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維權 > 正文

「他們是非常、非常了不起的人物...」

子涵:你認為這些律師是一群什麼樣的人呢? 於溟:他們是非常、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他們能夠在中國人權最黑暗的時期,他們能頂着邪惡的打壓,他們不懼怕這種強權,為了公理,為了正義,他們今天能夠站出來,為中國人權,為一些人權遭到迫害的人士呼籲、奔走,不顧個人安危,所以我感覺他們的人性是非常、非常偉大的,他們的人性光輝肯定在這個黑暗的時期,為中國人權照亮了一抹璀璨的天空。對一些維權人士和中國社會,他們就象燈塔一樣。這些律師都非常、非常了不起的。

合成圖片左起:王全璋律師、王宇律師和法輪功學員於溟。

在“709中國律師大抓捕”事件四周年之際,希望之聲電台記者子涵採訪了一位法輪功學員於溟。“709”事件中遭到迫害的王全璋律師和王宇律師,都曾是於溟案件的代理律師。從於溟的講述中,我們可以看到中共不僅迫害維權人士,甚至也迫害為維權人士辯護的律師,更甚至維權律師的律師也繼續受到中共迫害。

“709”事件和“709案最後一人”王全璋律師

在2015年7月9號,中共當局在大陸20多個省市大肆抓捕維權律師和他們的家屬,以及相關人員總共達到了320多人。這些被抓捕的律師當中,許多人曾經是為法輪功學員的案子做無罪辯護,或是代理農民土地案、基督徒被迫害案等等,他們因此而受到被當局吊銷律師執照,受到酷刑,被判刑、坐牢,以及家屬受到牽連等等的迫害。

在這些被打壓和迫害的維權律師當中,有一位是王全璋,他被稱為是“709案最後一人”,因為他被抓捕之後有3年多杳無音訊,直到2018年12月,才被天津法院秘密開庭,是“709事件”中最後一位被非法起訴的律師。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帶着孩子經過近4年的堅持抗爭,終於在今年6月28號在山東臨沂監獄見到了王全璋。李文足也把和丈夫見面的整個過程描述發佈在了她的推特上,她看到的王全璋和她之前認識的可以說是個完全不同的人。

我終於見到了王全璋我拉著兒子泉泉,和全秀姐一起被警察帶着走進會見大廳。(cont) https://t.co/mDEDYYJHjn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709liwenzu) June28,2019

王全璋表現出來的冷漠和焦躁,不僅傷透了她的心,很多看到這篇描述文章的人同樣也是非常難過。

王全璋律師的事情,以及李文足最近和他的這次會面,也受到了很多國際上的關注。

王全璋律師一家三口的全家福照片。(AP photo)

王全璋律師的一個案子——法輪功學員於溟的遭遇

王全璋律師代理過的一個案件中的法輪功學員於溟現在生活在美國加州。希望之聲電台記者子涵在7月9日這天採訪了於溟。

於溟是今年初剛剛從中國來到了美國的,他到達美國的日子是今年1月27號,而這一天,也恰巧是王全璋律師被中共非法判刑4年的日子。

本來到了美國讓於溟心情非常高興,但是當得知代理他案子的王全璋律師又被判刑的時候,他心裏特別的不好受。

於溟說:“我感覺這是中國人權最黑暗的一幕,最黑暗的時期,這個‘709’,在未來的歷史上,未來當法制健全的時候,我想這都是最恥辱的一頁,中共最恥辱的一幕。”

於溟自己曾經是一名成功商人,他來自中國遼寧瀋陽,有一家服裝工廠,100多名工人,每年的訂單就達到了上千萬元。但是因為修煉法輪功,他被勞教了三次和判刑一次,一共被關押了12年。

在2008年北京奧運之前,於溟曾經為了把勞教所的一些犯罪事實告訴國際社會,而成功越獄。他還想辦法把一些偷拍設備帶入到勞教所和監獄,拍攝了勞教所和監獄內部的一些錄像。前不久在美國福克斯電視台和英國BBC的報導中,都用了於溟拍攝的一些鏡頭。

