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女生學的這個專業全校就她一人!為了她還專門請來外聘老師!

“孔雀東南飛,五里一徘徊。十三能織素,十四學裁衣。十五彈箜篌,十六誦詩書。”這是東漢樂府詩《孔雀東南飛》的開頭。

箜篌,是在中國古代音樂史上留下光輝身影的一種古老樂器。在杭州師範大學錢江學院,有一位音樂表演專業2016級女生名叫楊柳,她主修樂器就是箜篌,而這個專業全校只有她一個人。

今年,楊柳參加了杭師大錢江學院的職規大賽,取得了一等獎的成績,並將在10月底參加浙江省職業規劃大賽,項目主題就是“箜篌的保護與傳承”。

箜篌(音kōnghóu):中國古代傳統彈弦樂器,最初稱“坎侯”或“空侯”,在古代有卧箜篌、豎箜篌、鳳首箜篌三種形制。現在全國專業的箜篌人士屈指可數,會彈箜篌的也大多是由豎琴或者古箏改學的,目前箜篌專業只有中央音樂學院等極少數高校開設。

為了一個學生

學校新開一個專業

“2016年的浙江全省高考生中,學箜篌的只有她一個。專業考試的面試環節,楊柳就用了箜篌這個樂器。”杭師大錢江學院藝術與傳媒分院音樂表演專業徐溪老師說,“如果當時我們不收,這個孩子就沒地方可以繼續專業、系統地學箜篌。”

當時,楊柳通過全省音樂統考,本身有一定箜篌學習基礎,高考文化課分數達標,專業考試又通過了。因為箜篌的普及度不高,杭師大錢江學院沒有專業的器樂老師授課,楊柳一度面臨著被勸改選專業。新生報到後需要選擇專業方向,經過溝通,楊柳還是堅持將箜篌作為主修樂器。

徐溪回憶道,當時學校很重視這一個學生的人才培養,還制定了符合楊柳實際的培養方案,“我們做這件事情,也不單單只是為了一個孩子的成才,更多的是想保護和推動箜篌這個樂器的發揚光大。”

現在,楊柳的公共課是和其他學生一起上的,但專業小課算是量身定製。學院還聘請了箜篌青年演奏家陳莉娜,作為學院外聘教師,專門來教這一個學生。

而楊柳也成為了浙江省第一個在專業類院校以箜篌為主修樂器的學生。

徐溪說,除了學生本身的訴求和熱愛,學校和老師們覺得這是一件很有意義、有價值的事情。“雖然在辦學成本上需要投入更多,但我們一直在挖掘、保護和傳承類似的民族樂器項目,這也是為了讓非遺文化真正煥發生機。

小號、古箏、二胡、大提琴、電貝司、吉他、單簧管、雙簧管……目前,杭師大錢江學院的中樂和西洋管弦樂種類較為齊全,可以說“中西結合、古今貫通”。除了楊柳,已經畢業的學生中,也曾出現過一個人一個專業的情況,一個畢業生的主修樂器是低音提琴,另一個畢業生主修樂器則是馬林巴。

“未來,如果有類似的孩子,我們歡迎更多‘楊柳’選擇報考我們學校的音樂表演專業(樂器方向)。”徐溪說。

高二才開始練樂器

一把琴最少要幾萬塊

採訪中,1998年生的楊柳,雖然只有21歲,但技法嫻熟,向記者展示了好幾段自己的箜篌表演或練習視頻。視頻中,她坐下來,撥弄琴弦,箜篌流淌出清澈悅耳的聲音。

初識箜篌,是在楊柳高二那年。“一次,由中央音樂學院的箜篌教授崔君芝主講的講座視頻中,我第一次聽到這種樂器,在此之前,我對箜篌的了解可能只是出現在武俠小說里的‘神器’。在那個視頻里,老師展示了異常華麗的演奏技法,而箜篌在大師演繹下,彈奏出各色風格的旋律,屏幕外的我被深深吸引。”

當時,楊柳馬上就在視頻的下方留言,聯繫主辦方。而因緣巧合,那個講座的發起人,就是楊柳後來大學專業課老師陳莉娜。

自此,自高二起,楊柳就開始學習箜篌。喜歡容易,堅持專業學習可更複雜。至於為啥後來堅持學這麼冷門的樂器,楊柳給出了另一個更直白的原因,“因為學的人少,競爭小啊。”

不過,“冷門”也有利有弊的,楊柳的學習之路走得並不輕鬆。最明顯的是,楊柳的父母都是工薪族,學箜篌,對家庭的經濟壓力不小。

首先是買琴,由於生產量少,箜篌一般賣得不便宜。楊柳高中開始用的一把箜篌是蘇州產的,價格幾萬多元,讀大學後又購入了一把更好的瀋陽產箜篌,價格更加昂貴。現在,陳莉娜老師為了推廣,生產了自己的琴,大大降低了價格,但總體還是高於其他傳統樂器。

然後,因為會箜篌的老師少並不好找,楊柳的專業老師住在寧波,她時常往返杭州、寧波兩地跑。2017年,北京有一個箜篌師資研修班,為期四天。除了昂貴的學費,楊柳爸爸總共給了她二千塊,包括來迴路費、住宿、餐飲等。為了省錢,楊柳選擇了火車硬座,坐了一天一夜才到北京。

