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民生 > 正文

中國有2億人租房住 90後漸成房東主力

2018年,中國的租房人口高達2億,租房市場規模已經超過1萬億元,預測到2025年租房人口會增加到2.5億,租房市場規模將超過4萬億元。

同時,租房市場的生態也發生了很大變化,各種短租、長租公寓湧現,房東中年輕人的數量大幅增長。2017年,80後已成為短租房東的主力,一線城市房東中的90後已經超過五分之一,在廣東一地,90後房東佔比高達30%。

年輕人自己變成房東,他們會怎麼對待租客?怎麼打理房子?他們怎麼看待“租房”變成一種生活方式?又在怎樣順應這種變化?最近我們對年輕房東們做了一次問卷調查,聽他們講述出租自己房子的“愛恨情仇”。

一、五個年輕房東的獨白

1.當房東後我努力好好對待別人,希望自己當租客時也能被好好對待

R小姐,90後,廣告行業,北京

我其實一直很怵和“惡房東”打交道,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也會成為房東。

我大學畢業之後一直北漂,幸運的是及時解決了北京戶口,所以擁有購房資質。2015年,我快要結婚了,於是就在北京買了房。那時候北京房價已經很高了,又想買得離上班的地方近一點,我和我老公都在二環附近上班,一個在東二環,一個在西二環,兩邊家裡努力湊了首付,公積金加上商業混合貸款,在南二環邊上買了個一居室,小兩口住剛好。

那時候,年輕人通常的買房路徑都是從總價低的一居室買起,俗稱“上車房”。以後有需要了,再賣掉小房子,換二居、三居的大房子。我們也是這樣打算的。

2016年下半年我懷孕了,為了準備寶寶出生,我們打算換房。在北京買二套房首付七成,但是只要我們到時把手上的這套賣掉,再買就還是按首套算,還是承擔得起。

沒想到2017年一下子限購政策收緊了,“認房又認貸”,只要買過房,貸過款,再買就算二套。我們一下子就換不了房了。可是生娃不能等,寶寶一出生,月嫂也要請,老人也要來幫忙,我們五十平的一居室根本不夠住,只能另外租房。為了補貼大房子的租金開支,我們只好把自己的一居室租出去,我就這樣當上了房東。

離開自己的一居室的時候,還是非常不舍的。當初這是婚房,裝修得非常用心,住了幾年也有了感情。出租的時候我跟中介提了要求:希望盡量找女生來住,希望租客能愛惜房子,不要毀壞房子里的設施。

最後我把房子租給了兩個女孩。她們是要好的朋友,大學剛剛畢業,都在附近工作。看着她們,我好像看見了剛畢業時候的自己。一樣的青澀,一樣的不會講價,一樣的對在這個城市奮鬥的未來充滿希望。我租房的時候遇到過不講理的房東,希望她們遇上我,不會有那麼糟糕的體驗。

她們住進來之前,對傢具提了些要求,我都配齊了。沒用完的水費、電費就送給他們了。網絡我家當時是包年的,沒用完的相當於也送了。而且當時我們新找好的大房子已經布置完畢,搬過去了,這個一居室空着也是空着,我就提前把鑰匙給了這兩個女生,讓她們選自己方便的時候搬家入住。

她們住進去之後,我再也沒去看過那個房子,一方面是忙着生娃,另一方面我自己租房的時候,最不喜歡房東老是上門,所以我想她們肯定也不希望我去打擾。不過每次不用我催,她們都按時把房租打到我的卡里。下次再去房子里,已經是一年以後談續租了。

我走進房子的時候,做了心理準備,準備好要面對一個被“毀”的房子,甚至想好了到時候扣押金的說辭。沒想到,開門一看,房子和我一年前交給她們的沒什麼兩樣。地板比我住的時候擦得還乾淨。兩個女生很熱情地請我坐下喝茶,她們自己做了房間里的軟裝,看起來舒適又溫馨。

談判結果當然就是直接續租咯。2018年,北京的房子租金漲得特別凶,不過我自己租的房子,房東沒給我漲租金,我也就沒給我的房客漲租金。因為直接續租,她們不用重新找房,還省了一筆中介費,非常開心。

今年,我問了我的房客的意向,她們還願意繼續住,我們就又續簽了一個兩年的合同,租金象徵性地每個月漲了50塊錢。對比周邊的租金價格,我這個房子可能租的是偏低的,但是對我來說,找到一個省心又愛惜房子的房客,比每月多收入幾百塊錢重要多了。

