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經典微小說:《尋妻》

我是一個墨守成規、害怕改變的男人。結婚兩年來,我習慣了下班就回家。習慣了只要一摁門鈴就看到妻子曉晴的笑臉。

但是今天下班回到家時,我摁了半天門鈴也沒人應聲。我很不習慣地拿出鑰匙,試了好幾個,才終於找着能打開防盜門的那一把,心裏不禁有些慍怒,難道曉晴是睡著了,才沒能聽到我回來?

但客廳空蕩蕩,卧室也沒有人,而廚房卻是從來也沒有過的冷清整潔。曉晴去哪兒了,怎麼連個招呼也不打?

我拿起電話,想要打給曉晴,這才猛然想起,曉晴沒用手機已經很久了。她原來是一家小報的記者,賺得不多,還累得要死。自從結婚後,在我的堅決反對下就沒有再上過班,只在家做做家務,閑時上上網,瀏覽一下購物網站什麼的。QQ是她最主要的聯繫工具,而手機則因為長期不用,早就成了擺設。不知被扔到什麼地方去了。

也許,她只是下樓買菜,或是去物業辦交什麼費用去了。我躺在沙發上迷迷糊糊地想着,不知不覺竟睡著了,一覺醒來,天色已晚,屋子裡黑乎乎一片寂靜。我試着叫了兩聲,沒有人應,身上的汗毛一下子豎了起來:難道出了什麼意外,要不然都這麼晚了,曉晴怎麼還沒回來?

樓下是一條主幹路,車流湍急,菜市場在馬路對面,沒有人行天橋,也沒有紅綠燈,每次過馬路都跟打仗一樣。去年我們樓里就有一個主婦買菜回家時被車撞了,至今還躺在病床上……想到這裡,我急忙換件衣裳下了樓。

馬路上車來車往,秩序井然,不像有事故發生過的樣子。我想了想,打通爸媽家的電話佯裝問好,一探虛實。

老頭老太太正打麻將打得熱火朝天,根本沒空搭理我,隨口叮囑我常和曉晴一起回家吃飯就把電話掛了。

我打電話去岳父母家,老兩口正看電視呢,故意把《常回家看看》的音量放得很大,分明對我和曉晴半個月沒登門表示不滿。

已經快10點了,曉晴到底去哪兒了?早晨出門時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不見了呢?難道我有什麼地方惹了她而自己卻不知道。我從廚房走到卧室,查完了儲物間又檢查洗手間,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在尋找什麼。

突然,洗手池邊的一張白卡片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是一張驗孕卡!曉晴懷孕了!天哪,老婆懷孕了,這真是一件讓人興奮的事情。但這麼大的事,她怎麼沒有第一時間告訴我,反而不知所蹤了呢?難道,她的失蹤和懷孕有關?

我忽然想起來,因為暫時不想要孩子,每次我們都是做足了安全措施才上床的,所以,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定不是我的——她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急急忙忙躲起來的!她一定是去找孩子的真正父親商量對策去了!

一想到此,頓覺血直往腦袋上涌,我立刻想起了另一個男人——於林。

於林是曉晴以前報社的同事,比我高,比我帥,而且還很有經濟頭腦,一邊在報社上班,一邊還經營着一家小酒吧。

他在我之前曾瘋狂地追求曉晴,但因為出了名的花心濫情,曉晴最終選了我。

這件事一直是我心裏的一根刺,所以一結婚,我就讓曉晴把報社的工作辭了。

此後,兩人再也沒見過面。

如今,兩年多過去了,我以為一切都已經結束了,但是現在看來,他們應該一直都有聯繫,而且聯繫還很密切!曉晴一定是趁着我上班的時間,偷偷在和於林幽會!

10點半,我趕到了於林的酒吧,但是服務員卻告訴我,這裡早就換了老闆,他說現在的老闆叫紫鳶。聽到紫鳶的名字,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紫鳶是我的大學校友,也是曉晴的中學同學,三年前,她曾與曉晴結伴約我郊遊。那次,她本來是想向我表白的,但我卻在她把愛情說出口之前,表達了對曉晴的一見傾心。那以後,她就和曉晴絕交了。

再後來,聽說她成了於林的女朋友。我一直都不知道,她這樣做是不是一種報復。如果是,那麼她又是在報復我、曉晴,抑或她自己?

正在發愣,紫鳶已經站在我身邊:“什麼風把你吹來了?”

幾年不見,紫鳶瘦了,但卻並沒有因此變得更清秀,反而比從前多了一抹濃濃的風塵之色。不知道是酒吧的緣故,還是因為她是於林的女朋友才會近墨者黑。

“你還好吧?我是來找於林的。”我略微猶豫一下,開門見山地說出目的。

紫鳶張了張口,卻什麼也沒有說,她帶我走到最角落的一張檯子前坐下,招手讓服務生送來半打啤酒,然後端起酒杯向我做了一個碰杯的姿勢,卻不等我拿起杯子,已經自顧自地一飲而盡。

放下杯子,她的眼睛變得濕濕的,這才專註地看着我,緩緩地說:“於林已經在半年前死了,他的酒吧現在是我在做,你找他有什麼事?”

