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石文:慘烈的迫害在呼喚着人間正義

——二十年來遭受中共慘絕人寰家破人亡迫害案例之二

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中共當局對法輪功修煉者施行的暴力酷刑令人髮指。(視頻截圖)

孫鴻昌被迫害得一家八口五死一殘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報導了一份控告元兇江澤民的訴狀,記述的是遼寧省清原縣法輪功學員孫鴻昌一家八口五死一殘的悲慘遭遇,這又是中共江澤民集團犯下的一樁驚天慘案。

孫鴻昌的妻子王秀霞遭綁架後僅僅十六天就被迫害致死;孫鴻昌被酷刑折磨致殘;小兒子孫峰在思念母親、擔心父親安危的恐懼中去世;年邁的父親不堪承受慘烈迫害含冤離世;弟弟孫鴻森因警察無數次的騷擾、恐嚇而離世,弟媳因弟弟被綁架在驚懼中死去。

最近,孫鴻昌向中國的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郵遞了控告書,並收到了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單位收發章簽收的信息。

孫鴻昌在控告書中陳述了他們一家被迫害的部分事實:

妻子王秀霞是一個在家中公婆誇、小姑敬、兒子孝、丈夫尊的人。就是這樣一個親朋鄰里無不稱頌的好人,卻因不放棄修“真、善、忍”做好人,數次被警察綁架以至被活活折磨致死。

被關在撫順市看守所戴着手銬、腳上戴着重鐐的王秀霞,被幾個犯人抬着關入裡邊的女監號。第三天警察上班後,又用同樣的方法將其抬了出去。抬出去是坐鐵椅子灌食。就這樣白天抬出去,晚上抬回來,回來後惡犯將其雙手反背銬在緊挨廁所的暖氣管子上,因暖氣管子很低,所以只能坐在地上過夜。同一監室的殺人犯鄭敏是包夾王秀霞的,已經被非人酷刑折磨得幾天了的王秀霞,又被戴着手銬、腳帶着重鐐,被多名包夾犯人打倒在地,渾身是傷,殺人犯包夾鄭敏腳踏在王秀霞的胸上,她跺一下王秀霞就要噴一口血,跺一下,噴口血,連跺三下,看守張保華一看不好要出人命,才阻止殺人犯鄭敏。包夾犯人的暴行都是在執行江澤民下達的口頭密令:對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群體滅絕政策,犯人“包夾”的惡行都是在警察的授意指揮進行的。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五日,在非人的折磨下,王秀霞離開了人世,年僅四十二歲。就這樣,一個生命,一個鮮活的生命,從被綁架進去到離開人世,僅僅16天!這極為慘烈的一幕,是怎樣的慘絕人寰,蒼天無語,大地悲泣……

六月十五日晚,撫順公安局通知我們家屬說王秀霞死亡。家屬趕到後,看到王秀霞的遺體被冰凍着,人已脫相,家屬上前想看遺體,惡警不讓看,問死因時,它們誰也沒回答出來。

六月十七日上午,在家屬沒看一眼遺體時,惡警將遺體草草入殮。

小兒子悲慘死去。兩年前在他只有十二歲的時候,他親愛的媽媽被警察殘忍的迫害致死,他幼小的心靈難以承受這巨大的傷痛。在這之前幾年,我們夫妻就被迫流離失所,幼小的孩子寄養在親屬家,孩子一直在思念父母、擔心父母被警察再次綁架,在恐懼中度日。那時候的我正被迫害的流離失所,杳無音信。在這多重打擊下,孩子病倒了,整日生活在思念、驚懼和無望中,在對媽媽的無盡的思念中,孤苦的離世。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五點左右,撫順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公安一處)七、八個警察將正在清原縣興隆小區室內干裝修活的孫鴻昌綁架到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清原鎮派出所(又叫天橋派出所)。