不漲租金,可能和我現在的房東也沒有惡意給我漲過租金有關吧。這種正向的善意一直傳遞下去,我想我們的租房體驗就會更好,房東的形象也會變好一點吧。

2.接觸了2700多個房客,我成了半個裝修師傅

小木,90後,民宿房東,上海

我做房東3年了,現在是全職做房東。我手下有7套民宿,都在上海法租界附近。

有4套是和大房東、就是屋主直接簽的,有2套是跟二房東簽的。這6套的月租金最便宜的4500元,最貴的1.1萬元,平均下來6500元一套。還有1套是我自己的房子,花了8萬塊硬裝加軟裝,也變成了民宿。

剛開始接觸到民宿這個行當,其實我是完全陌生的。是看朋友這樣做。她先是把自己租的Loft下面那層日租出去,完全是為了分攤租金壓力。看她試了一段時間後,沒有什麼亂七八糟的安全問題,我就打算也試試。

第一套房子就在上海常熟路,是一間老洋房。2016年4月份的時候7000元租金,大概30-40平方,交了中介費後做了一些軟裝。那時候生意很火爆,每個月只會空1、2天。所以差不多3個月就回本了。

後來我就跟爸媽說,我要把自己的老洋房也改成民宿。最開始他們不理解這個行當,覺得我是包租婆。但是看到很快就回本了,就允許我繼續做。之後就有了第二套,第三套……第七套,時間間隔也不長,3到4個月就有一家新的。離的都不遠,都是3公里以內的,好管理。

每套裝修好了,我都會自己先體驗1-2天。有一套本來已經花錢裝修好了,可是每天都有一隻野貓去院子里拉粑粑,後來實在沒辦法每天都去清理,就把房子退了。

現在的日常生活就是每天安排房客入住,在家做客服。走動的話就到市中心看看,因為是上海老房子嘛,所以特別需要照顧,比如哪裡修修補補,外牆維修,遇上市政施工就要安排客人到另一套那裡住,監督衛生,打理房子的各種瑣事。

有一回是半夜,民宿隔壁的熱水器着火了,來了五輛消防車。房客就馬上打給我,我火速進城,給他們安排別的地方,還要陪着安撫他們。有時候租客很晚的飛機到,我的心就會懸着,因為要等他們成功入住才能去睡。

我很清楚地記得,我做房東之前,我的微信好友大概有300多個,現在有3000多個。那就是大概有2700多個房客。他們裏面有20%的人會告訴我他們來上海的目的,有求醫的、求職的、辦簽證的、還有參加電影節的。

做了那麼多年,各行各業的人都有遇見過。有一回一個姑娘自己來上海,很喜歡我的房子,想要在裏面拍照,就讓保潔阿姨拍照。阿姨不會,就把我叫過來,幫她拍了一套寫真。

還有一個很怪的房客,他住進去之後,自己出錢把原來的密碼鎖換掉,走的時候把新鎖的鑰匙給我。可能是他比較注重隱私吧。

我發現一個特別的地方,就是特定一個區域的人就會選那一套房子。比如台灣、香港地區的,就會選帶小院子,日式原木色系的房子。北京的房客就喜歡寬敞的,北歐風格的,而老外房客就喜歡廚房比較大的。

我租回來的房子,我都自己設計,等於現在有了7個室內設計的作品。房客喜歡住我這裡,就等於是認同我的設計,每套房子改造後都很有成就感。而且客人會選這裡,其實某些特質和我是相似的。

我現在加入了3個房東的微信群,裏面一共有500多個房東。有些人手上最多的是有70-80套房,一般的有30套房。有些人只負責拿房,會雇管家來處理民宿的雜事。但是對我來說,我的房子都是自己親自設計,親自管理,7套房子就是上限了。

做房東3年,我覺得我看房子的眼光都變強了。別人一輩子可能就裝修2、3次,現在我基本上是半個裝修師傅了。跟人打交道多了,生活技能也變多了,修個網絡,修個空調,我基本都會。

現在民宿的數量越來越多,從2018年9月份開始,很明顯的,訂單下降了有40%。我覺得自己隨時可能失業,所以也在重新考慮自己未來的方向。之後我可能會選擇專門做室內設計。房東這個職業嘛,邊走邊看。

3.佛系房東:屏蔽朋友圈的關係挺好的

卡卡,70後,公關顧問,上海

我結婚以後,一直住在我老公的房子里,住了18年了。

2014年的時候,我爸媽催我買房,說女孩子還是要有一套房,就算是投資保值了。當時我已經37歲了。有爸媽資金上的支持,我自己也出了很多錢,從一個溫州人手裡買了一套二手房。

