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唯色:鏡頭下的西藏文革:全藏最神聖的佛殿

————大昭寺是怎麼被砸的?(一)

「當時覺康(釋迦牟尼佛殿)也沒有動。因為覺仁波切(釋迦牟尼佛像)跟前的鏈條門是鎖起來的,那些規尼啦不給鑰匙,那裡面也就沒有砸成。所以,後來有人說覺仁波切被拉中的紅衛兵用十字鎬砍過,雖然那天拉中幾乎所有的學生都去了大昭寺,但到底有沒有砍成,我不清楚,當時也沒有聽說過。其他那些確實被砸了,就跟這幾張照片上一樣,看上去丟得到處都是。」

1966年8月24日,被达赖喇嘛誉为全藏最崇高的大昭寺,遭到红卫兵和“革命群众”的破坏。而此处本是讲授佛法、辩论佛经的传统讲经场,位于拉萨大昭寺南侧,在这天成了红卫兵集会、表演的场所。(唯色提供)

1966年8月24日,被達賴喇嘛譽為全藏最崇高的大昭寺,遭到紅衛兵和“革命群眾”的破壞。而此處本是講授佛法、辯論佛經的傳統講經場,位於拉薩大昭寺南側,在這天成了紅衛兵集會、表演的場所。(唯色提供)

1966年8月24日,被尊者達賴喇嘛稱之為“全藏最神聖的佛殿”——拉薩大昭寺被砸。這是拉薩在文化大革命的“破四舊”運動中遭遇的第一次“革命行動”。據我在《殺劫》((2006年台灣大塊文化出版;2016年增訂版出版)這本有關文革在西藏的歷史影像及調查之書記載,參與砸大昭寺的,有拉薩中學的藏漢紅衛兵,由陶長松、謝方藝等老師率領;有帕廓街居委會(當時寫成“八角街居委會”)及城關區其他居委會的積極分子;另外,還有一群身份特殊的人——被稱為“三教工作團”,其中有解放軍軍人和有關部門的幹部。

如果想了解大昭寺被砸的情況,如果想了解文化大革命對於西藏的毀滅性破壞,可以閱讀有近三百張歷史圖片、十萬餘字的採訪文字構成的《殺劫》一書。而在這裡,我也將做簡短介紹,主要來自我當時所採訪到的幾位當年的參與者和目擊者,他們是怎麼講述這次“革命行動”的呢?

化名為久松(女)的拉薩中學學生說:“當我們到大昭寺門口,還有信徒在磕長頭,就往他們的身上貼了大字報。大昭寺大門的兩邊各有兩尊護法神的塑像,也用漿糊在塑像上貼了大字報,還用紅筆打上大大的叉。接着就去了松卻繞瓦(講經場),在那裡開會,宣誓。學校的宣傳隊還表演了節目。圍觀的群眾很多。居委會的紅衛兵也上台發言,表示一定要向拉薩中學的紅衛兵學習。那天,學生們幹得最多的事情就是砸轉經筒,把裏面的經卷取出來焚燒,但沒怎麼砸佛像。”

化名為韃瓦(男)的退休幹部當年是拉薩中學高66級學生,是學生紅衛兵的一個頭頭,對大昭寺被砸的過程應該說是了解的,所以他的回憶比較詳細。我們初次見面,是在他的一位從事西藏民俗研究的同學家裡。我帶去的上百張西藏文革的照片,讓他的同學激動得雙手發抖,立刻打電話叫來了他和另一位同學。他們都是五十多歲的人了。他們都對我講着文革往事,以至我不知道該聽誰的好。每個人的講述都是充滿創痛的回憶,令我感慨萬千。後來,我多次單獨找過他們,做了詳細的錄音採訪……2002年6月及2003年2月,我連續三次採訪過韃瓦,以下是他對我講述大昭寺怎麼被砸:

