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周恩來投身革命的無奈:學業一事無成及無法和同性愛人一起

周恩來的日記里對自己和深愛着的學弟分離難過得要死要活,他和同性老師的隱諱關係及後來與在中國的同性戀「國際友人」之間周旋有詳細敘述。他的南開同學曾說他極度厭倦女性,在學校演齣戲劇時最常扮演的角色是女性,而且演得惟妙惟肖。和鄧穎超的新婚之夜拒絕進洞房,及後來其非正常的夫妻關係和生活細節等,都明顯看出周是位同性戀。

剛剛拜讀了香港新世紀出版社出版的《周恩來的秘密情感世界》,真是感慨萬千。此書作者是香港“開放”月刊前執行總編蔡詠梅女士。經過對大量中外文獻的細緻研究和分析,加之多年媒體工作的敏銳觸覺,她以細膩的筆觸為讀者展現了周恩來真實的形象。曾受中國億萬民眾仰慕的前總理周恩來的另一面無法公開的感情世界,也向習慣造神運動的中國敲了一個警鐘,既任何人、事,“騙得了一時,騙不了一世”。

《周》一書從周恩來落魄的大家族着手,來龍去脈、清清楚楚地道出周當年在南開讀書的唯一目的就是“光宗耀祖”,並非中共官方文件誇張吹捧的什麼“為振興中華崛起而讀書”這種大話。他走上激進的所謂革命梁山也是因為情和財所迫。情,是因為無法和深愛着的同性愛人生活在一起;財,是因為所有考試都是屢考屢敗,拿不到分文獎學金,否則,從他青少年時期在南開中學至在日本、法國、英國和德國這幾個當時先進國家的日記和信件中,不難看出周恩來實際上是個典型的“小資”,心裏絕不屑與土包子為伍。

革命家沒有婚姻戀愛,只有性交

周恩來的日記里對自己和深愛着的學弟分離難過得要死要活,他和同性老師的隱諱關係及後來與在中國的同性戀“國際友人”之間周旋有詳細敘述。他的南開同學曾說他極度厭倦女性,在學校演齣戲劇時最常扮演的角色是女性,而且演得惟妙惟肖。和鄧穎超的新婚之夜拒絕進洞房,及後來其非正常的夫妻關係和生活細節等,都明顯看出周是位同性戀。中共領導人自己的私生活都很不堪,包括毛澤東在內,夫人楊開慧還關在監獄裏,他就搞上了賀子珍;與賀子珍沒離婚,就搞上了江青。中國頭把交椅坐穩後,又發起三宮六院的美夢,連火車上的服務員都不放過。

這裡順手看看書中其他官員的德行。中國共產黨創始人之一的陳獨秀的次子陳喬年當年在蘇聯一個中共會議上大言不慚地說“革命家沒有婚姻、戀愛,只有性交。走到哪裡,工作到哪裡,有性需要時就在那裡解決。同喝一杯水和抽支煙一樣。”不難想像那些道貌岸然的共產黨人的性生活是多麼“豐富多彩”。共產黨早期領導人也是毛澤東的老朋友蔡和森和向警予結婚,沒幾年,向警予和另一共產黨人彭述之劈腿,老蔡大受打擊,向組織投訴。傳統上愛管家事的黨組織為了拆散向警予和彭的婚外情,遂派老蔡夫婦去蘇聯,同行的有另一位黨的領導人李立三和太太李一純。結果,還沒到莫斯科,老蔡就和李立三的太太睡上了,向警予則又愛上了一位來自外蒙的“革命同志”。如果讀者覺得李立三被戴了綠帽子而值得同情的話,那麼看看他當初是怎麼把李一純弄到手的。

周恩來唯一的優點是沒有睡別人的太太

李一純曾是毛澤東前夫人楊開慧的嫂子,楊的哥哥楊開智和李立三是朋友,當年一起在北京“幹革命”。李一純回湖南老家,楊開智委託李立三在路上照顧自己的太太,結果路上雙李就出軌了,而且還私奔到江西。後來李立三還是沒管住李一純,不知是否為了報復的原因,他娶了李一純的妹妹李崇善,並有了三個女兒。但是後來李立三再度去蘇聯時,又管不住自己的褲帶,和另一位有夫之婦的共產黨領導人的太太李漢輔上了床。李立三並沒有就此打住,當李漢輔回中國後,李立三和一位蘇聯女人睡在一起。當然李崇善也沒閑着,找了另外的男人。這些早年的共產黨領導人視婚姻如兒戲,確實像喝一杯白開水那麼容易。

身為同性戀的周恩來好在沒有睡別人的太太。他是倒霉在出生於百年前的中國,而且是中國共產黨的高級領導人,硬生生被描繪成毫無瑕疵、各方面都完美的人。被洗腦的中國人到現在也無法接受周恩來是同性戀這個事實。

《動向》2016年3月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動向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