房子在長寧區內環內,房齡8年左右,面積大概在100平米,性價比挺高的。當時上海樓價還沒有漲起來,現在的話,從4萬6漲到8萬,已經漲了整整60%了。幸好是當時買了房。

買了這套房,我自己也沒住。這房子買來就是帶租的,裏面已經有一個新加坡來的房客,做廣告的。我就直接當上了房東,以租養貸,租金8000塊,可以彌補一部分月供的支出。

新加坡房客走了之後,我就趁機簡單軟裝了一下,都是親力親為去做。刷牆、吊燈、窗帘,都重新弄了一遍,花了2萬塊。

裝修完,租金從8000漲到1萬塊。租給了兩個女生,一個是南非的女孩,一個是中國人。本來簽了一年的合約,到離合同期限還有兩、三個月的時候,南非的姑娘和中國女孩因為有別的事,一起提前搬走了。

第三個租客,也就是現在這個。從2016年到現在,是個安徽姑娘。80後,自己開廣告公司,主要做活動、展覽策劃的。她是講究生活品質的,日語還說得特別好,比較成熟穩定,人很爽利。

我們之間信任度很高。3年來,她很少來麻煩我,小修小補都是自己解決。大家都比較佛系。有時候她忘記交房租了,我也忘記收房租了,就晚一點。有時候合同過期了,我們也不會見面。就同城快遞租房合同。第二年的時候,好像還是已經住了半年,才把合同簽的。

我一直都沒有再漲房租。有一次空調壞了,我就幫她換了一個新的。上門回收舊空調的拆舊費,也不多,400塊,我也讓她拿着。

我3年都沒到過那裡去。最近我想裝修我們自己住的這套18年的老房子,裝修要先騰地兒,我沒有去找租客要她把房子讓出來,直接在裝修房子的隔壁租了房子住。她方便,我也方便。

我覺得房東和房客,彼此為對方考慮一點,關係比較理性會比較好。雖然她屏蔽了我朋友圈,但是我覺得這樣兩邊的生活各不打擾挺好的。

4.我不差錢,租客等於是幫我“管”房子的

張先生,80後,公務員,上海

我目前有3套房子,一套自住,另外兩套都是租出去的。一套在浦東陸家嘴,一套在崇明。

2015年買陸家嘴那套的時候是二手的毛坯房,一房一廳,70平米帶陽台。是別人用來炒樓的房子,等升值的,其實就相當於一手房。我花了大概4萬塊做硬裝,本來是打算自己住,但是後來發現還是和爸媽住比較好,回家就能吃飯,於是就把房子出租了。

我本人有潔癖,而且我對租客的要求很多,比如說:我只租給一個人或者一家人的;我還會不定期去檢查,下午說了晚上就去檢查;不做商用,不能有犯罪嫌疑。同時滿足這樣的要求的租客並不多。

第一個租客是一個俄羅斯駐中國的辦事員,40歲左右,看起來很乾凈(可能也有潔癖),短髮,非常精幹。我們見面大概20分鐘就把合同簽了,非常爽快。

這個俄羅斯人每逢節假日會送禮物給我們。我爸媽也會不定期去看那個房子。我們偶爾也會一起吃飯,關係挺融洽的。

有一次我自己去檢查房子的時候,地板上了油,窗帘換新了,玻璃窗擦的錚亮,多了很多植物,發現房子比以前好多了。

有一回洗衣機壞了,我們就一人出一半錢買了一台新的。她就說,到時候離開的話,洗衣機還是留在這裡。

當時是給的7000塊的租金,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漲過。其實我並不缺錢,做房東也不是為了補貼家用,而是因為我認為房子是要“養”的,空關着不好。比如說有個漏水、牆壞了,空置的話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考慮借房子給外國人,其實也是因為考慮到外國人不會長住。有些人一租租很久,這樣就比較麻煩。我的這個租客好像也快回俄羅斯了,她說還會介紹朋友來這裡續租。

我的另一套房子本來是打算養老的,在崇明。打開窗就是公園,算是一個度假屋。2008年買的,非常便宜,20萬一整套。

本來在世博園建設之前,有個政策說是“崇明大開發”的,但是市政規劃延後了,一直到現在還擱置。現在那裡建了一個崇啟大橋,一下子房價就升了4倍。2021年還會通地鐵。我就盼着那裡升值。我把戶口也遷到那裡去了。之後如果要建設,可能還會拆遷。

那個房子到現在已經10年了。買房的時候認識了個隔壁房的鄰居。在很早的時候就租給了鄰居。價格是800塊一個月,一直都沒有漲過。他們是崇明本地人,一家三口人,家裡太多東西了,就把我家租下來,等於是當作倉庫來用。他們那時候已經40多歲,現在10年過去了,孩子應該都長大了。

