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港台娛樂 > 正文

鄭秀文演唱會再現經典罕見與陳慧琳同台 兩大歌后24年來首度合作

鄭秀文2019年“Follow Mi”香港紅館演唱會話題性爆棚,僅僅是演唱會嘉賓都可以寫成一部編年史,因為這一次演唱會鄭秀文演唱會的嘉賓幾乎是清一色女星,重點是大部分的女星都是從來沒有在演唱會上合作過的,或是鄭秀文欣賞的,或是曾經被外界視為是對手的女星——李蕙敏、葉倩文、李玟、莫文蔚,每一位都是意想不到的來客。而來到倒數第二場演唱會(共13場,7月26日場),陳慧琳也成為了演唱會嘉賓,這又是一次香港天后的大同台,就連鄭秀文都表示很少與陳慧琳合作,所以這也被不少人奉為是兩位天后世紀大同台。

想說的是鄭秀文的巔峰期、走紅期太長,從1995開始至今都一直長紅,一眨眼就24年過去了,24年幾乎都處在一個較為巔峰的狀態,自然就會經歷與同期者的比拼以及後來者的“衝擊”,雙方直接或是間接的成為了對手。而判定兩位歌手是否是競爭的關係無外乎有兩種,一種就是在頒獎禮上的競爭,另一種就是發展路線的相似,而陳慧琳一度被視為鄭秀文的競爭對手,也是在於她穩坐香港天后的時間正是鄭秀文的另一個巔峰期,且當時鄭秀文還沒有退出香港的頒獎禮,另外,在音樂發展路線上,鄭秀文與陳慧琳曾經有過一段極為相似的時期,都是主打電音,且在電音方面都有不小的成就,故此,兩人被比較,被形容為競爭對手也不是不能理解,甚至有人將陳慧琳與鄭秀文的競爭性放大到鄭秀文與王菲競爭的比較。

但,就實際而言,始終認為鄭秀文與陳慧琳的交鋒期還是相對短暫的,並不是大家所想的是強大的對手。陳慧琳在1995年以新人的姿態正式出道,而那個時候鄭秀文已經逐步坐了天后的寶座,不否認當時的陳慧琳勢頭很猛,在1995年至2000年期間,但那個時候的鄭秀文也不弱,正所謂你在成長我也在發展,你在邁向天后的台階,我已經穩坐天后位置多年,哪怕是1998年至2000年期間,鄭秀文經歷過事業期的一個小低谷,但她也沒有就此一落千丈,只能說勢頭髮展稍顯舒緩了起來,並沒有Flow掉,而來到2000年鄭秀文迎來了事業發展的第二春,又再一次一時無兩,重要的是從2001年開始鄭秀文不再參加香港樂壇的頒獎禮,也就是那時候開始其實已經不再與任何歌手形成直接的競爭關係,而那個時候陳慧琳的競爭者對手是容祖兒、楊千嬅,完全沒有鄭秀文什麼事。

陳慧琳與雷頌德

那麼算下來,鄭秀文與陳慧琳真正形成競爭關係的只是在1998年至2000年期間,在這一期間有兩個大事件是需要特別一提的。1998年鄭秀文遭遇經紀人合約的問題,前經紀人李進離開了華納唱片,鄭秀文留在華納並改簽了黃柏高的經紀人合約。黃柏高之於陳慧琳是一個很重要的幕後推手,可以說陳慧琳走紅,黃柏高扮演了一個很重要的角色,沒有黃柏高就沒有後來的陳慧琳。

