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時事大家談:禁華為防無人機 美對中共角色步步為營?

美國參議院不久前通過的《國防授權法案》(NDAA),將禁止中國無人機用于軍事用途。美方越來越擔心,這些無人機會把信息傳回給中國政府或者黑客,危及美國的關鍵基礎設施、損害美國國家安全。

有分析稱,這是美國禁止政府機構和軍方購買華為和中興產品後,對禁購中國產品的再次加碼。那麼,美國對中國高科技產品的擔憂為何與日俱增?中國政府與這些名義私企之間的關係為何令人不安?中國政府的誠信在國際社會為何一路滑坡?

參加討論的嘉賓是:自媒體《小民之心》主持小民;國際商業投資顧問張洵

美國國會認為中國生產的無人機對美國構成怎樣的威脅?

張洵說有四類威脅。第一個是無人機在飛行時候是與大疆公司的服務器相連,服務器在美國,但是這個數據是會回到中國甚至流入黑客手中的。第二個是無人機本身可以通過技術設定闖入禁區造成安全威脅。在2015年有一次無人機闖入白宮,躲過了白宮的雷達系統,造成驚慌。第三是大疆公司認為世界離不開自己,這樣的表態是非常糟糕的,讓人感到擔憂,即使是美國企業達到壟斷狀態都會引起政府關注。第四是國會對大疆採取的行動也是為美中關係惡化所作的準備,防止中國的產品對美國的經濟和安全所造成的影響。

其實無人機構成無論是個人隱私還是國土安全方面的威脅幾年前已經被美國政府注意到,也由國土安全部向大眾發出過警告。此外美國陸軍2017年已經禁止了大疆的無人機。現在國會要通過法案限制美軍使用,是否有可能在美中貿易戰大背景下,其威脅被誇大。

小民說的確與美中貿易的大背景有關係,但這不是本質原因。從根本上說,美國政界對中國的認識加深,更容易意識到這種飛機的危險性。無人機的目標非常小,可以繞過雷達探測。中國的國企和私企都受中國政府控制才是最根本的原因。

美國購買的中國無人機多數由大疆公司生產。這是一家怎樣的公司,它如何從名不見經傳的小企業長大到全球最大的無人機生產商?

張洵說大疆是個幸運與能力並存的公司。大疆敏銳地抓住了市場區域,航拍在攝影中的運用打開航拍市場。中國當初有400多家做無人機的,是非常火的領域。大疆脫穎而出的原因有幾個。首先它的技術和穩定性領先,同時在市場策略上“縱向集成”,從軟件開發到硬件的生產全部自己完成,降低生產成本,稱霸世界是有道理的。

美國國會對大疆的制裁與華為遭受的相比還是比較客氣的。但是大疆與中國政府的關係也有待了解。

從大疆的網頁看不出是一家跟中國有關的公司。頁面和聲音以及廣告演員沒有中國的痕迹。是否明顯看出它的野心就是全面進入西方?

小民說大疆一開始就有相當的國際視野。大疆在國際市場上仍舊是主導品牌,在國內的市場份額可能還不如它的國際市場。進入北美應該是大疆的商業布局,這裡面是否有商業以外的因素,還有待觀察。大疆的崛起和香港的創新環境與深圳的科技環境有關。但是從目前來看,大疆無人機最大的優勢還是在價格上,這顯然是與中國的勞力成本低有關。國際上的競爭對手難以媲美大疆的價格。

總體而言無人機在商業上用途十分廣泛。美國即便軍方不買大疆,其電力公司和燃油公司和其他行業似乎割不斷與大疆的關係;大疆無人機對美國的滲透現在看來是否無孔不入;美國是否已經沒有辦法阻止大疆的滲透了?

小民說目前來看的確有這個危險性。大疆的價格優勢已經使得大疆在鐵路、公共事業、媒體、農業包括政府部門都已經開始使用大疆。大疆有個獨特的地方,一方面有它的技術強項,另一方面有中國製造業的相對優勢,這一點其他國家很難媲美。

用中國古代的田忌賽馬的角度來分析的話,就是大疆用自己的絕對優勢來對抗美國的相對優勢。所以說同類型的產品美國並非不能生產,而是大疆的確有它的相對優勢。美國政府確實需要對此做些限制。這種無人機確實存在安全隱患。

美國對大疆無人機的擔憂深層原因,是否與華為和中興異曲同工,就是公司與政府之間的關係?

張洵說的確有這個因素。這次國會的《國防授權法》還是比較克制的,僅限軍方禁止,民用沒有被禁止。大疆技術厲害,但是它的芯片都是進口的,主要是美國控制的,然而國會還沒有討論到芯片斷供。在2010年大疆發言人就說過中國政府要數據我們肯定給;大疆和深圳公安局也有合作。如果這樣下去,美國一定會不得不採取手段。

《南華早報》拿華為作為例子,談到它使用軍人背景的人員本來無需大驚小怪,關鍵在於它對此諱莫如深,躲躲閃閃。相比之下,美國公司總是高調而且驕傲地宣布是退伍軍人的大僱主。美國人的思路有沒有道理?

小民說這個思路非常有道理,華為不透明,那麼高層人事關係就成為人們的分析渠道。華為高層的確有背景,這也是恰恰為什麼他們不想要外界知道他們的背景。華為和軍方有密切關係,但我們很難找到證據。美國公司是獨立經營的,沒有受政府操控的顧慮。

美國軍人離開軍隊之後,軍銜不復存在;中國軍官是專業,保留相應級別,對很多企業來說要按照級別進行安置,首先考慮的是這個人的軍人背景關係而不是這個人的能力。

美國《華爾街日報》評論說,由大疆現象看出,美國在無人機領域已經大大落後;現在美國國會要通過議案來部分封殺大疆,正是在給缺乏競爭能力的美國生產商提供發展機會。美國生產商為何被認為缺乏競爭能力?

張洵說因為大環境的競爭,大疆獲得勝利。現在國會考慮的是安全問題。軍方已經撥款1100萬美元對法國等公司進行溝通和方案制定等等,支持他們這些公司的發展。大疆主要是在應用方面的優勢,這個優勢並不是像芯片那樣難以替代的。美國人具有創新性,美國的研究只是時間問題。

卡內基基金會一篇研究說,美國精英對中國的看法變化巨大而且影響廣泛,文章接著說,中國的行為促進和強化了美國觀點的負面化。美中競爭是美國不滿中國的原因嗎,還是中國的競爭手段與世界背道而馳?

小民說競爭關係並不是美國政界對中國不滿。從整體來看,中國的高科技領域還遠遠落後於美國,中國在使用不正當方式進行追趕,這確實是一個問題。這是中美之間的根本問題。

另外一個問題是中美之間政治制度的根本對立。如果是另一個國家,比如是英國、德國,美國人就不會那麼敏感。對美國人的生活方式和安全造成嚴重挑戰的情況下,美國人確實需要擔心。

卡內基基金會一篇分析說,中美關係從錯配的全盤交易改變為新型的對抗,是否同意這個結論?

張洵說他基本同意這個觀點。經濟競爭不構成對抗的條件,經濟競爭也可以雙贏。但是中國的政治形態、具體戰略、國際關係、地緣政治各個方面與美國發生了全面對抗。這些都源自於2012年以來中國覺得可以放棄韜光養晦,可以和美國叫板了。美國現在的反應無論多麼激烈,它只是反應而已,是對中國的戰略膨脹的自然而然的反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