我們很少回去。最近一次回去已經是5年前了,房子還是很新、很乾凈。他們就招待我們一起吃飯。崇明的房子,相當於他們幫我“管”了。

我覺得做房東吧,就不能讓這個事情作為負擔。自己做好人,自己靈光一點,還是會遇到好租客。我們之間就是建立在經濟合同上的朋友關係。我現在的兩個租客,都已經達到我理想的出租狀態了。

5.我在上海做房客,在廈門做房東

酷叭,80後,醫生,廈門

我是廈門人,醫學專業,2015年的時候來上海,在復旦大學讀在職博士。

在老家,2002年左右父親就在我們村裡建了一棟房子。大概300平方的地,一共蓋了30間房,除了一層自用之外,其餘的都租出去了。我那時候剛好大學畢業,一畢業我就等於成了這30間房的房東。

我身邊的小學同學有很多都是這樣的,有些有好幾棟樓,甚至有100多間房一起租出去。因為1995年的時候台山作為第一個開發區,那時候很多廠。最著名的日本NEC電子廠也在這裡,一個廠就有10萬人。這個廠相當於就養活一條村了。

當時房租很低,就是450塊的租金,有便宜的更是150塊就能租。到現在2019年,我也就漲了50塊。每個月能拿到差不多1.2萬元。因為是我父親出錢建的,這些錢就等於說是他的退休養老金了。我來幫父母管這個房子。

來上海後,一年中我會在上海待4、5個月,我就在上海楓林校區東安路附近租了房子。因為我很迷戀民國的文化,有民國情結,所以覺得在上海一定要住弄堂。於是就租了一個小單間,2000多塊,在三樓。

周圍的鄰居都是務工人員、做小生意的,還有做民宿的。我租的也是二房東。那段時間我剛好父親去世了,我吃素,廚房都是公用的,用起來很不方便。這和廈門的充滿人情味不同,大家都不會互相幫忙,很機械的,沒什麼契約精神。相對來說人情關係比較淡漠。

這麼說,是因為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我做租客,也做房東,所以我會換位思考。

廈門在2016年經歷過一次莫蘭蒂颱風。我那時候在家鄉,剛好是中秋節前後,和家裡人在那棟房子里過中秋。整個廈門損失了35萬棵樹,立刻就斷水斷電了。我們樓下有一口井,立刻就打水上來給大家喝;還熬了熱水熱粥給大家。因為我自己曾經吃素,所以也會準備多一個鍋,不做葷的。

打颱風很恐怖的。有些單身住戶就會很害怕。我們半夜都是隨叫隨到的,因為房東在那裡,大家的心也會安定一些。我們還準備了兩台電話,一台移動一台聯通的,因為害怕村口的基礎設施的通信基站會被颱風吹毀。

有一個住戶是賣早餐的。他的兒子大概5歲,早上父母4、5點就去賣早餐,兒子起床就沒人照看。我剛好送我的小孩去上課,看到他差點在房間里跳下來了,立刻就通知住戶,拿了備用鑰匙進去救小孩。還有會互相幫忙收快遞的。因為工傷摔斷腿的,我們有時候也會為他準備多一份飯。

這套房,算是我父親一輩子的心血。整整17年,我的住戶裏面每100個就差不多有10個人會跟我說這句話,“我下次來廈門還來你們家。”這是讓我感覺最欣慰的一句話。

二、新租房時代

目前,中國的租房人口絕大部分是離開戶口所在地的流動人口,還有一小部分是戶籍人口。根據國家衛健委2018年底發佈的《中國流動人口發展報告》,2017年中國的流動人口達2.44億,主要集中在一線和新一線城市,其中80後佔比最大,達35.5%,90後其次,佔24.3%。

據估計,2020年,中國的流動人口還將保持在2.4億以上,租房人口保持在接近2億的規模。其中,三分之二的人租住的將仍舊是個體房東提供的私房。

租客的平均年齡正在變得越來越大。某房地產研究機構發佈的《2018年全國購房者調查報告》中指出,在北京、南京、成都、天津、杭州、武漢、深圳、蘇州、西安、重慶、長沙等城市,2018年租客的平均年齡都超過了30歲。

一條曾經報道過兩個女生用6000塊在上海郊區租別墅

一線城市中北京的租房者的平均年齡最高,達35.56歲。新一線城市以成都為代表,租房者的平均年齡為31.96歲。

這是一個符合全球租房市場的趨勢:目前發達國家的住房擁有率約50%-65%,也就是說,有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人口,是通過租賃方式解決日常、長期的住房問題。