2017年,中國音樂學院箜篌師資研修班結業,浙江省大學生藝術節樂器合奏二等獎,全國特長生測評認證箜篌專項,全國中華情藝術風采國際交流展示活動,藝傳分院夢圓藝傳晚會參與器樂合奏演出;2018年,敦煌飛天劇院箜篌專場演出;2019年,錢江學院職業規劃大賽一等獎……大學期間,楊柳獲得過很多獎項,參加過很多活動,她說:“因為熱愛,所以永遠熱淚盈眶。為了1%的喜愛,去燃起100%的熱血。”

楊柳是杭州人,是1998年6月6號生的,出生那天是周六,出生重量是6斤6兩,所以父母取了單名一個“柳”字。但與春天柔軟的柳枝不同,楊柳戲稱自己是一個“女漢子”。

如果你只看楊柳演奏時的照片,會以為她是個性格溫婉文靜的女生。但當你發現她右手上的文身,就能覺察這個女生還有一顆搖滾的心。

在她的房間里,記者看到了不少樂器,除了箜篌,還有把電貝斯。除了樂器,她還有其他很酷的業餘愛好,比如玩滑長板、露營、戶外登山。

“傳統和潮流,兩者裏面,有我喜歡的,也有我不喜歡的。在我看來,傳統和潮流結合,是讓喜歡的事物共存,我覺得有想法要盡量去嘗試。”別看楊柳身材嬌小,她卻有着彷彿用不完的熱情,“熟悉我的人,會叫我‘柳哥兒’,我覺得我是一個很平凡的人,活得忠於內心,活得快樂,盡情去活就很好。我們不過是宇宙里的塵埃,時間長河裡的水滴,所以去做吧,不要怕!”

“柳哥兒”身上有一股倔強,這在她學箜篌這件事情上也能看到一二。

楊柳說:“我屬於讓爸媽操心的孩子。對於學箜篌,家裡長輩其實是不太認可的。我爸是學經濟的,他偶爾會抱怨我學音樂不靠譜,說我學這個高投入低產出,怕我畢業後沒有固定工作,擔心我收入不樂觀,還擔心我成為自由職業者。他有時言語上還挺嚴厲,幸好在行動上還是支持、包容我的。”

家人的不理解,市場的小眾,讓楊柳的心情時不時會陷入低谷,她說:“還好我比較中二,自愈速度比較快。我算是自由散漫的人,碰到喜歡的曲子,可以不眠不休彈好幾天,有時候不想練了也會放縱自己一個禮拜不碰琴。”

央視綜藝節目帶火箜篌

姑娘想成為傳承者

楊柳讀大一的時候,箜篌還很少人提及,她坦言曾一度考慮過畢業轉行的問題。但這幾年,讓她欣喜的是,箜篌慢慢熱門起來。

此前,在《國樂大典》上出現了箜篌的表演,而且在B站很火。

“長相思,在長安”“長相思,摧心肝”…去年,《經典詠流傳》節目上,林志炫深情吟唱出李白筆下的“美人”——盛世長安。伴着二胡與箜篌之音,這曲“千年情歌”《長相思》摧心肝般的相思苦令人着迷。

也是在去年,《國家寶藏》第二季,琵琶、箜篌、羯鼓、篳篥共同演繹的《醉太平》,闡述了彩繪散樂浮雕中“定州十三釵”的流離悲歡。

“我很開心,感覺我等待着的機會來了,箜篌正在越來越被重新認可。聽說浙江音樂學院今年2019級招了一個箜篌,雖然不是同一個學校的,但也算終於有伴了。”楊柳說,和她同一個專業老師的學弟學妹,最大的讀高一,基本上還都是小學生,“或許再過幾年,學箜篌的會多起來了。”

箜篌最輝煌的歲月是在漢唐時期,即使在民間也很流行,甚至會彈奏箜篌是衡量一個女子有才學的標誌之一。未來,楊柳想要成為箜篌的傳承者,通過新型媒介的傳播與教育推廣,讓更多人聽見箜篌之聲。

楊柳說:“我老師在寧波已經推廣箜篌7年多了,現在包括鄞州中學在內,有很多小朋友愛上了箜篌這個古老的樂器,寧波鄞州中學的箜篌表演還上過央視。她是我的榜樣。”

楊柳今年大四,對於未來,馬上就要面臨就業,她說:“我爸媽屬於工薪階層,前面學琴已經花費了不少,所以我暫時不考慮考研,畢業後想要先工作,學會自己賺錢,有一定積蓄後,再考慮深造等事情。另一方面,現在全國招收的箜篌專業研究生也非常少,基本都是個位數,希望以後等更多高校開設這個專業了,考研的成功率也會更高。”

大四期間,楊柳還有兩個小目標:一是考出教師資格證,二是在浙江省職業規劃大賽中全力以赴,爭取取得好成績。

杭師大錢江學院藝術與傳媒分院黨總支副書記陸麗青分析說,學生的就業方向,可以根據學生的職業規劃來選擇,楊柳同學希望未來成為一名箜篌演奏家,畢業以後她可以繼續跟隨專業老師學習深造,進入民族管弦樂團,讓更多人聆聽箜篌之聲;也可以擔任箜篌專業老師,致力於相關青少年的教育培訓;進入浙江省民族管弦樂箜篌專業委員會,作為公益使者,推廣國樂,傳播中國中樂文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錢江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