在沒有被關押的時候,於溟也幫助其他法輪功學員。因為一旦有法輪功學員被抓,他們的家屬通常會感到非常無助。於溟就和這些維權律師合作來幫助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家屬,他因此也和王全璋律師有過很多次的合作。

於溟說,在王全璋律師剛出道的時候,他們就認識了,他們曾經一起走南闖北做了很多的事情,是很好的朋友。

中共政法部門和央視用造假視頻給王全璋律師定罪

子涵:這一次看到李文足會見王全璋的消息和這樣一個過程,你是什麼感想呢?

於溟:我也很難過、很傷心,也對王全璋太太李文足表示敬佩。因為全璋跟我認識很長時間了,很多年了,就是他剛開始做人權案子的時候,我們就在一起配合,也是在一起很多年了,到各地去。

我們曾經在各地,包括河北、山東、北京,我們一起配合過營救,做了很多很多的案例。我對王全璋個人也非常熟悉,非常了解。我們就象親兄弟一樣,平時也是經常問候。

後來,我被迫害之後,全璋作為我的辯護律師,也多次到看守所去會見過我,也給我很大的幫助和鼓勵。這一切,都使我非常敬佩全璋。

尤其是後期,中共的政法部門和中共的央視,以我的開庭視頻,在2014-2015年,我們的案子開了4、5次庭,央視就以我開庭的視頻,來訴訟為我辯護的律師王宇和王全璋,以及董前勇和其他一些律師,說他們“擾亂法庭秩序”,他們還把董前勇和王宇律師清除出法庭。

這種行為也是非常野蠻的。後來給全璋定罪的時候,也有一條說全璋在“擾亂法庭秩序”,但是它那個視頻是來回剪輯的,也是視頻造假。

中共央視造假視頻也體現中共一貫造假、移花接木、顛倒黑白

子涵:怎麼造的假呢?

於溟:它有好幾點。第一點,中央電視台剪掉了法輪功學員出場的畫面,當天是我和另外兩位法輪功學員一起被非法庭審的,央視只播放了6位律師出庭的畫面。

第二點,央視這個視頻剪掉了法警對法輪功學員施暴的畫面。當時有另一位法輪功學員試圖談論他在被綁架時遭受的暴力毆打和強調法庭程序違法的時候,多個法警重重將他摔倒並將他壓倒在被告席上毆打他。

第三點,中央電視台CCTV的視頻剪掉了被法警施暴的法輪功學員的母親在法庭上站起來抗議的畫面。

第四點,中央電視台剪掉了法警對(法輪功)學員的80多歲母親動粗的畫面。

第五點,它剪掉了在場包括王宇、王全璋等6位辯護律師正義發聲的畫面。

第六點,它剪掉了將律師們暴力驅逐法庭的畫面。在拖拽的過程當中,董前勇律師還被打傷了。

第七點,它剪掉了其他律師憤然退庭以示抗議的畫面。

從央視公開的內容,要揭開中央電視台CCTV造假的真實情況。它們一貫是移花接木、造假。包括天安門“自焚”事件,它也是那樣的造假。

在這樣的過程當中,它將黑描成了白,將白描成了黑,其實這也是中共統治的一貫性。這個大家也都要認清。

在剪掉了以上七個畫面之後,中央電視台留下的是什麼畫面呢?就是王宇所說的義憤之詞,說“你們都是流氓”,(法庭)叫書記員把說的話記錄在案,並以此作為王宇“擾亂法庭秩序”的一個罪證。

這一移花接木的造假新聞,後來就在中央電視台CCTV和國際頻道CGTN一直在播放。

它來回剪輯,就好象王宇律師多次從律師辯護席上走下來,好象是律師們好幾次指責法警一樣,所謂的在“製造麻煩”,並對着法官和書記員他們指證說,這些律師在法庭上大呼小叫。

其實根本就沒有,王宇律師她只是說了一次,說“你們怎麼能動手打人呢?你們這樣不跟流氓一樣嗎?”