鄭秀文簽約黃柏高的時候正是黃柏高力捧陳慧琳的時候,在資源的分配上,黃柏高還是有偏向性的,畢竟鄭秀文與黃柏高僅僅簽約了一年,出於商人生意上的長遠考慮,陳慧琳對於黃柏高而言才是真正的商機,所以在跟着黃柏高的那一年,鄭秀文幾乎是吃盡了苦頭。黃柏高為陳慧琳爭獎,將她捧天后的位置,而對於鄭秀文發展預算能減則減,最鮮明的體現在於1999年鄭秀文舉辦個人第三次紅館演唱會,而這次演唱會成為了她舉辦過的演唱會中預算、成本最低的一次,因為經費的不足,導致宣傳的減少,造型、服裝極為普通,還出現了後來被視為停電的經典事件,另外在獎項上,鄭秀文也經歷了一個小低潮,這也是很多粉絲所說的兩位歌手的爭破頭,所幸的是鄭秀文當時僅僅簽了黃柏高一年。

而鄭秀文與陳慧琳之間的另一件有“競爭”的情況則是兩人的歌路在同一時期上不約而同地相似。陳慧琳1999年12月推出了新歌加精選專輯,同名主打《戀愛情色》開始主導電子舞曲且獲得極高的反響,鄭秀文在1999年9月推出《很愛很愛》專輯,其中的主打《發熱發亮》也開始偏向電子,那麼巧合的是,這兩首作品都是出自雷頌德之手——當時的雷頌德作為香港流行電子舞曲的先驅創作人的確是有汗馬功勞。從這一時期開始,鄭秀文與陳慧琳開始頻繁被比較,後來的2000年陳慧琳憑藉《花花宇宙》、《大日子》狂打電子舞曲,掀起一波流行潮,而鄭秀文在2000年以一首《煞科》(國語版《眉飛色舞》)也成為了電音天后,狂襲香港、台灣甚至 大陸,一下子香港就出現了兩位打電音的天后。

但是還是要強調的是,即便是在陳慧琳狂追猛打鄭秀文的階段,始終還是覺得她不是真正意義上鄭秀文的對手。在兩人都以電子舞曲聞名的時期,就細化來說,鄭秀文並不像當時的陳慧琳用一整張專輯狂打電子舞曲,鄭秀文在音樂類型上的偏向性還是呈現出多元化,不說《Lady First》,後來的《Love Is…》就尤為明顯,一整張專輯中就只有一首《獨家試唱》是電子舞曲,並沒任何一張專輯狂打電子舞曲。

再來說市場成就,陳慧琳憑藉好幾張電子舞曲專輯繼續穩坐了香港天后的位置,但是在香港市場之外,她依然“無計可施”,在當時拿不下台灣市場,也只能成為香港天后,而不是華語天后,這是很現實的。而實際上從2000年開始,鄭秀文就以《眉飛色舞》半成品國語專輯成功開啟了台灣市場發展的第二春,鞏固了人紅歌也紅的地位,就這一方面陳慧琳根本無法比較,所以在潛意識裡從來就沒有把陳慧琳當作鄭秀文的主要競爭對手,主要是全方位的競爭性還是偏弱的。

當然,不管陳慧琳是強還是弱,也要承認她當年的確給鄭秀文帶來過發展上“威脅”,更重要的是兩位歌手從來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合作,僅僅是這一點就會被外界認為是雙方帶有敵對意識的,事實上並不是如此,其實在2001年6月鄭秀文舉辦過一場903拉闊演唱會,她就有唱了陳慧琳的《花花宇宙》,而這也是鄭秀文與陳慧琳在之前音樂上能稱得上是唯一交集。

時隔18年後,陳慧琳已經半隱半退,鄭秀文登上神台許久,依然是不敗的天后,但也沒想到成就了兩人在音樂生涯中極為少見的交集——陳慧琳成為了鄭秀文演唱會的嘉賓,是鄭秀文親自邀請的,一同合唱了《誰願放手》,還是很震撼,也很唏噓,因為鄭秀文就像一部拖拉機一樣,將一切碾平,包括當年雙方粉絲所留下的“積怨”,這一場香港天后的世紀大同台,也真是能被列入有生之年系列了。

PS:圖片均來自互聯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樹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