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驚曝:ISIS曾策劃從美墨邊境偷運恐怖分子入美製造恐襲

中美洲移民扒火車涌往美墨邊境。

一名被俘的伊斯蘭國(ISIS)武裝分子令人震驚的招供,揭示了這個恐怖組織如何利用美國與墨西哥邊境的脆弱性,使用講英語的人和西方人利用走私路線進入美國,以對美國金融機構進行攻擊。

據國際暴力極端主義研究中心(ICSVE)的一項研究顯示,擁有加拿大和特立尼達(Trinidad)雙重國籍的ISIS分子阿布·亨里基(Abu Henricki)上個月說,該暴力叛亂組織的領導人曾選中他經由中美洲的一條路線進入美國製造襲擊。該研究發表在《今日國土安全》(Homeland Security Today)雜誌上。

“ISIS在歐洲與返歐者策划了陰謀,所以他們要派人進行攻擊是完全合理的。北美難以被攻擊的原因在於從敘利亞旅美更加困難。”在喬治敦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擔任ICSVE主任兼精神病學副教授的安妮·斯佩克哈德(Anne Speckhard)對福克西新聞表示,“因此他們利用本國政府不知道的已加入ISIS組織的人,這些人可能登上(飛往美國的)飛機。”

據稱,加拿大公民亨里基抱着成為一名ISIS的戰士的打算而前往敘利亞,但後來他被告知,由於慢性病他無法履行士兵的職責。2016年底,他聲稱被ISIS情報部門Emni“邀請”加入其他的特立尼達人,以對美國發動金融攻擊。

亨利基稱,這些攻擊是為了“削弱美國經濟”。他被告知,他將獲得假身份證和護照,並由波多黎各前往墨西哥,然後到達美國。這位ISIS戰士說:“這個計劃是出於美國新澤西州的一個人。我將乘小船從波多黎各進入墨西哥。他將把我偷運到美國。”

他據信這項計劃是針對紐約金融目標的。亨利基表示:“他們想用這些人(從美國內部發動攻擊)是因為他們來自這些地區。”暗示了這些人或者來自北美,或者是講英語的人。

他強調說,過去幾年裡,許多其他特立尼達人被接觸要求“做同樣的事情”,其中很多人在過去幾年裡的曠日持久的動亂中被殺害。

然而,亨利基聲稱他拒絕了這項任務,隨後被丟進位於曼比(Manbij)的ISIS監獄,並遭受殘忍的酷刑。同為加拿大人的他的妻子也被關進了婦女部,並遭受心理折磨。

“這起陰謀可能已經破產,因為據亨利基表示那些被迫加入計劃的人都死了,而且我們知道ISIS正在撤退。”斯佩克哈德表示,“但這不表明我們可以輕視它,認為這只是個曾經的陰謀。我們還應該採取深思熟慮的措施來進行防禦。”

“我們經常在政治辯論中聽到恐怖分子試圖進入我們南部邊境,但是我很少見到一個實例。聽到這個由ISIS策劃的利用我們南部邊境的陰謀,令我吃驚。那當人令人擔憂。”

亨利基在今年年初聯軍奪回巴古茲村(Baghouz)的最後一次進攻中,向美國支持的敘利亞民主力量(SDF)投降。他仍被關押在自衛隊控制的敘利亞地區,他們的未來仍懸而未決,因為很多外國政府不願接受被指控的ISIS分子。

全球信息安全公司TrustedSec的“治理、風險和實踐”負責人亞歷克斯·哈默斯通(Alex Hamerstone)對福克斯新聞(Fox News)表示,犯罪集團利用美國人幫助他們犯罪的情況並不少見,一旦進入目標國,就會容易很多。”

“然而,更好的辦法是讓實際公司內部的人從防火牆後面攻擊其網絡。這比公司以外的網絡攻擊容易得多,這種‘內部威脅’已經成為美國企業面臨的一個主要問題,”他說,“僱員對公司的一切都了如指掌,知道公司的長處和弱點。這種類型的人可以非常有效地利用一個公司的網絡,並造成巨大損害。真正令人驚訝的是,恐怖組織還沒有利用美國僱員攻擊自己的公司。”

哈默斯通指出,像ISIS這樣的恐怖組織已經能夠招募美國人和在英國的人員到他們的訓練營去,“因此,找一個美國人在一家銀行找到一份工作,然後再搞破壞,對他們來說可能也會很快發生。”

“想想與恐怖分子結盟的IT內部人士能做些什麼,”哈默斯通指出,“真正令人害怕的是,內部人士幾乎可以對公司做任何事。流氓僱員可能造成的損害類型幾乎是沒有局限的。”

此外,該報告的作者強調,該報告的目的是表明ISIS討論並實施了多種方式使其特工人員可能滲入美國邊境並對美國公民造成傷害,並淡化了來自邊境地區的將損害美國人安全的潛在恐怖主義威脅。

“這一說法並不是對即將發生的針對我國的襲擊的警告,也不是暗示ISIS恐怖分子正在等待穿越我們的南部邊境而散布恐懼,”作者補充道,“但要提醒我們認真考慮這些線索和消息來源證實了恐怖分子的意圖——利用我們國家安全中最薄弱環節之一,我們的邊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何潔綜合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