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禁不了?兩名陸男划船、游泳「自由行」偷渡台灣

山東常姓青年帶三個橡膠圈和一個浮球,自廈門游泳7小時到金門,供稱自己在大陸受監控迫害,一直想出國到台灣受阻,只好游泳「自由行」。(金馬澎分署第九岸巡隊提供)

中國大陸8月1日起暫停核發陸客赴台自由行的許可,外傳9月起也將限制陸客觀光團赴台的配額,另外還一度傳出連小三通到台澎金門的航點也喊停。就在大陸將與台灣交流的門一道一道封鎖之際,最近一周,卻接連發生兩名大陸人以自己的方式偷渡金門「自由行」的事件。

岸巡:「這邊很容易就越界也,這是你的衣物嗎?這是衣物,你的護照在這裏。」

7月31日清晨,雷達發現一名男子划船駛向金門。待他跳上岸,埋伏的岸巡人員上前盤查,確定是非法偷渡,身份是34歲廣西陸姓人士。

海巡署金馬澎分署第九岸巡隊隊長吳建冠上校7號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指出:「他(陸男)初步表示,他是為了追求我們中華民國的自由民主,希望到我們這邊。他幾乎都把他所有的東西全部帶來,我們也發現有油桶、他個人的衣物跟證件,還有將近1千元人民幣左右。他就表示他想要離開大陸地區,在我們金門地區居住,他說他要創業。」

34歲廣西陸姓人士趁夜駕駛橡膠遊艇偷渡金門,經雷達通報、岸巡埋伏,一上岸就被逮。(金馬澎分署第九岸巡隊提供)

陸男偷渡5天後,8月6日,同樣在金門發生另一起非法偷渡案,是27歲常姓山東青年,夾帶三個橡膠圈和浮球,自廈門游泳到金門,也是一上岸就被查獲。

岸巡:「你從那裏游過來的?」

常男:「廈門」

岸巡:「就3個游泳圈和1顆浮球就這樣游過來?」

常男:「對對對」

山東男子自稱遭監控迫害「出國」受阻改游泳

岸巡隊隊長吳建冠上校說:「他(常男)個人表示是在大陸地區被監控,他一直很想出國,結果每次申請都被駁回。所以他就從山東坐火車到達廈門地區,買了游泳圈,在海上游的時候又找到一顆保麗龍浮球,用這四個東西就徒手遊泳,經過7個小時,游到小金門的岸際。」

廣西陸姓男子稱從福建泉州趁夜駕駛這艘塑膠艇花了5小時,抵達金門偷渡上岸。(金馬澎分署第九岸巡隊提供)

吳建冠說,常姓大陸青年自稱他在中國大陸被迫害,一直嚮往到台灣旅遊,大陸都不准他出境。他的山東腔口音很重,隊員花了很長時間才釐清他表述的內容。

至於如何夾帶3個游泳圈外加一個浮球游泳7小時?吳建冠說:「我們當時發現的時候也非常驚訝,看到他的時候,一個游泳圈套在身上,另外兩個游泳圈用繩子綁起來,應該是為了增加他的浮力,一隻手抓着游泳圈,一隻手遊。」

台灣岸巡人員稱前所未見的是,常男身上帶了半斤左右曬乾的紅辣椒,和一包吃了一半的方便麵,他說,這是他最喜歡的食物,而且辣椒可禦寒充飢和上岸配飯用。另外還帶了衣服、吃飯的鋼盆,和兩雙鞋子等簡單家當,因為全部裝在飼料袋都浸濕了。岸巡人員研判,常男應該是想長期居住在台灣。

吳建冠說,這兩名大陸男子在第一時間沒有提出「政治庇護」,不過他們的訴求,都記載在筆錄中,兩案都已依入出國及移民法、國安法,移交地檢署偵辦。根據台灣入出國及移民法,未經同意擅自入境,可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併科9萬元罰金。按一般流程,經法院判刑、服刑後,將遣返回中國大陸。

廣西陸姓男子稱從福建泉州趁夜駕駛這艘塑膠艇花了5小時,抵達金門偷渡上岸。(金馬澎分署第九岸巡隊提供)

3年多前,同樣在半夜開塑膠艇偷渡到金門的江西異議青年溫起鋒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回憶,當時他認為在大陸被迫害也是死路一條,不如出逃看看,他也是買了船和救生設備在海上自學駕船,一路跟上帝禱告別撞山、別翻船。

