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709四周年:中國法治惡化 香港反彈

最近幾年來,坐牢的政治異議人士,包括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都普遍的受到了酷刑。這種酷刑不僅僅是身體上的,而且還包括精神上的摧殘。很多維權律師出獄以後都講,他們在獄中被迫吃一種不知道是什麼樣的葯。所以有很多的出獄的朋友,在精神方面出現一些狀況。有的出獄已經很長時間了,到現在也沒有恢復。

外界呼籲關注709案

2015年7月9日起,中共當局開始大規模抓捕和打壓維權律師。中國律師執業環境和公民社會空間現狀如何?709事件又對香港的反送中示威活動產生了怎樣的影響?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林坪邀請美國民間組織“公民力量”負責人楊建利先生和現在台北的第三屆中國人權律師節組織者之一、人權律師滕彪對此進行討論。

記者:滕彪律師,請您先介紹一下7月7日第三屆中國人權律師節在台北舉行的情況。

滕彪:我們在第三屆中國人權律師節上連線了國內的人權律師江天勇,還有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余文生的妻子許艷也發來了短視頻,講述余文生的情況。

2019年7月7日,第三屆中國人權律師節暨第二屆中國人權律師獎頒獎典禮在台北舉行。圖為人權律師滕彪和台灣廢除死刑聯盟的林欣怡主持會議

記者:滕彪律師,在709事件四周年之際,您可不可以簡單回顧一下,中共當局當時打壓維權律師,是出於什麼目的?

滕彪:實際上從維權運動一開始,當局對維權律師的打壓就一直沒有停止。但是到了習近平上台之後,尤其是2015年709之後,對維權律師群體進行了全面的清洗。

根據我的觀察和分析,主要原因是兩方面。一方面原因是維權運動在過去10多年,尤其是胡錦濤時代,有了長足的發展,而且出現了政治化、街頭化和組織化的趨勢。這個讓當局感到非常的恐懼。他們認為,維權運動的發展已經對政治體製造成了威脅。另一方面就是中共面臨政治、經濟、社會、意識形態等多方面的危機。所以在這兩方面的因素作用之下,當局開始對維權律師以及其他的維權人士、異議人士、公民社會進行全面的鎮壓。

記者:謝謝滕彪律師。楊建利先生,據您的觀察,這四年來,中國律師的執業環境以及公民社會的空間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楊建利:709事件標誌着習近平政治上的大倒退,使中國公民社會空間幾乎被壓縮到零。現在維權律師在中國,不要說進行正常的辯護和一些法律活動,他自己的執照都很難保證。

現在我們也知道,很多709還有709以前被抓捕的律師和公民運動的成員,慢慢也都出獄。他們出獄也都面臨著從小監獄進入大監獄的情況。

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變化就是最近幾年來,坐牢的政治異議人士,包括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都普遍的受到了酷刑。這種酷刑不僅僅是身體上的,而且還包括精神上的摧殘。很多維權律師出獄以後都講,他們在獄中被迫吃一種不知道是什麼樣的葯。所以有很多的出獄的朋友,在精神方面出現一些狀況。有的出獄已經很長時間了,到現在也沒有恢復。

記者:謝謝楊建利先生。滕彪律師,請您簡單介紹一下709律師和家屬的現狀。

滕彪:2015年7月9號之後,709大抓捕共有超過320名人權律師受到打壓,被綁架、失蹤、逮捕、問話或者警告。有很多律師,受到長達幾個月甚至1、2年以上的關押。有不少被判刑。其中,周世鋒、胡石根都被判7年以上的重刑。屠夫(吳淦)被判刑8年。至今仍然被關在監獄裏面的人權律師包括周世鋒、王全璋、李昱函、余文生等人。

從已經被釋放的人權律師反映出的情況來看,幾乎所有的人都受到各種酷刑,包括毆打、電擊、剝奪睡眠、強制喂葯等等。

很多律師的家人也受到株連,騷擾、警告、軟禁或者禁止出境。包括他們的孩子,也被禁止到國外上學,或者受到其他的騷擾。

最近一兩年,有更多的人權律師被吊銷律師證或註銷律師證,被剝奪執業的權利。我們擔心這種情況可能還會繼續。

香港民眾2019年7月1日上街遊行,表達他們的訴求

記者:謝謝滕彪律師給我們介紹的情況。楊建利先生,您覺得中共當局對維權律師的這種抓捕,它對周邊的港台地區產生了怎樣的影響?

楊建利:習近平上台以後,他做了幾件事。反腐主要是對準黨內的他自己的同志、官員們,當然這個也波及到民營企業家。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對公民社會的打壓。這個是以709事件為標誌。這兩件事情,可以說都是嚴重破壞了法制環境,使得人們對習近平剛上台的時候講的“依法治國”完全喪失了信心。

這樣一個任意打壓自己公民的社會,你怎麼能夠取信於香港這種地方?香港人怎麼能相信中共給他們講的這一切?而且事實也向他們證明了,北京的手不斷的伸向了香港。更嚴重的是,幾乎在709發生的同時,越境執法的現象在香港數次發生。這都給香港人民的信心,帶來毀滅性的打擊。

台灣也看到中國大陸的情況,又看到香港的情況,當然對你沒有任何信心了。

所以709事件習近平在法治上的倒行逆施,實際上是教育了很多人,包括香港、台灣還有國際社會。

記者:謝謝楊建利先生。滕彪律師,您覺得709事件是不是也令香港人對《逃犯條例》的修訂非常地警惕?

滕彪:對,應該說是一個因素。香港公民社會、香港市民對中國大陸的人權狀況,一般來說還是相當關注的。他們有這樣的傳統,尤其在1989年之後。所以他們知道中國這種法治狀況:司法不公、濫用酷刑、黨控司法以及司法腐敗等等。另外,香港人了解更清楚的是像銅鑼灣書店這樣的事情。銅鑼灣書店的老闆和店員直接被從香港綁架到中國大陸,受到虐待,然後被強迫認罪。這個情況讓香港人極為擔心,一旦送中條例通過,任何一個居住在香港的人,都有可能被送到中國大陸關押和審判。對香港人來說,這也是絕對不可接受的。所以這次反送中的抗議,能夠有一百萬人到兩百萬人參與,這種規模不但中共沒有想到,連香港人自己也都沒有想到。它至少是打亂了中共控制香港的節奏。

記者:謝謝滕彪律師。謝謝楊建利先生。

`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