二十八日深夜十一點開始,撫順市國保大隊關勇(他是迫害死我妻子王秀霞的主要兇手)、郝建光、趙大壯等六個警察在場。他們對我進行酷刑折磨,尤其是關勇兇殘無比。警察先將我暴打一個小時左右,再開始用電棍電擊我的生殖器,接着用拳頭猛力擊打我的生殖器,痛的我幾次昏死過去。關勇還覺得不夠狠,就用雙手狠狠的劈我的腿過頭,用最殘忍的劈胯酷刑折磨我。就是將我右腿扣在鐵床上固定住,警察用雙手死命劈我的左腿(劈胯是撫順公安一處惡警折磨大法弟子的殘忍手段之一,受過此酷刑折磨的人腿就被劈殘廢了,被折磨的人痛苦不堪,難以用語言表達);一瞬間胯部像被撕裂了一樣,劇痛使我昏死過去。

醒來後聽到四、五個警察還在想折磨我的手段,關勇說:“你們去找兩根木棍,再買寬的膠帶。”不一會兒,他們就拿來了。將兩根木棍分別放在我的兩條腿的外側,不讓腿打彎,用寬膠帶從上到下緊緊的將木棍纏在我的腿上,然後再把我的右腿扣在床上,惡警用雙手劈我的左腿過頭,每一次都長達一、兩個小時,痛的我多次昏死過去。酷刑折磨的那三天夜裡,派出所周圍的居民都聽到了我凄厲的慘叫聲,這樣的折磨每次一直持續到第二天早晨五點鐘。

撫順警察在折磨我的過程中不斷的狂叫:我們就是沒人性!你媳婦就是我們打死的!打死你也不用償命!大不了再花上兩千多元錢!

由於我身體不合格,監獄拒收。在這種情況下,也不讓保外就醫。國保大隊長王興傳不但不放人,還說煉法輪功的給打死了也不用償命,當初還不如把他給打死了。

我年邁的老父親,為了給他被迫害冤死的好兒媳,被非法關押致殘的好兒子討回公道,幾年間奔走於各級公、檢、法、司,受盡了各種恐嚇與屈辱,身心因不堪承受巨大的傷害,在苦苦盼望與等待中,於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四日含冤離世。

我的弟弟孫鴻森,因修煉法輪功從一個小混混變成一個心地善良,處處為他人着想的好人,也因警察無數次的騷擾與恐嚇而離世。弟媳也因弟弟被綁架,而在驚懼中死去。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八日,清原縣法院非法開庭,重判有期徒刑五年。由於我的身體狀況極差,不能獨立行走,幾次送到監獄都因身體體檢不合格,監獄拒收,即使這樣,也不准我保外就醫。

幾年來,由於我的腿得不到應有的醫治,身體狀況非常糟糕,兩條腿都不能走路了,只能坐在輪椅上。在這樣的情況下,二零零九年六月,清原縣大沙溝看守所所長祁成斌叫囂着對我說:“這次就是花錢也要把你送進去(監獄)”。就這樣已經癱瘓的、坐着輪椅的我被瀋陽監獄收下了。可想而知,瀋陽監獄的主管者得到了(清原縣公安局送的)什麼好處,昧着良心“特批”把我收下了。又於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轉送到瀋陽東陵監獄非法關押迫害。

僅僅幾年時間,我原本一個幸福、祥和的家被迫害的家破人亡。一家八口,五死一殘,這字字血、句句淚的控訴,只是千千萬萬的法輪功修煉者所受到的迫害的滄海一粟……血腥迫害下的慘案究竟有多少啊!在被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致死致殘的數百萬法輪功學員中,家家都是一部由血淚凝成的悲慘歷史!。(詳情請閱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一家八口遭迫害五死一殘孫鴻昌控告江澤民》一文)

看着這一家八口遭迫害五死一殘的悲慘遭遇,不由得使人痛心和悲憤。在長達二十年的血腥迫害中,究竟有多少法輪功學員家庭經歷了這樣悲慘的遭遇?時至今日這樣的悲劇仍然在不停的發生着。據明慧網信息統計,二零一九年上半年,至少335名法輪功學員又被中共非法判刑,非法庭審356場。至少有60名65歲以上老年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刑期最長的12年。中共公檢法司部門對149名法輪功學員非法敲詐勒索1,894,320元。其中,法院非法罰金1,747,000,警察搶劫勒索147,320元。

呼籲全世界的民眾,都來關注這場長達二十年而至今不能結束的血腥迫害,讓孫鴻昌這樣被迫害得一家八口五死一殘的人間悲劇不再重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