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越查疑點越多!希拉里電郵轉到一個中國公司賬號里了嗎?

雖然康貝塔的這個電郵地址很早就被發現了,但直到2019年8月14日,圍繞這個電郵地址的許多問題才被聯邦參議院的財經委員會主席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發佈的有關文件揭露出來,比如,這個電郵地址為什麼如此奇怪。但似乎沒有人知道,甚至司法部和情報界總監察長辦公室都不知道:是否康貝塔與該中國機構有關?

希拉里

2016年2月18日,美國情報界總監察長(the Intelligence Community Inspector General)辦公室的調查員儒克(Frank Rucker)和同來的律師麥克米蘭(Jeanette McMillian)來到聯邦調查局(FBI)的總部,向FBI的同事通報他們在希拉里電郵門調查中的一些發現。接待的FBI特工、部門負責人斯佐克(Peter Strzok)顯得很冷漠,似乎對話題不屑一顧。

就在幾天前,儒克發現,在希拉里的助手提供給國會的3萬多個電郵的原始數據中,幾乎全部都帶有一個陌生的收件地址:[emailprotected],就是說,幾乎所有經過希拉里的私人電郵服務器的電郵都自動轉發了一份到這個地址。儒克用谷歌搜索了一下,一個同樣名字的中國公司跳了出來。儒克警惕起來,並把這些問題通報給了FBI。

就在同一天,FBI特工在科羅拉多州的丹佛市約談了希拉里的IT助理康貝塔(Paul Combetta)。康貝塔據稱是建立這個神秘電郵賬號的人。康貝塔告訴特工,2014年2月份,他用這個電郵賬號轉移了希拉里在任國務卿期間的一些電郵的存檔到希拉里的私人電郵服務器上,這個私人的服務器由他管理,所以那些電郵的原始數據里就保留了這個地址。

雖然康貝塔的這個電郵地址很早就被發現了,但直到2019年8月14日,圍繞這個電郵地址的許多問題才被聯邦參議院的財經委員會主席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發佈的有關文件揭露出來,比如,這個電郵地址為什麼如此奇怪。但似乎沒有人知道,甚至司法部和情報界總監察長辦公室都不知道:是否康貝塔與該中國機構有關?

“我還是好奇,他是怎麼起的這個地址名呢?FBI針對康貝塔與中國之間的關係做過哪些調查?”德州聯邦眾議員葛莫特(Louie Gohmert)告訴大紀元。葛莫特甚至懷疑FBI已經知道但就是不說出來。

格拉斯利的報告雖然揭示了一些問題的答案,但同時,揭露了更多的問題。比如,希拉里和她的幕僚在處理機密資訊的時候公然違反安全守則。

在康貝塔通過那個電郵賬號替希拉里轉移的電郵中,有8個系列的電郵被確定為頂級機密,既美國政府的最高秘密信息。如果落入對手手中將會給美國國家安全造成極其嚴重的傷害。另外36個系列電郵含機密信息,如果被未獲授權的人得到,就會對國家安全造成嚴重傷害。而且,情報界總監察長麥庫洛(Charles McCullough)說希拉里電郵中有一些甚至是超過頂級機密的秘密信息,這些信息連一般的國會議員都不讓看。

格拉斯利的報告說,康貝塔2012年建立了這個賬號。2016年2月28日他告訴FBI調查員,他還使用同一個電郵賬號為他其它的客戶測試電郵,就是說,還有其它的電郵服務器與該賬號有聯繫。FBI和總監察長都沒說還有誰在2015年之前能夠進入該電郵信箱。政府也沒有證明在康貝塔幫助希拉里做存檔時,是否還有別的服務器與該電郵賬號有聯繫。

儘管知道康貝塔通過該電郵賬號轉移希拉里的全部電郵存檔,FBI卻等了一個月才申請針對康貝塔賬號的搜查令。直到FBI局長科米(James Comey)越權宣布不會起訴希拉里之前約2周,搜查令才獲批准。搜查時FBI發現,希拉里的820個電郵還存在那個電郵信箱里,其中一些還是機密的。這時已經是情報界總監察長辦公室的調查員儒克通報FBI的4個月之後了。

沒有公開信息說明為什麼申請搜查令那麼晚,人們只知道領導該調查的斯佐克對川普有極度的偏見,而且非常支持希拉里。這種偏見為調查製造障礙。而且,司法部總監察長也沒有解釋希拉里的律師薩繆森(Heather Samuelson)和米爾斯(Cheryl Mills)如何得到的經由該電郵賬號存檔的那些電郵。

2016年5月3日,康貝塔與FBI第三次會面時(當時已有免責協議),康貝塔告訴FBI,他沒有使用以該電郵賬號建立的存檔信箱給希拉里的律師輸出電郵,他推測有人把存檔的電郵輸入到郵箱中,或者有人進入存檔電郵中把所有存檔的電郵都傳到國務院,之後傳到FBI,希拉里的律師最後得到了它們。但薩繆森和米爾斯說,她們從來沒有得到進入存檔電郵的權力。

在回答FBI調查員關於何時他為薩繆森和米爾斯建立的電郵存檔,以及他是否使用了該電郵的存檔信箱的問題時,康貝塔前後幾次的說法不一。2015年9月15日第一次,他說米爾斯2014年9月電話告訴他要把希拉里的電郵從政府的一個郵箱傳出來,然後再傳回另一個政府郵箱。2016年2月28日第二次,他承認米爾斯找了他,然後他替米爾斯把電郵做了存檔並在2014年7月23日輸出給了米爾斯。

康貝塔日期上的模糊很值得注意。因為在2014年7月22日,國會班加西恐怖襲擊調查委員會與國務院達成一個關於電郵的協議。而康貝塔在7月23日以網名“stonetear”在IT技術交流網站“Reddit”上尋求幫助,他希望能從存檔的電郵中刪除或代替一些“VIP”的電郵地址。

康貝塔還在使用了哪個電郵信箱建立的存檔這個問題上前後回答不一。同時,米爾斯、薩繆森在傳輸存檔電郵這個問題上答案不一。米爾斯告訴FBI是自己聯絡的康貝塔,薩繆森告訴FBI是自己聯絡的康貝塔。

此外,為了徹底清洗希拉里電郵的輸出痕迹,康貝塔還在他管理的希拉里私人電郵服務器上、米爾斯和薩繆森的筆記本電腦上使用了清除文件的軟件“BleachBit”。

2015年3月,康貝塔突然發現他還沒刪除存放存檔電郵的郵箱,儘管當時他已經知道國會下令要重新得到希拉里的電郵,他還是最後刪除了該郵箱。

FBI目前披露的文件太少也限制了解開這眾多疑團的能力。德州聯邦眾議員葛莫特說,現任FBI局長是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的好朋友,也是前任FBI局長科米的好朋友,他似乎刻意保持低調,希望FBI贏回往日的信譽。而不是徹底清除犯錯誤的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季雲綜合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