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鮑彤評李鵬六四日記關鍵疑點

原中共二號人物李鵬在六四天安門事件30周年過後一個多月因病去世,北京官方為其舉行了隆重葬禮並對其生前業績予以高度評價,還特別提到時任總理的李鵬在制止“動亂”和平息所謂“反革命暴亂”中發揮了關鍵作用。原趙紫陽政治秘書鮑彤最近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表示,李鵬在六四鎮壓決策中的作用被高估。鮑彤指出,李鵬當時的日記隱約透露,時任總書記趙紫陽出訪朝鮮期間,李鵬可能在時任國家主席楊尚昆陪同下與鄧小平密談,隨後態度急劇轉變,由同意和平處理學潮轉為支持武力鎮壓。下面是這篇專訪的第二部分。

記者:“採取果斷措施,平息了反革命暴亂”,他這個訃告裏面是這樣講的,你覺得他本人也希望把這樣的評價放到他自己身上去嗎?家屬也願意這樣嗎?

鮑彤:沒有聽說他本人不願意當“久經考驗的共產主義戰士”,沒有聽說他本人不願意接受“優秀共產黨員”的稱號,這個沒有聽說。

不過李鵬有一個事情,就是1989年6月4號那件事情,他為了這件事情他寫了一本書《李鵬六四日記》。李鵬寫過許多日記,比如什麼《李鵬三峽日記》,寫了很多日記,在國內都出版了。《李鵬六四日記》寫了,但是沒有出版,香港有個出版社要出版這個東西,他派了當時的出版總署的幹部、領導人去跟出版社交涉,說我代表李鵬宣布你不能出版,後來這本書沒有出版。但是在網絡上傳的很普遍。那麼這本書,我為什麼提到這本書呢?因為這本書談到他對學生的態度。今天我講一天的日記,就是1989年,4月23號的日記,為什麼是4月23這一天呢?因為4月23號這一天實現了他思想轉變的大過程,他的思想有180度的拐彎。他自己在這一天是這麼說的,他4月23號下午到了火車站送趙紫陽到朝鮮去,問趙紫陽,你還有什麼交代的?趙紫陽跟他說,現在不就是學潮嗎,關於學潮,趙紫陽說,在耀邦的追悼會上,我有個意見,跟你們四個常委都談過,你們四位都同意,當時鄧小平也贊成,鄧小平也表示同意。我的意見就是當時跟你們說的三句話。第一句話就是“現在應該勸學生回校、讀書、學習”,為什麼呢,因為追悼已經結束,第一就是勸學生回校;第二呢,就是“對學生無論如何都不能使用武力”除非發生打砸搶燒這些事情,不要使用武力,這一點你們也是同意的;第三一點他說,學生在這一次學潮當中提出了很多訴求,趙紫陽的意見是,學生提出的這些要求,我們應該在社會群體的協商對話中來解決。

趙紫陽提出這個意見是根據十三大,十三大文件裏面講的“處理社會矛盾要通過協商對話來解決”,就這麼個東西,沒說通過處理社會矛盾要鎮壓要開槍,要發動坦克,要發動什麼。歷史上的報告沒有這個東西。而十三大報告是全黨通過的,十三大報告當時是有效的,後來好像鄧小平還說過這個話,十三大報告一個字都不能動。一個字也不能動。這三句話是趙紫陽,作為總書記,作為十三大選出來的總書記(提出來的)。

他當時跟朝鮮的協定他必須馬上去訪問朝鮮,跟金日成會談。這個是半年以前已經做好的安排,現在他要走了。走了(以後),學潮留下來怎麼辦呢?他就在追悼會上跟四個常委提出來他自己的意見,這四個常委都同意,包括李鵬也同意,鄧小平也表示同意。臨走的時候李鵬問還有什麼要交代的時候,趙紫陽說,沒有別的需要,就這三句話。

我要講的是什麼呢?李鵬回來以後在日記裏面說:我(李鵬)馬上找喬石(時任常委),一起把趙紫陽這三句話寫進中央文件,發給各省市自治區黨委。

也就是說,李鵬認為趙紫陽根據十三大的精神、路線提出了當時情況下如何處理學潮的問題。也就是說,和平處理。

態度劇變日記露玄機

可是一到晚上變了。為什麼變呢?在他日記裏面一句話,說是晚上楊尚昆勸我(李鵬)去見鄧小平,我(李鵬)對楊尚昆說,你也一起去。尚昆同意了。到底去了沒有,沒有說。但是後面寫的整個李鵬日記,態度就是180度的改變。

也就是說,如果他沒有去,那麼怎麼出現後來的轉變?有了這句話以後態度改變了。如果去了,為什麼日記里沒寫去了?光說楊尚昆勸我去,我說你也一起去,他同意了。

去了沒有?鄧小平說了什麼?鄧小平跟楊尚昆說了什麼?跟李鵬說了什麼?他們三個人怎麼商量的?統統一個字都沒有。

那麼,我的看法是這樣,不可能不去,如果不去,他的態度後面是怎麼轉變的?但是不可告人的,因此他說到這裡為止。因此實現了一個思想轉變過程。

在這個以前,他認為趙紫陽搞的東西即使他不同意、他不贊成,他口頭上至少是同意的。不僅是同意,行動上還是支持的,他是執行的。他自己寫的,他回來以後就找喬石一起把紫陽的三句話寫成中央文件,給各省市自治區黨委。這個文件也確確實實發出了。但是到晚上,楊尚昆建議他去看一下鄧小平,在這以後再也不提這個中央文件,再也不提根據趙紫陽的建議,他自己親手跟喬石一起完成的這個中央文件,從此以後再也不提了。從此以後,這個文件變成了錯誤路線。

李鵬六四作用被高估?

叫我說呢,實際上,李鵬在89六四當中所起的作用是被高估了。李鵬的作用沒有那麼大,李鵬當然是六四的一個劊子手。但是李鵬是根據鄧小平的指示去執行的一個劊子手。並不是他自己發揮了主要作用,而是他在鄧小平的授意領導底下,完成的調集軍隊、平息動亂、平息反革命暴亂這樣一個偉大的光榮的正確的歷史使命。他的初心,他的使命,他完成了。我看,這個人是被現在的(人)高估了。他覺悟是沒有那麼高,覺悟是被鄧小平提高的。我看從他的日記只能讀出這麼一個結論。可惜,非常遺憾,這本日記現在只是在網上流傳,沒有紙質的,沒有紙面的沒有用紙做成的書。這本書是被他委託出版署的領導人去找出版社留下了沒出版。如果這本書出版了,很有意思。可以看看,他在整個六四當中的精神狀態,他的憂慮、喜悅跟他的快樂。

我看這本書,他怎麼在鄧小平的親自教導底下,思想覺悟如何提高,最後成為一個久經考驗的共產主義戰士,成為一個屠殺學生跟市民的一個劊子手。我看這個過程應該寫的很清楚,即使他刪掉很多東西,隱瞞了很多東西,但是仍然露出了很多東西,給人們很多想像的空間。

這個想像空間我看只應該說,他自己作用沒有那麼大,沒有鄧小平他什麼事兒都幹不成。現在很流行的一個說法就是,李鵬誤導了鄧小平。我想如果李鵬能夠誤導鄧小平,那鄧小平也太幼稚了,水平太低了,太不堅定了,我看大概是這麼個東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