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上半年民企債券違約近500億 爆雷高峰還在後面

今年中國企業違約有上升之勢。(網絡圖片)

中國債券違約有加速之勢,7月已有9隻債券違約,而今年上半年債券違約數量達91隻,規模接近500億元。有業內人士表示,以前債券違約情況較少,去年開始爆雷事件此起彼伏,從以往經驗來看,爆雷事件尚未達到高潮。

上半年債券違約接近500億元

陸媒《21世紀經濟報道》7月19日報道,今年違約潮似乎有提前來臨的跡象,7月15日當天共有4隻債券發生違約,分別是中城建的「15中城建MTN001」、精功集團的「18精功SCP003」、勝通集團的「17勝通MTN001」以及康得新的「17康得新MTN002」。其中精功集團為2019年下半年來新增的違約主體。

上述4家企業全部為民營企業,其中有的曾是當地民營企業龍頭,且2家為化工產業。根據同花順統計,今年以來已經有91隻債券違約,涉及金額高達492.9億元。

上海一家大型公募基金負責人表示,他所在的公司近期對所持有的債券進行了一波「排雷」,從整個行業近期情況看,違約事件不斷增加。

海通證券宏觀分析師姜超在研報中指出,今年民企債券違約問題仍很嚴峻,新增的24家違約主體中,民營企業共有21家,占違約主體數的87.5%,較去年的82%進一步提高,共涉及債券餘額469億元。

民企實際控制人風險頻發。僅7月以來,A股市場已有4家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被有關機關刑事拘留或批准逮捕。實控人風險主要體現在實控人對企業再融資有顯著影響。另外事前實控人可能利用職權便利「掏空」公司,例如大股東資金占用問題,事後影響後續項目推進。

機構投資者減持民企信用債

報道稱,頻頻違約讓機構投資者噤若寒蟬。

華南一家大型私募的基金經理張林表示,以前債券違約情況較少,機構踩上屬於不幸,但是從去年開始爆雷事件此起彼伏,踩中的概率大大增加。現在已經不敢高比例持有民企信用債。

張林還說,有些風險可以通過調研防範,但有些則很難。「比如董事長猥褻這樣的事件,不可能在調研範圍內。」

爆雷事件尚未達到高峰

張林表示,「按照過去兩年的經驗,目前爆雷事件還沒有到高潮,防風險仍然任重道遠。」

從過去兩年的數據來看,違約高峰集中在四季度。

比如,2018年四季度違約債券為60隻,違約金額為418.07億元;2017年四季度違約債券為10隻,違約金額69.29億元,均為當年最高。

對於債券的頻頻爆雷,海通證券宏觀分析師姜超認為,這是民企激進擴張+金融去槓桿的結果。去年信用違約潮發生的原因是去槓桿導致信用收縮,並且影子銀行萎縮,非標到期難續。過去廣義貨幣M2增速較高,那些前期通過加槓桿的方式過度融資,進行擴張的企業,當去槓桿的大潮來臨,則會出現種種問題。

瑞信董事總經理、亞洲區首席經濟分析師陶冬則認為,「以前經濟發展較快,一些問題可以通過滾動發展被掩蓋起來,現在則隨着實體經濟增速放緩,以及新老經濟的換擋,這些存在的問題難以被繼續掩蓋,逐步暴露出來,借新還舊的把戲不能為繼,造成資金鏈斷裂的窘境。在債務違約頻頻,以及資金面有所收緊的背景下,債券違約以及發行失敗或成常態。」

另外,近幾年一直表現較好的房地產行業開始違約。安徽第一大房企國購投資今年就有多隻債券違約。

違約潮令債券發行變難

違約潮讓債券發行變得異常艱難,今年有321隻債券取消或者推遲發行,涉及金額2360.61億元。

深圳一家製藥企業的財務總監透露,「本來準備今年6月份發一隻短融,不過和承銷商溝通之後還是準備放棄了。目前市場環境較為謹慎,拿券的積極性很低,如果強行發行,可能面臨認購不足的窘況。」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賀景田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