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紐約中領館外 他們為營救勝利油田親友呼籲 中共的迫害慘無人道

山東法輪功學員張禕在紐約中領館前抗議中共非法綁架、關押、誣判刑家鄉法輪功學員。(張禕提供)

“母親被非法關押,上個月,我的好夥伴被他們迫害走了。”站在中共駐紐約領事館外,來自山東勝利油田的法輪功學員張禕說。他與其他法輪功學員表達着一個共同的訴求:要求中共立刻結束對法輪功的迫害,釋放在中國大陸被非法關押的親人及其他法輪功學員。

“母親被非法關押 好夥伴被迫害離世”

來自山東勝利油田的法輪功學員張禕說:“我因修煉法輪大法被中共國保非法抓捕關押,出來後在強大的壓力下被迫離開中國大陸來到美國。可沒有想到去年11月母親張愛麗因為不放棄信仰又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至今。”

“這幾天聽到一個痛心的消息”,張禕說:“和我同住一個小區、曾經與我同時被非法關押的同修石強,在經歷兩年冤獄後,近期悲慘離世。”

在遭遇中共監獄嚴重摧殘後,46歲的石強已含冤離世。圖為石強被迫害前後的照片。

“在邪惡迫害最嚴酷的時期,石強純真善良的本性,使他不願放棄‘真、善、忍’法輪大法。令人扼腕嘆息的是,他在中共邪惡一次次的巨大傷害下,46歲就失去了可貴的生命。”

“2012年石強被非法押入中共集輸洗腦班,幾日內就被迫害奄奄一息,被救護車送到勝利油田中心醫院急診搶救。2015年7月21日,石強被非法關押到濱海公安局看守所,在那裡石強遭受了多種酷刑折磨,被看守所強戴連體式的手銬、腳鐐(身體彎曲,手抬不起來),​​​​持續迫害二十多個日日夜夜,吃飯、睡覺、如廁都戴着。”

酷刑演示:連體式手腳連銬,此刑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酷刑之一。(網絡圖片)

“後來,石強白天被超長時間奴役,夜晚短短的幾個小時睡覺時間被強迫‘立刀魚’姿勢,這個姿勢就是酷刑。幾年持續的迫害給石強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從左至右:面臨被中共非法庭審的山東勝利法輪功學員高宏偉、張愛麗、王子明、商兆香。

據明慧網報導,從2018年至今,山東省東營市勝利油田的中共人員為了自身利益,綁架關押了21位法輪功學員,他們中有的是公司經理、研究院工程師、中醫醫師、醫院退休護師、油田職工等。江澤民主政期間,積极參与迫害法輪功的人受到提拔和重用。勝利油田早已成為周永康等“石油幫”的斂財之地。在高層瘋狂貪腐的重重黑幕之下,油田早已成為從上到下層層利益集團的“錢袋子”。

“中共對信仰的迫害慘無人道,毫無人性可言。身在自由的美國,我時刻關心家中被迫害的親人和同修們,現在勝利油田還有5個人面臨非法判刑,他們是郭樹森、高宏偉、張愛麗、王子明、商兆香。

“目前我無法回國,只有來到中領館,和平抗議中共對法輪大法及其修煉者的迫害打壓,希望中國人民和全世界都知道中共的邪惡。希望中國人早一天覺醒,邪惡中共政權早一天崩塌倒台,法輪大法和所有被迫離開祖國的法輪功學員早一天自由回歸中國!”

要求立即釋放四川省綿竹市11名法輪功學員

來自四川的法輪功學員池鵬飛與常小春打出展板,要求立即釋放四川省綿竹市8名法輪功學員,法辦迫害元兇江澤民。(池鵬飛提供)

來自四川的法輪功學員池鵬飛與常小春打出展板,要求立即釋放四川省綿竹市8名法輪功學員,他們是:楊訓成、萬孟蓉、尹光素、郭遠俊、黃伯會、盧尚蓉、蔡義鳳、李永芳。

從左至右:四川法輪功學員楊訓成、郭遠俊、黃伯會、尹光素、蔡義鳳、李永芳。

池鵬飛說:“2019年5月28日晚上8點,這8名法輪功學員被四川省綿陽市安州區秀水鎮派出所綁架。第二天早上,楊訓成等6名學員遭到非法抄家,搶劫了大量個人財物。隨後所有學員都被刑事拘留,非法關押在看守所。”“6月又有曹桂英、李安英等3名學員被綁架。”

“好端端的一個個家庭被中共迫害得妻離子散。”常小春說,“中共江澤民黑惡勢力利用司法迫害法輪功,二十年來,四川綿竹地區各級法院被脅迫參與迫害,與相關部門勾結構陷,故意違法,密審密判。製造冤獄無數,罪惡累累。”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慘無人道毫無人性

耿冬的岳母、紐約法輪功學員趙玉琴每天在紐約中領館外街頭,要求“立即無罪釋放耿冬、李明君、吳殿忠、王蓮榮”。(趙玉琴提供)

天津法輪功學員耿冬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天津濱海監獄(原港北監獄),由於不放棄“真、善、忍”信仰,正遭嚴管坐小板凳等酷刑折磨,且每天被3名包夾隨時監控,時常遭到毒打。

當得知中共監獄對耿冬加重迫害,耿冬的岳母、紐約法輪功學員趙玉琴多次在紐約中領館外街頭,抗議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非人迫害,要求“立即無罪釋放耿冬、李明君、吳殿忠、王蓮榮”4名與耿冬同時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

趙玉琴看到明慧網文章,濱海監獄為了強製法輪功學員轉化,使用多道繩索捆綁法輪功學員,或者反銬,致使健康的法輪功學員傷痕纍纍,甚至傷殘;地錨、拖刑、吊銬、電擊、毒打,更是普遍使用的手段。毫無人性的迫害手段還有:耳朵里放進蟲子、菜里吐痰、往嘴裏抹屎、坐小板凳等。

酷刑演示:地錨,此酷刑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採用的手段之一。天津法輪功學員李希望曾經被惡警“錨”了十多個小時,直到迫害致死。(網絡圖片)

文章還披露,監獄用鐵板製成的管桶,將人的兩條腿至臀部象樁子一樣直立固定在地上,兩腿不能彎曲,再用手銬將人的兩隻手銬在地上,被迫害人被迫弓腰在地上,腿一點都動不了。這種酷刑對人折磨的極限是兩小時,天津法輪功學員李希望曾經被惡警“錨”了十多個小時,直到半夜零點,才發現李希望已經被酷刑迫害致死。

趙玉琴說:“耿冬的父親耿錫錕也是法輪功學員,2004年曾經被非法關押在天津小西關監獄。因為耿錫錕在反迫害絕食的時候遭警方摧殘性灌食,胃被穿透兩個孔兒,送醫院搶救。出獄之後也是常年被監視,一直處於驚恐之中,加上兒子耿冬三次被非法勞教迫害,給老人帶來了很大的傷害,身體一直沒能得到恢復,於二零一六年三月含冤離世。”

天津法輪功學員耿冬。(明慧網)

“耿冬畢業於天津大學,儀錶堂堂,我當岳母的為他感到驕傲。可現在,我最擔心他的安危,因為中共在中國大陸一直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趙玉琴流淚,說不下去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桂秀紐約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