脅迫維權律師電視“認罪”中共不斷造假用謊言維持暴力

子涵:王宇律師是一位女性律師,她也是為於溟的案子辯護的其中一位律師。同樣她也在“709律師大抓捕事件”中被抓走。2016年的時候,她被判“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之後,我們看到王宇律師還在電視上“認罪”,感謝“警方保障了她的各項權利,認為自己過去的言行犯錯乃至犯罪”。外界認為,這是在中共脅迫之下被迫“認罪”。

於溟:就這樣一個造假視頻,竟然在中共的中央電視台多個頻道上肆意播出。其實對這些造假,生活在中共體制下有點頭腦的中國人一點都不陌生。

當初迫害法輪功的時候,中共的中央電視台就是這樣不斷地造假,利用謊言維持暴力,包括2001年中央電視台播放世紀謊言,說所謂的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自焚”的造假視頻。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從來沒有講過法律

於溟:我們前一個階段曝光的內部文件就規定,對法輪功學員一律不進行法庭辯護。它的內部文件其中第二、第三和第六條就聲稱,中共在庭審期間,法庭內設置無線台信號,屏蔽設備,對法輪功性質的問題一律不再進行法庭調查和法庭辯護,禁止辯護人以及旁聽人員進行任何形式的錄音、錄像和攝影。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它也是在進行着打壓。

它們不是一直在講以法治國嗎?法制怎麼怎麼樣嗎?你看它在這種開庭的過程當中,它怎麼樣做啊?我看到為王宇律師辯護的李昱函律師現在還被關押在瀋陽市看守所,而為王全璋律師辯護的余文生律師還被關押在江蘇的看守所當中。余文生律師前一階段,也是被秘密開庭了。

中共甚至對辯護律師和辯護律師的律師也不講法律

這裡於溟講的是,中共不僅是對法輪功學員不講法律,對給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也不講法律,甚至當這些辯護律師被抓之後,又對這些律師的辯護律師還是不講法律。他剛才提到的是給王宇律師辯護的李昱函律師,給王全璋律師辯護的余文生律師,現在也都在被中共關押着。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施加硬暴力和軟暴力並推廣到其他異議人士身上

於溟說,中共不講法律的地方也包括對王全璋律師在“709事件”中被抓捕後,外界一直不知道他的任何音信,在被關了3年半之後,王全璋律師才被秘密開庭審理,之後又是被秘密地送到山東臨沂監獄。於溟說這其中有很多地方都是違反人權的。

於溟:包括突然襲擊,一直不讓會見(家屬或律師)。後來,在家屬李文足、全璋的姐姐和其他一些正義人士在網上不斷地呼籲,才開始讓接見。但是在接見的過程當中,一個是時間控制很短,再一個我看到文足的文章,還有網上披露出來的全璋的一些狀態,我感覺在這個過程當中,它們肯定是對王全璋律師施加了很多的軟暴力。

子涵:什麼是軟暴力呢?

於溟:這種軟暴力,不一定被一般的人所能理解。我們很多人都在監獄裏面被關押過,它的硬暴力就是體罰、虐待、毆打。這種軟暴力包括剝奪睡眠、控制睡眠時間、長期罰站、罰蹲、罰坐。中共警察是有從司法部貫穿下來的一整套的整人方式。中共警察四工作大法則就是“打擊你的自尊,毀滅你的靈魂,貶低你的人格,損害你的健康”。

它們目前已經完全把這套迫害法輪功20年來所積累的經驗手段和策略,複製推廣到其他異議人士身上了,包括其他宗教團體,對他們也是這樣逼迫轉化的。比如說,被禁止上廁所、罰站、不給看病、一遍遍地練軍姿、走步、向左轉向右轉。

