵投石頭。

死者中最小的4歲,6月4日早晨孩子是坐在單車的后座去幼兒園的途中,遇到戒嚴部隊向街道兩邊亂槍射擊,小孩當場死亡;一個7歲的小女孩在人民大會堂外被槍殺;九歲的呂鵬,北京順城根小學三年級學生,6月3日夜12時左右,在復興門立交橋附近被戒嚴部隊射中胸部,當場死亡,屍體曾被民眾置於敞蓬車上遊行示眾。對六四鎮壓過程中的無辜死難者,中共一律按暴徒對待處理。

三從六四看中共政權的非法性

一個政權是否合法,一個公認的標準是:主權在民。國家的本質是人民,天下是人民的天下。中共已簽署的《世界人權公約》規定:“人民的意志是政府權力的基礎;凡是充分體現該國人民意志的政權即是合法的,反之,凡是違背國民意志的政權即非法,這應屬不爭之論。中共《憲法》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凡是違反人民意願而力圖統治人民的政治。就是暴政!

1.中共暴政本性不變

中共在建政前和建政後,用政權的力量使人民因飢餓、政治迫害和槍殺而死亡8千萬,它以暴力恐怖來維持政權,以謊言為暴力的潤滑劑。

為了壓制人民反腐敗的呼聲,壓制人民爭取民主,要求新聞自由與結社自由的呼聲,中共不在民主和法制軌道上解決問題,不召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討論處理,鄧小平就動用二三十萬大軍進京,要“殺二十萬換二十年的穩定”,他反覆強調“黨指揮槍”,把國家的軍隊變成一個“黨衛軍”,這本身就是違背憲法的!誰給你用殺人來換穩定的權力?中共政權的穩定要多少冤魂墊底啊!

六四後中共繼續在暴力殺人。至今有3266名法輪功學員因酷刑被迫害致死(按:本文寫於2009年),仍有10萬人被關押在勞教所,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現象在繼續進行。廣東的汕尾血案中共把裝甲車機關鎗開到了有2000多居民的村裡;四川的漢元屠殺用上了衝鋒槍;08年西藏314事件為了對付數十個暴民,派上萬的野戰軍部隊開始了大規模的血腥鎮壓活動;08年暴力鎮壓甕安事件和隴南事件等所有群眾維權運動;09年初中共在西藏實行了軍管,藏人紀念3.14要舉行法會,僧侶說如果不讓我們舉行法會,我就要自焚抗議,中共就看着一位僧侶自焚然後開槍,連開了三槍,第三槍是打在腎臟關鍵的部位,令世界震驚。陜西省308事件,一名高中學生在關押審訊期間被警察打死了。幾天前的5月23日廣東省英德市英紅鎮2千武警血腥鎮壓上千越南歸僑事件,官方至今未公布僑民死傷數字,當地僑民估計死了11個人左右,約4百人被打傷後抓走。中共的暴力可謂貨真價實。

中國社會已到了極不穩定的危機狀態。九個政治局常委,他們每天都生活在滅亡和遭清算的恐懼之中。中共在08年10月底,分批調全國2000多位縣委書記進中央黨校培訓處理突發事件;09年2月起,再調3000多位縣公安局長進京培訓;隨後又培訓3000多位縣級檢察長;3月北京所有的派出所所長又被培訓;3月中央籌划了6521工程,從上到下成立維穩辦。周永康提出“奧運安保日常化”,要把奧運期間草木皆兵的戒嚴模式日復一日的延續下去,連“二炮”都用來維穩了。

如今的中共政權,一根稻草掉下來都要派200個警察去接,離開軍隊警察,實現軍隊國家化,中共一天都活不下去。請問中共政權的合法性還剩多少?

2.不給人民民主,反對人民問責政府的執政黨是反人民的黨.

