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現實版《動物莊園》 60年北戴河的毛澤東與雷鋒封存40年的手錶

——

“毛澤東同志是我黨的大恩人、大救星。一生極富傳奇色彩的他,不但生就一副偉岸身軀。還有一張極為和藹慈祥的臉”。這就難怪曾折騰得中國人死去活來的他,在當今中國仍然有許多虔誠的崇拜者了。對此,有人認為是國人的臣民意識和對現狀不滿因素所至。誠然,這兩點都是十分重要的。然而,我黨六十年期對偉大領袖的精心包裝亦是一個重要因素。

不過,再精心的包裝,有時也未免會露出孔雀的醜陋屁股來。就畢如吧,昨天看到偉大領袖那張身着泳衣,坐在北戴河沙灘的藤椅上,露出一副極是“慈祥臉笑容”的照片時。我便不禁一陣唏噓長嘆,——真不敢相信眼前這位老人,一旦黃袍加身,對昔日的老鄉、老戰友九滿(劉少奇小名)、真伢子(彭德懷小名),便是一副鐵石心腸。——石三伢子:縱然九滿和真伢子有千般錯,萬般罪,畢竟是小時候放牛時的夥計,幾十年出生入死的患難兄弟呀!為何你容得日本戰犯和國民黨戰俘,卻容不下九滿和真伢子?非要讓人死無葬身之地?看來,是每天躺在那張大木床上看《二十四史》、《資治通鑒》害了你啊!

感嘆一番之後,再認真打量下照片,心中便是一愣:毛主席1960年在北戴河?再三揉試眼睛,仍然沒看錯。我的天,這可是真伢子賦“青壯鍊鋼去,鋤禾童與姑,來年日子怎麼過,我為人民鼓與呼!”之詩的後一年啊!那一年,無數被飢餓折騰得淹淹一息的河南信陽農民不顧民兵的攔阻,拖兒帶女冒死出去討荒。中國農村大面積餓死人悲劇正在陸續發生……這時,偉大領袖卻攜家人到北戴河度假來了。這實在讓人有點犯蒙啊!不是說最愛穿打補丁睡衣的偉大領袖最與人民心連心嗎?

大饑荒之年,“人民”不準拖兒帶女四出逃荒——據說這會影響黨和社會主義形象。而革命領袖卻攜家人到度假勝地度假來了!

可憐的“人民”!

可憐的雷鋒!

為何“雷鋒”也“可憐”?皆因雷鋒叔叔自從成為“學毛著標兵”之後,為了在革命群眾面前突出“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以及“艱苦奮鬥”和“艱苦樸素”高大形象,將心愛的皮鞋、皮夾克、英格納手錶,還有料子褲都緊鎖箱子,不敢穿戴於身。以免造成“不好影響”,有損英雄模範光輝形象。尤其是那隻二百多元購買的英納格手錶,在雷鋒逝世四十年後才允許公諸於眾。

任何時候,任何社會,都不可能有絕對的公平。然而,一方面大力要求“革命戰士”和“人民群眾”們要“吃苦在前,享受在後”,要“艱苦奮鬥”和“艱苦樸素”。害得雷鋒大年初一也要背上筐籮去拾大糞。而革命領袖們卻在大饑荒之年也攜家人到度假勝地大休特養“革命身體”!(這一年不只偉大領袖到北戴河度假,還有許多革命領袖是到廣東從化溫泉度假休息的)。而且,“革命戰士”戴手錶也成了是一宗不光彩的行為,保守“秘密”達四十年之久!

冰凍三日,非一日之寒。——自己“享受在前”,卻要他人“後天下之樂而樂”的“秘密”,王實味當年在延安就發現了。這就難怪這位思想家在投奔革命二十年間,沒有死在敵人之手。卻在革命勝利在望之時,在黃河邊成了自己同志的斧下之鬼!

這時,不禁讓我想起奧威爾《動物莊園》的一個情節來:

由於缺少食物、分配不均,動物莊園的動物們經常吃不飽,而作為領導階層的豬群卻把蘋果和牛奶留給自已。對此,莊園偉大的宣傳家——一頭短小而肥胖的豬斯奎拉對此作了極為理直氣壯的解釋:“你們不會認為我們豬這樣做是出於自私和特權吧?其實我們豬類根本就不喜歡牛奶和蘋果,豬群是腦力勞動者,莊園的管理和組織工作都依靠我們,食用牛奶和蘋果的唯一目的是為了保護我們的健康,有了健康,我們才能更好地為你們夜以繼日地工作。所以,因為你們,我們得獨自承擔喝牛奶和吃蘋果的痛苦。”獃頭獃腦的動物們對斯奎拉的解釋紛紛表示同意,對群豬“吃喝”的“痛苦”感激涕零。

如果按照肥豬斯奎拉先生的解釋,1960年北戴河度假若的毛澤東,也是與動物莊園的群豬們喝牛奶和吃蘋果一樣“痛苦”的。而雷鋒大年初一上街拾大糞,則是“幸福”和“快樂”的。而雷鋒戴手錶,則是墮落腐化的像征。正因為如此,雷鋒戴手錶的像片一律不能公諸於眾。而雷鋒戴過的手錶,則被封存了四十年之久!

中國,當代的動物莊園!

(本文略有刪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