警察它們對(被關押人的)家屬還會這麼宣傳說,“我們這裡寬敞明亮、綠蔭滿園,我們是在拯救他們失落的靈魂,幫他們重新走上人生道路“。這些警察對外宣傳非常有蒙蔽性,是非常大的謊言,他們說,”我們是象老師對待學生,象醫生對待病人,象父母對待孩子一樣,對待這些被關押的在押人員“。這是監獄、勞教所、看守所裡邊最經典的欺騙被關押人家屬的謊言。

這些作惡者將來都會因為其獄卒生涯而受到法庭的審判。

向“709”律師和其他維護正義的人權律師致以最崇高、最誠摯的敬意

子涵:你有什麼想向這些維權律師說的話呢?

於溟:藉此之際,我也向這些維權律師,包括為中國人權正義奔走的維權人士及他們的家屬,表示最崇高的最誠摯的敬意,非常感謝他們!

他們也為中國人權的進步做出了他們非常大的貢獻。有的律師被剝奪了律師執照,就等於生活來源也被剝奪了。

比如說還有的律師,這裡不提名字了,他們的律師執照被剝奪了之後,他們還在背後默默地提供一些法律支持、法律援助。

去年中共在“822“非常瘋狂,遼寧省國保和遼寧省“610”政法委一起一天之內就抓捕、綁架了46名法輪功學員。很多律師都是趕快奔走相告,也都提供一些法律援助。去年的“119”黑龍江大綁架,一、兩天之內綁架了122位法輪功學員。它們現在也是越來越瘋狂了,迫害人權!

很多律師也是前赴後繼,大家都是放棄個人的休息。他們也都非常辛苦,來回奔波呼籲,譴責中共的這種作為,也為法輪功學員家屬提供援助。他們都非常非常值得敬佩。

在此,我也代表這些得到幫助的法輪功學員,以及法輪功學員家屬,向這些維護正義的人權律師、“709”律師和其他一些律師,他們能夠在當前中共非常瘋狂的迫害人權時期,他們能夠站出來,為中國人權事業,為法輪功學員辯護,我表示最崇高的敬意!謝謝他們!

“709”律師和其他正義維權律師的偉大人性光輝是中國人權最黑暗時期的一座燈塔

子涵:你認為這些律師是一群什麼樣的人呢?

於溟他們是非常、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他們能夠在中國人權最黑暗的時期,他們能頂着邪惡的打壓,他們不懼怕這種強權,為了公理,為了正義,他們今天能夠站出來,為中國人權,為一些人權遭到迫害的人士呼籲、奔走,不顧個人安危,所以我感覺他們的人性是非常、非常偉大的,他們的人性光輝肯定在這個黑暗的時期,為中國人權照亮了一抹璀璨的天空。對一些維權人士和中國社會,他們就象燈塔一樣。這些律師都非常、非常了不起的

他們的家屬也是承受了巨大的苦難,例如江天勇的太太,高智晟律師的太太,她們也是面臨著很大的痛苦,還有他們的孩子,忍受到很多的牽連,例如全璋的孩子,泉泉,也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對他們的一些學習、學校,讓他們居無定所,國保也去騷擾他們,甚至於租了房子也不讓他們住。我感覺用的手段都是非常卑鄙的。

但是這些律師不懼怕這些邪惡的手段,還能夠挺身而出、仗義直言,非常非常了不起!

我想這種精神也會照耀中國社會,也會為未來為歷史留下最輝煌的篇章!

子涵後記:於溟從今年初來到美國以後,繼續為在中國大陸還在遭受迫害的法輪功人士和其他民眾奔走呼籲,幫助營救他們。他自己同時也在向國際社會講述中共是怎麼迫害人權的,是怎麼掩蓋它們的迫害行為的。他想讓全世界都能夠認清中共的邪惡,共同來抨擊和解體這個邪惡的政權。他呼籲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停止對維權律師們的迫害。

在“709”四周年之際,子涵帶給您對於溟的採訪,希望“709事件”的這一頁歷史不會再重演,希望中國有更美好的未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子涵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