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未接電話》 海外維吾爾人的悲歌

艾爾肯在《未接電話》影片中與小女兒在倫敦街頭行走,向她講述自由之鳥的故事。

一個陽光明媚的清晨,阿齊茲·艾沙·艾爾肯(Aziz Isa Elkun)牽着小女兒的手行走在倫敦街頭,向她講起自由之鳥的故事。

觀眾起初以為,這是一位普通父親帶着女兒去上學,可很快兩人的交談就顯露出成千上萬的海外維吾爾人無法“自由飛回”他們在中國新疆故鄉的心境。

製片人艾爾肯在這部根據真實故事改編的《未接電話》的短片中對女兒說,“女兒,你看那些鳥”,“它們在樹上自由飛翔;它們不懂什麼是邊界。如果我此刻是一隻鳥,我就直接飛回我的故鄉。”

電影

影片接下來講述海外維吾爾人的思鄉情懷,他們很想得知親人在故鄉新疆的消息。

艾爾肯遇見了法國尼斯女郎露西。露西也帶着女兒上學,同時用手機與正在慶祝80壽辰的母親高興地交談。

艾爾肯對新朋友露西說,“你能與你母親通視頻電話,我很羨慕。”

艾爾肯對美國之音說,他父親2017年10月去世。他不知今年76歲的母親是否還活着,因為她從2018年初以後就不接電話了。

“我只聽說我父親身體情況惡化。我以人道理由向中共駐倫敦使館申請簽證,可申請被拒絕了。”他最後一次與母親通話是在2018年1月。母親當時告訴他,中共警察命令她不要接聽海外打來的電話,否則“後果自負”。

艾爾肯說,“我很吃驚,也很憤怒悲傷。我過了一個星期又給她打電話,但無人接聽”。他於是為影片起名《未接電話》。

艾爾肯2001年到英國政治避難,現在已經是英國公民,在倫敦與妻子和兩個孩子住在一起。他是一位研究員,並為倫敦大學寫作,平時積極為維吾爾少數族裔的權益而奔走。

艾爾肯說,上月在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首映的影片能夠讓更多的民眾了解新疆自治區維吾爾族人遭受中共殘酷鎮壓的苦難。

艾爾肯說,“我就是希望通過這部影片傳達一種聲音”,“眼下很多人都不知道維吾爾人的境遇。旅居海外的維吾爾人努力了解家人的近況,很多人已經多年沒有與家人通過話了。”

維吾爾問題

地處中國西北部的新疆有將近兩千兩百萬人,是中國最大的穆斯林聚集地。當地估計有一千三百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少數民族。

中共政府近年來拘留了一百多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並把他們關進了所謂的再教育營。為此,中共政府受到越來越多的國際批評。

中共官員說,這些地方只不過是職業培訓中心,而且他們為了打擊“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和分離主義”這“三種邪惡勢力”,必須採取這些措施。

種族清洗

但很多專家和人權團體都認為,政府的鎮壓是系統性的種族清洗。

瑞貝卡·克洛希(Rebecca Clothey)是卓克索大學(Drexel University)的全球研究主任,也是維吾爾問題的研究員。她說,中共官員斷絕了新疆維吾爾人與外部世界的聯繫,以掩蓋當地採取的行動。

她說,這種隔絕對那些旅居海外的維吾爾人產生了嚴重的心理影響。

克洛希對美國之音說,“當地的維吾爾人害怕與外部人交談,因為他們擔心會被控與‘恐怖分子’交談。”

新的監視措施

人權觀察近期一份報告說,中共政府部署了一套監督系統,對瓦次艾普(WhatsApp),Viber,Telegram和虛擬私人網絡(Virtual Private Networks)等受歡迎的通信應用軟件進行監控。報告說,這套新系統還密切跟蹤人際交往,對被警察監督的人或剛剛獲取一個新的電話號碼的人進行跟蹤。

人權觀察說,在中國大陸進行嚴打運動期間,當局對新疆所有年齡在12歲到65歲之間的人採集了生物特徵,包括去氧核糖核酸樣本、指紋、眼睛掃描和血型等。

艾爾肯對美國之音說,儘管當局嚴厲打壓,他依然相信民眾會保持他們的族裔認同。他說,他的影片就能讓在海外長大的維吾爾人記住新疆,記住這片維吾爾稱之為“東突厥”的土地。

影片結尾時,女兒對艾爾肯說,她對她的老師和同學們說,她來自“東突厥,一個還沒有獨立的國家”。

艾爾肯說,“我聰明的女兒,你爸爸為你感到自豪”。他說,“你知道你爸爸離不開過去。這是他的身份。這是他的全部。東突厥是個被佔領的國家,屬於你爸爸,屬於他的孩子和孩子的孩子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