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懸崖村的貧困學生:11歲女孩是學霸 媽媽想讓她讀完小學就嫁人!

從現在開始讓孩子們接受良好的教育,才是“懸崖村”乃至大涼山發展的希望,也是脫貧以及未來可持續發展的最好措施。本周“出村記”聚焦四川涼山連片“懸崖村”,今天我們關注“懸崖村”的貧困學生。

四川涼山“懸崖村”阿土勒爾村特土社背靠的山峰在4年前發生大面積滑坡,至今山體的“傷疤”依然觸目驚心。特土社在當地有着重視教育的傳統,村裡出過博士生、研究生和不少大學生,但嚴峻的自然環境威脅着村民們的安全,經濟更難以發展。被納入易地搬遷計劃後,貧困家庭孩子的就學問題成了村民們的心頭之憂。

特土社海拔高度在1400多米到1600多米,地貌呈東高西低,村落三面臨崖,一面靠山,是三個連片“懸崖村”(涼山連片懸崖村:腳下是深淵頭頂有落石村民會“飛檐走壁”)中受地質災害威脅最嚴重的農牧社。特土社有66戶居民,住房主要沿懸崖分佈。

2015年8月,特土社背靠的山峰發生大面積滑坡,山上滾下大量巨石,有的直徑達兩層樓高度。滾石所到之處,房屋田地盡毀,有十幾間房屋和幾十畝田地遭到破壞。所幸特土社大部分房屋是臨崖而建,村民預警也及時,沒有發生人員傷亡事故。

但是,山上的滑坡體並不穩定,近幾年時常有小規模的滑坡,生產生活受到嚴重影響。

與此同時,泛濫成災的野生動物,也讓村民們困擾不已。經常有十幾頭結群的野豬在村裡橫行,見到人也絲毫不怕。田裡種下的馬鈴薯,成熟的玉米,常被野豬大面積破壞。村裡還有黑熊、猴群出沒,妨礙生產。

按照當地彝族習俗,村民們不會捕殺動物,只會採取驅趕和避讓的措施。

吉克成合和吉克小合是一對雙胞胎,8歲,今年九月準備到勒爾小學上學,他們還有兩個姐姐。

自然的困境,迫使村民努力向外發展。阿土勒爾村中,特土社有着重視教育的傳統,村裡還出過博士生,研究生和不少大學生。

外出打工的家長,掙了錢就在縣城租房,把孩子送到教學條件更好的縣城讀書。走出去的人擺脫了貧困,但留下來的人,生活依舊艱辛。

吉克史里,9歲,二年級。她和兩個哥哥同在勒爾小學上學,到地里做完農活後,採摘了一些野花抱回家。

隨着國家精準扶貧工作推進,特土社被納入精準扶貧易地搬遷規劃中,所有居民將整體搬遷到縣城安置點。但村民們擔心進城後沒有土地種植,生活來源無着落,日常開銷和孩子教育怎麼辦?

阿土勒爾村第一書記帕查有格介紹,目前易地搬遷點的6所配套學校在建,一些針對移民的配套產業也在規劃中,但是,全縣易地搬遷人口體量大,要解決好所有人生計問題任務艱巨。

如果貧困家庭就學兒童能得到來自社會的捐助,就能解決村民的心頭之憂。

吉巴伍呷,11歲,二年級。患有小兒麻痹症,雙手抓筆困難,但她聰明,學習刻苦,在班裡的成績數一數二。

吉巴伍呷患有小兒麻痹症,上下山都需要大人接送。她的手無法扶鋼梯,只能由大人用繩子拴住腰,一路提着走。

2017年吉巴伍呷的爸爸去世,接送她的任務就落在媽媽身上。吉巴伍呷媽媽的想法是,讓吉巴伍呷讀到小學畢業,找個人家嫁出去,用彩禮錢給哥哥找媳婦。

特土社相對來說重視教育,但當地彝族傳統是男孩十五歲之前就結婚,女孩結婚年齡更小。要改變這裡的現狀,扶貧、教育,政府干預、社會幫助都非常重要。

俄的曲坡,13歲,六年級。俄的曲坡是班裡的學習委員。他的爸爸幾乎失明,媽媽患有嚴重腿風濕。暑假期間,俄的曲坡摘花椒、挖馬鈴薯、收玉米,承擔了很多地里活。他將來想考大學,當老師,他說:“老師從很遠的地方到我們這兒教書,我也想體驗一下”。

13歲的吉克伍哈和17歲的哥哥吉克史局,他們是同班同學,哥哥之所以17歲才讀初二,是因為當年弟弟讀書的時候年級小,為了照顧弟弟,哥哥吉克史局選擇一起陪讀。

他們的爸爸70多歲,媽媽2014年2月份去世,兩個哥哥結婚分家,姐姐出嫁。哥哥吉克史局一般在暑假寒假期間去廣州打工,做電子產品,每年打工兩個月,除了吃住和路費,能余兩千塊。

7歲的吉克布作和妹妹吉克爾作從地里撿完馬鈴薯後回到家裡,吉克布作打算9月份到勒爾小學入學。

吉克史洛,左臂殘疾,13歲,6年級。她的姐姐在讀初一,弟弟上三年級。媽媽去年去世,爸爸是護林員。假期的家務和農業生產主要靠姐弟三人來完成。

吉克布且,10歲,在勒爾小學讀三年級。暑假他會跟大人下地幹活,每天回家帶一身土。

13歲的吉克史布、10歲的吉克日布和8歲的吉克史兄弟三人都在勒爾小學讀書。暑假期間,他們負責放羊,挖馬鈴薯、摘花椒等。

俄的有呷,11歲,四年級。暑假期間,他和哥哥、妹妹一起幫媽媽摘花椒,他的爸爸在山東的建築工地打工。

吉克曲牛,11歲,五年級。暑假期間,她除了做農活、家務,還幫助親戚帶孩子,她和哥哥吉克曲布都在勒爾小學讀書。

9歲的吉克伍只和兩個哥哥吉克洋付、吉克子付。大哥讀初中,二哥讀六年級。家裡主要生活來源是爸爸在勒爾小學當後勤管理每月2000元工資,山上有少量的土地,基本沒有收入。

11歲的吉克呷呷和8歲的妹妹吉克阿英,做餵豬菜。姐妹兩人在勒爾小學讀三年級和二年級。

13歲的吉克史馬和16姐姐吉克史拉在家裡做飯,吉克史馬在勒爾小學讀四年級,姐姐今年畢業,考上了昭覺中學。因為村裡老人多,青壯年少,懸崖村的孩子不論男女,稍大一點的,只要放假在家裡,都會主動承擔家裡的重體力活。

某色日布,14歲,六年級。媽媽去世了,現在和爸爸生活在一起。暑假期間,除了下地做農活,他還幫爸爸背土特產下山趕集。

7歲的吉克子付還沒有上學,他拿着石子在豬圈上的水泥平台上寫字畫畫,這些都是跟哥哥姐姐學來的,他計劃今年9月到勒爾小學讀書。

帕查有格說,對特土社而言,易地搬遷是最好的選擇,至少孩子們都可以在教學條件更好的學校上學。從現在開始讓孩子們接受良好的教育,才是懸崖村乃至大涼山發展的希望,也是脫貧及未來可持續發展的最好措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網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