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環球旅遊 > 正文

沒有雪崩 狂風 為什麼他們殞命珠峰?

新德里——埃德·多靈(EdDohring)是美國亞利桑那州的一名醫生,他畢生的夢想就是登上珠穆朗瑪的最高峰。但當他幾天前登頂時,他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這是珠穆朗瑪峰最致命的登山季之一,至少有10人死亡。而其中至少一些看起來是可以避免的。

新德里——埃德·多靈(EdDohring)是美國亞利桑那州的一名醫生,他畢生的夢想就是登上珠穆朗瑪的最高峰。但當他幾天前登頂時,他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登山者們為了自拍而互相推搡。峰頂平坦的部分據他估計只有兩張乒乓球桌那麼大,但上面擠了大約15到20個人。要想上去,他得跟一群同樣穿着厚厚的外套的人擠在一起,在幾千英尺高、冰封多石的山脊上排幾個小時的隊。

他甚至不得不繞過一個剛剛死去的女人的屍體。

“太可怕了,”他在尼泊爾加德滿都的一個酒店房間里休息時通過電話說。“就像個動物園。”

這是珠穆朗瑪峰最致命的登山季之一,至少有10人死亡。而其中至少一些看起來是可以避免的。

問題並不是雪崩、暴風雪或者狂風。資深登山者和業界領袖認為,總體而言原因在於上山的人太多,具體來說則是太多登山者經驗不足。

一夜之間冒出來的探險公司在接收未經訓練的登山者,他們對山上的每一個人都構成了威脅。一些經驗豐富的登山者說,尼泊爾政府對登山的收入來者不拒,發放的登山許可證超出了珠穆朗瑪峰的安全承載力。

此外,對世界各地越來越多尋刺激的人來說,珠穆朗瑪峰具有無可比擬的吸引力。而作為亞洲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和大多數攀登路線所在地,尼泊爾長期存在法規粗濫、管理不善和腐敗等問題。

其結果就是這樣一幅擁擠、混亂的景象,彷彿《蠅王》(Lord of theFlies)在海拔2.9萬英尺的高山上演。在這個高度,哪怕一兩個小時的延遲都可能性命攸關。

為到達峰頂,攀登者卸下了所能減掉的每一磅設備,只隨身攜帶到達峰頂再返回剛好夠用的壓縮氧氣罐。登山者說,在那個高度,你沒法清楚地思考。

據夏爾巴人和登山者表示,今年一些死亡事故的起因是在大約最後1000英尺處,人們被困在長隊中,無法足夠快速地上去再下來補充氧氣。還有一些人則是健康狀況本身就不適合登珠峰。

一些攀登者甚至不知道如何穿冰爪,即套在鞋底增加冰上摩擦力的鞋釘。

尼泊爾對於誰可攀登珠峰沒有嚴格規定,資深登山者稱這可能會釀成大禍。

“參加鐵人三項賽要符合條件,”著名的珠峰年代史家、登山專家艾倫·阿尼特(AlanArnette)說。“攀登世界上最高的山峰卻不需要?不覺得這裡面有什麼不對勁嗎?”

上一次10人或更多人在珠峰死亡是2015年發生雪崩時。

從某些方面看,珠峰的運轉混亂是愈演愈烈的。

去年,資深登山者、保險公司和新聞機構揭露了一場涉及廣泛的騙局,導遊、直升機公司和醫療機構串通一氣,對只是有輕微高原反應的登山者進行轉移救援,從中騙取數百萬美元。

登山者投訴在山上有竊賊,還有成堆的垃圾。今年早些時候,政府調查人員揭露稱,許多登山者用的救生氧氣系統存在大量問題。登山者稱,已發現氧氣罐存在漏氣、爆炸或在黑市上不當充裝等問題。

但即便已接到安全疏忽的投訴,尼泊爾政府今年發放的許可證仍達到了破記錄的381份,這是珠峰商業化的整體行動的一部分。登山者稱許可證簽發數量每年都在穩步上升,今年的擁堵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嚴重。

“這種情況不會改善的,”導遊盧卡斯·富爾登巴赫(LukasFurtenbach)說,由於尼泊爾一側過度擁堵以及缺乏經驗的登山者數量激增,他最近把自己帶隊的登山者轉移到了珠峰的中國大陸一側。

“尼泊爾政府存在很多腐敗問題,”他說。“他們是能撈多少撈多少。”

尼泊爾官員否認存在任何不當行為,他們表示珠峰的安全問題應由旅行社負責。

當然,登頂的行動取決於天氣。五月是一年中登頂的最佳時節,而即使是這段時間裏,能見度和風力適合嘗試登頂的也只有那麼幾天。

但資深登山者說,今年最嚴重的問題之一,似乎是同時試圖攀登珠峰的人特別多。山上不存在政府的交通警察,各登山組何時嘗試攀登最後一段,不得不取決於登山公司的判斷。

此時登山者本身則無論有經驗與否,都急於完成自己的這段探險,以致於眼見危險增加,卻仍繼續向前。

幾十年前,攀登珠峰者大都是經驗豐富、願投入大量資金的登山運動員。但資深的登山者稱,近年來首都加德滿都那些低成本運營的街邊小店,甚至不重視安全性的高收費外國公司,都紛紛進入市場,主動向幾乎任何人提供登頂服務。

有時候會出現極其可怕的狀況。

從幾名登山者的採訪來看,似乎隨着離峰頂越來越近,壓力陡增,一些人會顧不上起碼的體面。

經驗豐富的黎巴嫩登山運動員法蒂瑪·德爾雅(FatimaDeryan)最近快登到山頂時,發現經驗欠缺的登山者開始在她面前倒下。當時氣溫降到了零下30攝氏度。氧氣瓶也在耗盡。約150人擠到一起,拴在同一條安全索帶上。

“很多人陷入驚慌,開始為自己擔憂——沒人要管那些倒下的人,”德爾雅說。

“這是個倫理問題,”她說。“我們都靠氧氣撐着。你知道如果你幫別人,你就會喪命。”

她說她提出過要幫一些生病的人,但隨即意識到,這是在將自己置於險境,於是繼續向山頂前行,當時的高度為29029英尺。下山途中,她不得不再次從人群中擠出一條路來。

“太可怕了,”她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紐約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環球旅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