於林死了?如此突兀地聽到他的死訊,我一瞬間只覺得這像個愚人節的玩笑:“你說的是真的?”

紫鳶點點頭,告訴我,於林死於半年前的一起車禍。那天白天他們剛剛拍過婚紗照,晚上就出了意外。

紫鳶說:“你知道嗎?車禍發生的時候,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女人並不是我。但是,我並不為這個難過,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他並不愛我,就像我雖然和他在一起,愛的卻是你。於林和所有的女人逢場作戲,心裏裝着的卻一直是曉晴。”

說到曉晴,紫鳶突然抓過我的手:“你說,假如我沒有把曉晴帶到你面前,是不是就不會像現在這樣,是不是?”

“沒有假如!就算你沒有把曉晴帶到我面前,曉晴沒有和於林在一起,於林也還是會和別的女人鬼混,酗酒,出車禍……”

紫鳶打斷我的話:“我不管曉晴會不會和於林在一起,我只想知道,假如沒有曉晴,你會不會和我在一起?”

以前,曉晴也幾次問過我這個問題,每次我都會斬釘截鐵地說:不會!但是現在,當著紫鳶的面,我卻遲疑了。

紫鳶看出了我的猶豫,嘆口氣搖搖頭說:“算了,不逼你了。就像你說的,這世上從來就沒有假如,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又何必這麼耿耿於懷。只是你還沒有告訴我,你找於林什麼事,是不是和曉晴有關?”

我點點頭,也學着紫鳶的樣子將杯中酒一飲而盡:“曉晴懷孕了,卻不是我的,而且突然不見了人。我以為她來找於林了,卻不知道於林已經死了。看來,曉晴還有別的男人。”

紫鳶先是一愣,旋即笑了:“男女之間除了愛情就是偷情,這並不是什麼新鮮事。雖然我不知道曉晴和什麼人在一起。但是,你弄丟了的愛情,一直在我這裡,你隨時都可以拿回去。”

可能是空腹喝酒的緣故,又在這樣的情景下,我有些身不由己。漸漸迷醉在紫鳶滿含哀傷的眼光里。

我問紫鳶:“都說愛情與偷情水火不容,那我們在一起,算什麼呢?”

“如果你覺得這是一次墮落,我會和你一樣心疼。但如果你想用這樣的方式尋找平衡,那我會真心地把這當成命運的恩賜。”

的士駛向賓館的路上,我腦子裡始終盤旋着一個問題:我明明是出來尋找妻子的,但為什麼一轉眼卻變成了對她的背叛呢?

酒醉實在是一個好借口,想不明白的事情就順其自然吧,我決定不再想,一切都交給紫鳶吧,在一個愛你的人身邊,思想從來都是多餘的。

車子駛過暗沉的街道,后座上,紫鳶像一尾潛水的魚,安靜地偎在我身邊。風從車窗里灌進來。是午夜的寒涼。路過一家24小時營業的餐廳時,我的肚子忽然發出咕咕的響聲。紫鳶忍不住笑了,說:“就在這裡停車吧,我們去吃點夜宵。”

但不等走進餐廳,我的手機卻響了,是家裡的號碼。原來曉晴已經回家了。

鈴聲持續在響,我卻猶豫着要不要接聽。紫鳶看着我,又習慣性地嘆了口氣。拉過我的手說:“我愛你,卻並不願意乘人之危。你還是先回家吧,只要你知道,無論什麼時候。我都會在心裏留着你的位置。”

然後,她在我的手背上印下一個吻,就頭也不回地坐進了一輛車裡,向著來時的方向反身離去。

在電話里,曉晴告訴我,下午小妹來了,哭訴說自己的男朋友竟和自己最好的閨蜜上床了,哭着哭着竟吐起來。曉晴買了驗孕卡一測,才知道小妹懷孕了,就忙陪她到醫院再檢查了一次,又找到小妹的男朋友,讓他們雙方共同決定怎麼辦……

“現在,小妹的情緒已經穩定下來,她男朋友認了錯,正陪着她呢,我才敢回家……”

原來,並不是我與曉晴的婚姻出了問題,而是一場誤會。

誤會終於澄清,但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卻一點也輕鬆不起來。雖然曉晴並沒有背叛我們的婚姻,可我清楚地知道,今夜,我與紫鳶所經歷的一切卻並不是誤會。有些事情只要開了頭,有沒有結果都是傷害。當信任受到重創時,愛情必然會出現裂痕。

原來在這一夜,並不是我丟失了妻子,而是我在尋找妻子的時候,把自己弄丟了。

圖文來源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尊重原作者,侵權立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網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