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五四運動真相:學生有地位肆意妄為施暴 軍警守秩序跪求別遊行

作者:

軍警怕學生稱其為老爺

《建國大業》中,曹錕對徐世昌說,學生罷課,工人罷工,商人罷市……連大頭兵都向著學生,這其實是歷史的一種寫照。

中國歷史上,讀書人的地位向來較高,有所謂「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之說,讀書人也常被稱為「學老爺」。張鳴在《北洋裂變》中有如是論述:晚晴時節,士兵們就不敢輕易進學堂生事,哪怕這個學堂里有革命黨需要搜查。進入民國之後,這種軍警怕學生的狀況,並沒有消除。即使有上方的命令,軍警在學生面前依然縮手縮腳,怕三怕四。他們尊學生為老爺,說我們是丘八,你們是丘九,比我們大一輩。

五四運動中儘管有敢殺人的主——山東鎮守使馬良,不過他殺的也不是學生。馬良是回族,面對學生運動,他也無可奈何,不過後來他發現有回族參與其中,於是便抓了幾個回族,並殺掉其中的三位領袖。殺完人的馬良聲稱,我抓自己人,殺自己人總沒人管得了吧。

不過除了馬良,再無其他人有這般膽子了,在風起雲湧的學生運動下,連大總統徐世昌最後也服軟了,面對被捕的學生,徐世昌只得派官員前去道歉,不過學生不買單。第二天,步兵統領衙門和警察所又派人道歉,學生才肯出來。到後來,簡單的道歉已經不能滿足學生的要求了,甚至預備汽車燃放鞭炮也不能把這幫大爺們請走,於是當時的總務處長只好向學生作揖懇求說:「各位先生已經成名,趕快上車吧!」在如此待遇下,學生們才選擇昂然回到學校,享受英雄歸來的榮耀。

這其中最著名的當屬劉仁靜與張國燾這二位先生,他們是中共的創始人,可謂特別能戰鬥的典型,而且是典型的一碰即碎的人物。軍警面對這樣的大爺,能不頭疼么?要讓他們回學校,光叫老爺那真是不夠的。

政府高官被打軍警無動於衷

在《建黨偉業》中,當學生衝擊章宗祥家時,軍警沒有阻擋,徑直讓學生進入,學生放火後才有軍警到來抓捕學生,軍警在這中間顯得太過懦弱了,其實,五四運動時的軍警比這還要「懦弱」。

據當時記者報道,五四當天,步兵統領李長泰勸聚集在天安門的學生散去,有學生罵他是「賣國者」,他回答:「你們有愛國心,難道我們做官的就不愛國,就要把地方讓給別人么?」並表示願意為學生傳達意見,但懇請學生不要用野蠻的方式,當學生回答自己極為文明後,這位長官便坐車揚長而去。

事實上,當學生闖入趙家樓,放火燒房時,全副武裝的軍警都不為所動。其時,章宗祥遭學生毒打,全身50多處受傷,而在場的幾十個帶槍軍警竟然束手無策,他身邊有人向警察呼救,巡警回答說:「我們未奉上官命令,不敢打(學生)。」

當時李長泰抓住了幾個掉隊學生應付差事,當需要指證時,這些在場軍警無人願意出來指證。甚至是那些被學生打傷的軍警,也不願意出來指證學生,他們聲稱當時學生人數多至數千人,「當場既未看清,事後亦無法證明」。

被人打了都不敢指責,這得怕到什麼程度?

軍警跪地哀求學生不要遊行

《建黨偉業》中,有一女學生跪地喊冤,軍警上來噓寒問暖,關心可見一斑。其實在五四之時,軍警為求學生不要遊行,甚至有跪地哀求者。

據張鳴《北洋裂變》一書介紹,當時北洋政府面臨著極為尷尬的境界,他們一方面不得不承認學生的愛國熱情,稱他們「純本天良」,另一方面又想控制學生,把運動平息下去,這必然導致所謂的鎮壓不力。

1919年5月25日,大總統徐世昌頒佈命令,要求對上街的學生「依法逮辦,以遏亂萌」,但學生不為所動,依然上街遊行抵制日貨。據當時的學生領袖匡互生回憶,軍警不僅不再抓捕學生,而是極力苦勸學生不要外出演講,「甚至有跪地哀求者」。

其時的軍警也很為難,要維持秩序又不敢下手,結果只能窩窩囊囊,被動的接受學生的進攻。

參加過五四運動的老人回憶,當時學生聚集在新華門和中南海,要求見大總統徐世昌,但徐世昌避而不見,這時警察總監吳炳湘出來奉勸學生:「總統不在,可以把請願書留下;時間已經很晚,希望學生回校休息,政府自有答覆。」但學生堅決不肯,一直耗着,接着開始有民眾加入到情願行列,最令人感動的是一些洋車工人,他們甚至把一天做工的血汗錢都拿出來給學生買燒餅、茶水。

另據《檔案春秋》文章,學生在與軍警對峙的過程中,處於完全進攻的態勢,警察想維持秩序,而學生想辦法挑事。

這時警察總監吳炳湘又出面奉勸學生,態度可說相當人道,吳說,待會天氣要熱了,大家還是早點回去睡午覺吧。學生的回答更調皮,說,大人您年高,也要注意身體哦。吳回答說,客氣客氣。在得知學生只是為了宣示愛國之情,為外交作後援後,這位秩序的維護者就放心地走了。

由此觀之,群眾「覺悟」是很高的,而警察總監倒也不是很殘酷,甚至玩忽職守,竟然擅自離場,這是何等的不負責任啊。

學生荒唐事爭權奪利居功自傲

五四運動如火如荼,但學生中也出現了不和諧現象。

五四運動當日,傅斯年任旗手,指揮整個運動,然而運動中出現的火燒趙家樓事件,使傅斯年感到不滿,此時學生中又有人對傅斯年的做法提出異議,脾氣火爆的傅斯年與學生發生爭吵,憤而在第二天退出了學生運動。

另一五四風雲人物羅家倫也遭到學生質疑,有北大學生打油詩諷刺羅家倫,說他「一身豬狗熊,兩眼官勢財;三字吹拍騙,四維禮義廉」,不但罵他長得其貌不揚,還罵他一心當官發財十分無恥,學生間相互攻訐由此開始。

面對學生運動風起雲湧,北洋政府也制定措施予以控制,5月25日,北京政府下令各學校3日內一律複課,並以提前放假,舉辦文官高等考試及外交司法官考試等手段引誘學生放棄上街遊行。據彭明《五四運動史》記載,北洋政府提前舉辦文官高等考試和外交司法官考試後,畢業生大多數參考,這些人佔到了學生總數的三分之一,可以說北洋政府這一舉措起到了良好效果。

五四之後,學生中開始出現更多負面現象,有人認為學生萬能,視法律如無物,動輒掀起學生運動,甚至自選教員,對哪位教員不滿便罷課要挾。查毓瑛在給胡適的信中提到,北大學生熱衷於開會,每年大小會不下千次,而「關係學術的恐怕不能佔百分之一」。有的學生以「五四功臣」自居,甚至印發名片炫耀自己。

五四運動後,旗手傅斯年開始反省自己,認為「半年新潮雜誌的生活,說了許多空話」。深刻反省之後,傅斯年決定赴歐留學,要過一種新的生活,開始踐行他所謂的「改造社會的方法第一步是要改造自己」。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鳳凰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