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維權 > 正文

抗議剋扣工資 河南數十村醫集體辭職

一名鄉村醫生在給一個兒童做醫療檢查。(美聯社資料圖片)

近日,河南通許縣兩個鄉鎮的數十名鄉村醫生因抗議官員層層剋扣、拖延工資,而公開宣布集體辭職。事件引發中國民間輿論關注。

6月28日,通許縣硃砂鎮全鄉36名村醫在辭職報告中表示,村醫的工作壓力越來越大,上級撥款越來越多,到村醫手裡的錢越來越少,工資發放不到位,上級層層剋扣,現在村醫連自己的生活也有問題。

該份帶有辭職醫生簽名、畫押的公開信,引髮網民關注及熱議。

本月7日,互聯網又曝出該縣“大崗李鄉全體鄉村醫生辭職報告”,報告中有28名村醫簽字及按下手印。該辭職報告內容與硃砂鎮36名村醫辭職報告的內容竟然完全一致。

對此,通許縣政府8日發佈通報稱,村醫不存在工作壓力越來越大、上級層層剋扣的現象;但承認衛生補助金“補助延遲”。

河南硃砂鎮全鄉28名村醫辭職報告。(Public Domain)

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社會發展研究部研究員馮文孟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首先這兩方的說法,這個錢沒有按時發放是事實,無論是拖欠也好,按照縣政府所言的延遲發放也好,目前確實存在基層醫務人員的生活面臨著一些問題,包括他們的工作狀況,工資及生活補助能不能及時得到發放的問題。這些,還是需要引起高度重視。”

村醫反映“新合約要扣30%的報賬款,5%的保證金”,以及“基本藥物價格成倍加價”。但政府通報稱,調查發現這些問題並不存在,“基本藥物價格成倍加價”問題不存在;“國家基本公共衛生服務工作年年加碼,村醫工作不堪重負”的問題不存在;反映的“2018年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下撥到村醫手中,人均不到10元”,一般診療費,基葯補助,村衛生室補貼都沒有問題。

本台記者就此致電通許縣醫療保障局查詢村醫反映的問題,接聽電話的一位女士不願回答。

她說:“那我不知道,這個我不清楚,我不知道他們都有啥待遇。鄉村醫生他們具體怎麼發福利,我們不知道。你再打其他的電話問一下。”

鄉村醫生在醫生中待遇最低

鄉村醫生,作為中國基層醫生為村民治病帶來便利,解決了普通民眾“看病難看病貴”的問題。但鮮為人知的是,鄉村醫生的待遇在中國醫生行業中最低。

以村醫為例,2017年中國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是人均50元人民幣。村醫承擔了40%左右的任務,那麼村醫在完成任務的情況下,所得的人均公衛補助為20元。有網民稱,一個鄉村醫生一年所得服務經費僅300元。

河南大崗李鄉全體鄉村醫生辭職報告。(Public Domain)

至於村醫投訴他們去年從政府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下撥到村醫手中,人均不到10元。湖南株洲村民田女士接受本台採訪時說,鄉村醫生付出多收入少:

“特別是縣級政府權力的傲慢就會讓底層醫生生活愈來愈差,這就是這次河南通許醫生集體辭職的原因。由於沒有別的申訴渠道,只有通過集體抗爭,看看能否引起當局重視。”

藥師:沒有政治改革、中國的醫療問題解決不了

重慶執業藥師張起對本台表示,中國醫療資源分配比財富分配更不平均:“在中國大陸的醫療體制之下,一邊剝削醫生的勞動報酬,一邊在患者處壓榨藥費、診費和檢驗費。其中最賺錢的其實是中國的財政,而不是醫生也不是藥商。沒有政治體制改革,中國的醫療問題是解決不了的。”

7月9日上午,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召開新聞發佈會。會上,國家衛健委發言人宋樹立就河南通許縣“村醫集體辭職”說,已經要求河南衛健委立即調查核實情況,無論問題出在哪個環節都要調查清楚,立即整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