鎮壓六四為的是壓制人民爭取民主自由。中共奪權時許諾民主,掌權後背信棄義。民主就是要讓人民說話,那就必須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有獨立的司法體系。而中共就是靠壟斷媒體,對全民進行洗腦教育,六十年來製造謊言掩蓋真相,它怎能允許新聞自由司法獨立?天安門母親網站等上千家維權網站一直被封;六四前夕大陸高校百度貼吧全被“禁言”;中國維權律師遭全面打壓;當年隨戒嚴部隊進駐北京的宣傳幹事張世軍,隸屬解放軍54軍162師,前不久用真實姓名在互聯網發表致胡錦濤的公開信,譴責64屠城暴行,於09年3月19日深夜2點被山東騰州防爆大隊警察從家中抓走。5月17日,在京的50多位六四難屬,為六四死難者舉行集體祭奠儀式,而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丁子霖被警告今年六四期間不要舉行任何公開悼念活動,被要求在六四前夕離開北京;趙紫陽的秘書鮑彤被當局送離北京後,六四傷殘者齊志勇則被貼身跟蹤,多位民主人士異見人士也遭二十四小時嚴密監控。這屬於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限制公民人身自由。5月26日下午,十多名公安闖入孫文廣教授在山東大學的居所,強行拿走他用來通訊與寫作的兩台電腦及28張磁片,為此孫文廣表示強烈抗議;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近日被上海閘北區公安第60次傳喚。

中共把所有依法問責政府的民主人士異議人士與網絡作家任意搜捕,冠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在六四前夕,中共用此非法手段為的是製造恐懼,警告知識份子封口,暴露出中共末日的恐懼心理,中共已成為反人民的黨。

3.六四鎮壓實際上是為貪官污吏撐了腰。

64學生代表跪在人民大會堂前遞交請願書,七條內容之一就有反腐要公布省部級幹部財產,可20年過去了,中共沒有能力通過"陽光法案"---官員財產申報制。3000萬幹部無官不貪,無吏不腐。過去10年逃往北美和歐洲澳洲等地的中國腐敗官員達1萬多人,攜帶出逃款項達1千億美元;現有62000多中共高級幹部的家屬定居海外,被貪官轉移到海外的資產已經接近國家的外匯儲備;“裸官”與“一家兩制”成普遍現象,中共官員群體用腳對中共統治的信心投了票。95%以上的中共暴政的處級以上的幹部都在海外由他的子女、親人或者朋友設立帳戶,貪官外逃導致統治集團信心崩解,政府的3000萬官僚幹部已經不能形成一個有效的政治合力了。現在中國大陸人民養著全世界最昂貴的政黨,中共去年“三公”消費9千億元,超出了教育和醫療經費支出的總和!

六四屠殺後的20年來,中國的社會道德和信念的崩潰,人慾和物慾的橫流,中共官員包二奶、養小蜜,肆意凌辱壓搾民眾已是普遍現象。貴州習水縣公職人員強姦幼女案;深圳海事局黨委書記林嘉祥猥褻女童案;雲南普寧縣看守所“躲貓貓”案;杭州富家子胡斌飆車“欺實馬”案;近期的鄧玉嬌殺淫官案;民眾在中共的眼裡,“你們算個屁!人民算個屁!”,我無以言表百姓對官員的失望和憤怒。

今天的中共已墮落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腐敗黨”,已蛻變成自利型政治集團,背叛了人民。請問中共執政的合法性還有多少?

四我的六四觀

紀念六四,若能將2009年度諾貝爾和平獎授予"天安門母親"群體,那會是一種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對中國六四受害者的有力聲援。

紀念六四,就是要永遠的揭露真相,拒絕遺忘。六四是整個共產黨的群體犯罪,六四血債要讓中共以最慘重代價來償還!中共沒資格給六四平反,他不能即是球員又是裁判,即是殺人犯和被告又是警官兼審判長,因六四中共必將接受歷史的審判。

紀念六四,要廣傳《九評共產黨》促三退,聲援全球退黨大潮。讀《九評》,認清中共本質,不做任中共宰割的豬民屁民,意識到只有在中國建立起了憲政民主制度,我們的基本人權才能真正的得到保障;意識到中國一切問題的根源是在於中共的極權專制暴政;意識到解體中共是如今中國人最重要的選擇。

向英雄的天安門母親致敬!

六四英靈永垂不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