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資深新聞人:拜登五十年的政見反覆無常

時政新聞網站「Breitbart新聞」的資深撰稿人波拉克(Joel B. Pollak)說,前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在選舉中面對的最大對手可能是他自己,因為拜登從政50年中的政見一直在反覆變化。

美國前副總統喬.拜登

近日,時政新聞網站“Breitbart新聞”的資深撰稿人波拉克(Joel B. Pollak)說,前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在選舉中)面對的最大對手可能是他自己,因為拜登從政50年中的政見一直在反覆變化。

波拉克列出了拜登這些年政見逆轉的清單:

1.墮胎:拜登曾經以自己的“中間路線”為傲,認為羅伊對韋德(Roe v. Wade)案(的結論)走得太遠。他還支持海德修正案(Hyde amendment),該修正案禁止聯邦資助墮胎,他甚至投票支持禁止部分分娩流產。他還投票支持允許各州推翻羅伊的裁決。然而最近,拜登改變了對海德修正案的立場,並譴責像阿拉巴馬州這樣的州推翻羅伊的裁決。

2.伊拉克戰爭:拜登在1991年投票反對海灣戰爭,但在2002年投票支持伊拉克戰爭。像希拉里和約翰•克里(John Kerry)一樣,拜登後來對此投票表示遺憾。而不是支持後來證明最終奏效的“激增”美國部隊的辦法。拜登為伊拉克提出的替代方案是將該國劃為獨立的宗教飛地。

3.移民:2006年,拜登認為美國不應該對非法外國人給予“特赦”,並且要求有抱負的移民應該學習英語。他還投票支持邊境圍牆並告訴選民他為此感到自豪。所有這些立場現在都廣泛被民主黨人描述為“種族主義者”,拜登已經修改了他對大赦的立場(目前還不清楚他在邊境牆上的立場)。

4.女性:拜登因在1991年最高法院大法官克拉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的確認聽證會上如何對待她而受到安妮塔.希爾和其他女性的批評。雖然他當時私下說他相信她在說謊,但他現在試圖彌補。拜登還試圖改變他在公共活動中觸摸、親吻或嗅聞女性的行為模式,這些行為在後MeToo時代是不可接受的。

5.廢除種族隔離:在參議院任職的早期,拜登反對忙於整合學校。拜登還與反對民權的參議員密切合作,並為前種族隔離主義者斯特羅姆•瑟蒙德(Strom Thurmond)發表了悼詞。他最初對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的競選活動的評論充滿了種族蔑視。後來,作為副總統,他警告黑人選民:共和黨人“會把你們全部放回鎖鏈中。”現在他以一個種族團結者的姿態出現,將川普描繪為種族主義者。

6.槍支。1986年,拜登投票支持了國家步槍協會(NRA)的一項名為“槍支所有者保護法案”(FOPA)的法案,該法案被第二修正案遊說者稱為“拯救槍支權利的法律”,因為它廢除了繁重的法規。正如NBC新聞所說,拜登是法律通過的關鍵。然而,在20世紀90年代,拜登開始支持激進的槍支管制法律。(他仍然提供關於使用霰彈槍進行自衛的奇怪建議)。

7.毒品:正如時政網站“Politico”最近指出的,拜登是毒品戰爭的領導者之一,但他現在說這場戰爭過頭了。他的政策導致了種族間量刑上的差異。他推動的其他立法使得治療阿片類藥物成癮或報告過量服用變得更加困難。保守派網站“自由燈塔”(Free Beacon)指出,拜登過去常常將大麻稱為“門戶藥物”(自己的成癮性不很強,但很容易導致對其它成癮藥物的依賴),但就在與大麻合法化捐贈者的籌款活動前幾天,突然轉向支持(大麻的)“無罪化”。

8.同性婚姻:1996年,拜登投票支持“婚姻保護法”,該法禁止聯邦承認同性婚姻。2012年晚些時候,他改變立場,實際上迫使奧巴馬總統也這樣做(雖然許多人懷疑奧巴馬已經支持同性婚姻,儘管他公開反對並支持傳統的基督教觀點。)拜登現在認為變性權利運動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民權問題”。

波拉克說,拜登在華盛頓DC近半個世紀:他任聯邦參議員36年,在奧巴馬執政期間任副總統8年,在此期間,拜登在大多數重大問題上都改變了立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高宇清綜合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