開船偷渡「過來人」溫起鋒:大陸卡愈緊自傷更深

溫起鋒說:「游泳的橡膠圈萬一有鯊魚,真的魚一咬過去怎麼辦?真的有鯊魚,你不要小看!曾經九零年代有人游泳,就說有碰到鯊魚!就是廈門到金門這個海域,有鯊魚,好像也是投奔台灣自由。」

溫起鋒說,這兩名大陸偷渡客是否如他們自稱要追求台灣自由民主或在大陸被迫害,無從得知,不過最近大陸關掉自由行,團客也傳出會限縮,大陸民眾的證件、護照卡得很緊,教會也抄得很兇,連信仰自由也沒有,就像回到文革時代。今天又傳出大陸電影不能參展台灣金馬獎等諸多禁令已引起很多大陸人反彈。

山東常姓男子被岸巡查獲時表明在大陸被迫害,一直想「出國」,大陸不讓他出境。(金馬澎分署第九岸巡隊提供)

溫起鋒認為陸方片面限縮兩岸交流各種渠道,大陸受害會比台灣多:「肯定是中共受傷會比較大,因為大陸人整個都被關起來,只會讓中國大陸人民更加反感中共這個政權,中共更難得到大陸人民的民心。他整天控制人民,把人民當成機械人一樣,讓大陸人反感,以致大陸人個個都想離開中國大陸。」

異議人士:極權暴政鎖國擋不了人嚮往自由的決心

和溫起鋒一樣尋求台灣政治庇護,已滯台4年多也未取得身分的湖南異議人士龔與劍,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也說:「中國已經把跟台灣交流的門,自己把它轟然關閉,但是他阻攔不了中國人嚮往自由的決心。」

不過龔與劍提到,很多大陸人不了解台灣沒有難民法,冒着生命危險踏上台灣的土地,雖然能呼吸到自由的空氣,卻面臨長期沒有身分、沒有健保,無法工作,甚至沒飯吃、睡街邊等生存的現實問題。

山東常姓男子帶兩包辣椒,說在海里禦寒和上岸配飯用。(金馬澎分署第九岸巡隊提供)

龔與劍說:「現在進台灣真的不是像兩蔣時代那種反共啊、復國啊那種氛圍,基本上不是一來到台灣你就會被當作反共義士,台灣就會收留你,而且還有五千兩黃金。這些都是以前的故事,現在基本上不可能。」

龔與劍指出,這麼多大陸人對台灣的認知存在這麼大的誤區,很大的板子要打在國民黨的頭上。

龔與劍說:「國民黨在台灣實行戒嚴,一直到1980、1990年代初,都還有那種宣傳的廣播,對於中國大陸喋喋不休地廣播,廣播的內容就是要你投奔自由啊、要你反共啊,當時我在大陸就聽得很清楚。雖然被干擾還可以聽得清,而且說台灣是什麼復興基地。」

至於最近20年,台灣已歷經三次政黨輪替,民進黨陳水扁和蔡英文總統執政加起來11年多,而中國看似經濟起飛,為何大陸人民仍對台灣心生嚮往?

龔與劍說,大陸網路封鎖很緊,如果不會翻牆,很難看到「沒有加工」的台灣新聞,加上台灣媒體對大陸偷渡到台灣的案情關注很少,頂多一天的新聞,就沒再追蹤這些人後來被抓、判刑、遣返及遣返回大陸的遭遇,或滯留台灣尋求庇護者下場如何?才會誤以為逃到台灣就能過上衣食無憂的自由民主生活。

山東常姓男子被查獲的「家當」(金馬澎分署第九岸巡隊提供)

金門岸巡:每年金廈泳渡活動結束是偷渡高峰期

金馬澎分署第九岸巡隊隊長吳建冠說,每年偷渡到金門的大概會有三到五件,有些是遭受迫害,有些是要到金門看一看。通常這類偷渡的高峰期都發生在七月、八月金廈泳渡的活動辦完之後,可能是因為這個活動的宣傳,讓大陸民眾認為可以用游泳的方式就可以到達金門,所以每次活動辦完後,海巡、岸巡人員都會調整勤務,加強監測海面上的狀況。

金門、廈門泳渡,是金門縣政府主辦,鼓勵兩岸人民參加,進行正常休閒的游泳活動。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9/0808/13261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