現在,也有越來越多的中國人,不再僅僅把租房作為一個被動的生活過渡手段,而是主動選擇租房作為一種生活方式。

另一個符合世界租房市場發展的趨勢是,租金正在變得越來越貴,用於出租的房子的品質也在變得越來越好。

目前租房價格最貴的是北京,平均價格為78元/月/平米,其次是上海、深圳、杭州、廣州等地。如果按照人均居住面積35 m2計算,北京租客的人均租房成本在一年3.3萬元左右。

年輕人注重生活品質。越來越多的人選擇整租、獨居,三分之二的人租房時搜索的關鍵詞是“一居室”。

每逢六、七月畢業季到來,租金都呈現上揚趨勢。根據上海住房租賃價格監測辦公室2018年的數據,月租金在三到四千的房子最受歡迎,其次是四到五千。近九成人月租金占工資的比例不超過30%。

租房人口中,年輕人變成主力。與之對應的,越來越多的房東也是年輕人。

目前中國購房者的平均年齡為29.5歲,遠遠小於世界其他國家。在這樣一種趨勢推動下,一線城市90後房東的增幅近年來大漲,2015年為14.1%,2017年已增至22.5%。在廣東一地,90後房東佔比高達30%。

年輕人當房東,會怎樣對待和他們年齡差不多的租客?會怎麼對待房子?新一代房東,是不是有新的行事風格和租房觀念,從而能夠引領一個“新租房時代”?

我們在調查中看到,年輕一代房東有五成是房屋的所有權人,並親自打理。他們是這樣要求自己的租客的:

乾淨、人品好、要講衛生。@周女士,90後

准入門檻高,等真的借了,就要保持信任。@小郭,90後

接近40%的房東選擇和租客簽署兩到三年的長期合約。三成人選擇和租客一人一半分擔中介費,18%的房東自己承擔所有中介費,只有6%的房東要求租客承擔所有中介費。

接近六成的房東不一定會給租客漲租金,超過四分之一的人租出去後就沒漲過租金,甚至有6%的人還降過租金。

年輕的房東們並不覺得自己就比租客高人一等。平等相處,越來越成為他們和租客相處的理念。他們對於自己的租客,是這樣評價的:

她挺着大肚子來我沒有電梯的六樓,我讓她多爬樓梯利於生產,還叫她有房票置換到上海,我們都是努力留在這個城市的外地人。@Lillian,80後,上海

一個有錢又不懂事的富二代,很有教養,會維護房屋。@gabby,80後,新加坡

租給的是一個單親媽媽帶小孩,很辛苦的,但她好像很努力。@周女士,90後,武漢

他們跟租客簽合同,主要看對方人品好不好。“好人好報”往往能在年輕房東這裡找到現實例證:

一起在做義工認識的一個小姐姐。是一個愛狗狗的義工女孩,很有愛心。當時,他的前房東要賣了那房子,然後,我說需要的我剛好有房子空着要的話可以租給你!@白麓,90後,浙江

在很多年輕房東看來,房子只是生活的手段,不是生活的目的。當了房東,除了能夠靠房子獲取一定的經濟收益,還是結交朋友、保持友誼的渠道:

我是在家和學校兩點跑的博士後,現在在澳大利亞。在國內的房子有兩套,不在國內,空着也是空着。我只租給朋友,都是大學同學和高中朋友。@Amy,90後,澳大利亞

我是一個財務顧問,一直在國外生活,國內有三套房子在出租。第一套房子出租是因為在北京打拚太寂寞,想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房租可以少點。和這個租客在一起住了一年,成了朋友,經常晚上在北京晃。我覺得人和人的相處也是緣分,如果房子會說話,會把你的生活氣息帶給他。@gabby,80後,新加坡

他們中的很多人,其實並不是光靠租金就可以“躺贏”的收租婆,有的人是以租養貸,有的人是買了房後出於種種原因無法入住,為了彌補支出,就把房子租出去收一點租金。

問卷中,有近四成人租房獲得的租金用來補貼家用。“不差錢”的人不到五分之一,職業房東、靠房子“躺贏”的人更是不到十分之一。

年輕人在大城市,基本上還是處於需要個人好好奮鬥的狀態,當房東只是副業而已。

房東也不容易,尤其是還貸的房東,更是不容易,好不容易折騰個房子還不能自己住的房東就更不容易了,所以大家就互相體諒吧。希望這個房子租出去後,若干年後,我們還能是朋友,這就是我對租房者的想法了。@魯拉拉,豆瓣網友

“新租房時代”來臨,年輕人各自都不易,大家且行且珍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虎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