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小型銀行或遇到更多麻煩

中國官員們一直堅稱,監管部門上月接管中國北方的小型銀行包商銀行是孤立事件,並不意味着小銀行普遍存在問題。但市場留意到了明顯的出問題的苗頭,並不認同這種觀點。

Nathaniel Taplin

2019年6月13日13:00 CST更新

中國有句成語叫“此地無銀三百兩”,說的是這樣一個真假莫辨的故事:一名男子把銀子埋在地底下,又在埋銀子的地方留了一個牌子,寫下了這行字。結果他的鄰居偷走了銀子,並留字曰:“隔壁王二不曾偷。”

中國官員們一直堅稱,監管部門上月接管中國北方的小型銀行包商銀行(Baoshang Bank)是孤立事件,並不意味着小銀行普遍存在問題。但市場留意到了明顯的出問題的苗頭,並不認同這種觀點。

低信用評級發行人發行的同業存單(簡稱NCD)收益率已大幅上升。NCD是一些小銀行的關鍵融資工具。相關發行量已急劇下降。周二,市場似乎平靜了下來,但那是在中國央行同意為另一家陷入困境的小型信貸機構錦州銀行(Bank of Jinzhou)提供非直接支持之後。針對錦州銀行新發NCD,中國央行為向其提供信用風險緩釋憑證(簡稱CRMW)開了綠燈。CRMW是一種類似於信用違約掉期的工具。如果錦州銀行違約,一家得到中國央行支持的國有信用保險商將予以償付。在錦州銀行2018年財務報表的審計師於5月底辭任後,該行成了市場關注的焦點。

包商銀行並非唯一一個釋放不安信息的中國小型銀行。

央行為陷入困境的銀行提供支持,或許有助於遮掩中國金融體系中的裂痕。但就像投資者在2008年所學到的,“分散風險”是一把雙刃劍。如果這種做法擴散開去,或許會在未來引發更大的問題。

NCD市場被嚇壞了,有兩個明顯的理由。首先,不同於中國大多數短期借貸安排,NCD沒有抵押品。這意味着一旦借款人違約,債權人損失更大。另外,包商銀行並不是唯一一家讓人擔憂的小型銀行。根據巴克萊(Barclays)5月份的一項分析,包括包商銀行和錦州銀行在內,一共有多達19家小型中資銀行推遲發佈2018年度業績報告。

這份名單上的最大銀行恆豐銀行股份有限公司(Evergrowing Bank Co.)資產規模為人民幣1.4萬億元(約合2,025.8億美元)。相比之下,3月份中國銀行業資產總規模為人民幣276萬億元。自包商銀行被接管後,投資者對恆豐銀行的NCD反應冷淡。據Wind的數據,周一恆豐銀行3個月期NCD實際發行額僅為人民幣20億美元(合2.894億美元)計劃發行規模的11%。

中國央行的最新舉措暫時安撫了投資者,儘管NCD收益率仍處於高位。在錦州銀行成功發行NCD後,周二銀行業NCD發行額達到人民幣1,950億元,較周一的人民幣550億元大幅上升。

在填補大壩漏洞方面,中國監管部門絕對是專家。但這看起來不像是一個長期解決辦法,而且在進行如此多的填補後,很難知道大壩的哪一塊何時會最終破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