“前一天晚上,(紅衛兵)司令部在拉中(拉薩中學)根據上面的意圖開了會。這個‘上面’是自治區,但到底是誰下的這個指示我就不清楚了。說第二天要去帕廓街搞宣傳,居委會的群眾也要參加。但也說了不準動手,不要砸什麼東西。當時沒說要砸大昭寺的,只是說要去搞宣傳。這都說得好好的。第二天早上,天不亮就來了好多居委會的人,城關區下面所有居委會的青年人都到拉中來了,差不多一百多人。先是開會,集合,排隊,然後統一從拉中出發的。全校師生加上新生可能有七百多人,總共加起來肯定有上千人。記得出發時太陽很大,路上一邊走一邊呼口號。”

當過拉薩中學的學生紅衛兵頭頭的韃瓦,實際上是個誠實的人。他以懺悔的口氣對我講述了大昭寺是怎麼被砸的。他說:

圖說:這裡本是講授佛法、辯論佛經的傳統講經場,位於拉薩大昭寺南側。文革中成了紅衛兵集會的會場,以及批鬥佛教高僧、西藏上層人士的批鬥場。(唯色提供)

“到了大昭寺南邊的松卻繞瓦(講經場)就演出,搞宣傳,然後開大會。謝方藝老師在台上講話,好像還沒有講完,突然就亂起來了。抬頭一看,這大昭寺的樓上出現了好多人,好像都是居委會的群眾,我後來還聽說過,有些人還是各縣來的積極分子。究竟怎麼回事反正不知道,反正都是老百姓,拿着十字鎬、洋鍬什麼的,也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的。我們不是在這樓下的講經場嗎?這牆上都有壁畫,居委會的幾個年輕人,提着十字鎬衝上來就挖壁畫,敲掉了一大塊。我們幾個還說他們,你們怎麼挖壁畫?但沒人聽。就在說話時,樓上已經有人把金頂挖下來了,正往下扔。這下子下面也就亂套了。這一亂就散了,全都散開了,我們也沒有辦法指揮了,人都往大昭寺方向跑去,我也跟着跑……

“進了大昭寺以後,到處都有人,什麼樣的人都有。有些人就是帕廓居委會的老百姓。都是年輕人。不少積極分子都喜歡出風頭。其中還有不少漢族……

“我跑到金頂上去了。我們的一個同學過來對我說,現在有點不對頭哦,有的人專門在拿金銀財寶。我第一個念頭就是這些東西都是國家的,至於是不是文物,當時還沒有這樣的想法,但總感覺這是國家的財產,所以我馬上就開始布置了,從樓上一直到樓下都安排了我們同學站崗,要求他們盯住,不讓人隨便進裏面,誰也不準拿東西。我看見有一個老頭,是一個居民,他手裡拿着一頂佛像頭上戴着的帽子正想走。那帽子全是純金和寶石做的。我就問他,你幹什麼?他慌慌張張地說,這是‘四舊’,我要扔出去。我就說,你放在這地上,不許扔。他只好放在地上走了。

“大昭寺主殿旁邊不是有一個卓瑪拉康(度母殿)嗎?當時我們一個同學告訴我,卓瑪拉康門口聚集了一百多人,有漢族也有藏族,要規尼啦(管理佛殿的僧人)開門,規尼啦不幹,他們就威脅他,規尼啦有點害怕,就準備掏出鑰匙開門,我們同學制止了,說不能開門,因為那裡面佛像多,金銀財寶也多。結果有幾個人,是藏族,就跟他吵,我們同學就說我是拉中的紅衛兵,這裡面的東西很珍貴,是國家的財產,你們不能隨便進去。他還專門對其中的漢族說,你們漢族不知道,這裡面都是國家的財產。於是那些漢族就走了。剩下大概幾十個藏族,一看不對頭也就走了。所以卓瑪拉康在那一天沒動成,保存下來了,但後來聽說還是被砸了。

“當時覺康(釋迦牟尼佛殿)也沒有動。因為覺仁波切(釋迦牟尼佛像)跟前的鏈條門是鎖起來的,那些規尼啦不給鑰匙,那裡面也就沒有砸成。所以,後來有人說覺仁波切被拉中的紅衛兵用十字鎬砍過,雖然那天拉中幾乎所有的學生都去了大昭寺,但到底有沒有砍成,我不清楚,當時也沒有聽說過。其他那些確實被砸了,就跟這幾張照片上一樣,看上去丟得到處都是。”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