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黃琦再遭秘密審訊 母親強烈爭取旁聽

2019年1月14日,黃琦案被秘密庭審後,西方多國外交官非常關注;2月14日黃琦母親蒲文清,再與多個國家駐成都領館外交官會面,請求他們關注黃琦境況。其後黃琦母親遭嚴密看守,失去自由。(吳亦桐提供)

一直被監控在成都家中的黃琦母親蒲文清,因擔憂黃琦病情,不斷查閱醫學資料。(吳亦桐提供)

被羈押的維權網站「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傳出被秘密開庭審訊消息,其母親蒲文清強烈要求出席旁聽。黃琦的前代理律師表示對案件不樂觀,但不排除在中美貿易戰背景下,中國對歐洲領導人提出釋放的要求讓步。(吳亦桐/程文報道)

黃琦將在周二(21日)及周三(22日)再次秘密開庭消息傳出後。當局對其母親蒲文清的監控措施也突然升級,在原有監控的基礎上,增派人員在其住所外戒備。

另有多位聲援者透露遭國保約談和警告,種種跡象顯示,黃琦疑很快再遭秘密審訊。

蒲文清周二(21日)向本台表示,她強烈要求到綿陽中院旁聽審判,但預計當局會強力阻止;她發表聲明,表示她不會自殺,一旦出現意外,將歸責綿陽當局。

蒲文清說:今天開始(看)守我,然後我就接了個電話說今明兩天開庭,我站都站不穩,我心裏特別激動,我要求到綿陽去、找綿陽法院、我要要求參加黃琦的庭審,可能我連小區都走不出去,我現在門口就是彪形大漢,但是他們打死我也好、弄死我也好,我都要去。我不會自己去死亡,就是我有失聯、致傷、致殘、死亡,責任在綿陽,所有採取的行動責任都是在綿陽。

蒲文清也認為當局肯定會指派官方律師,黃琦早前的律師劉正清、隋牧青等已遭當局吊照。

今年1月份因圍觀黃琦庭審遭拘的四川雙流維權人士謝俊彪透露,他是此次國保重點防控的人物之一,國保周二突然對他約談和發出威脅,但國保並未直接透露黃琦庭審消息。

謝俊彪說:我今天上午被派出所叫過去詢問情況,國保給我看了下他的手機,他的上級給他發的信息就是說,讓重點關注我和伍素雲(聲援黃琦的四川訪民),不可能它這兩天無緣無故關注這些事情。

本台致電四川綿陽辦案中心熱線,工作人員聽聞是關於黃琦案便為記者轉至成都中院,但對方堅稱不知情。

成都中院工作人員說:對不起我們沒有黃琦的案子,這是查案子的地方,真的沒有。

黃琦前代理律師隋牧青認為,當局對黃琦案久拖不決,也是因為該案是國際,特別是歐盟國家高度關注的案件之一,不排除在中美貿易戰之時,當局為拉攏歐洲而將該政治案做籌碼,但因當局一直意圖將黃琦定案,他對此還是持悲觀態度。

隋牧青說:我還是不樂觀,判刑的可能性是最大的,而且還是判實刑。因為中國現在跟美國角力,它想拉攏一下歐洲,可能對歐洲領導人要求讓步的可能性還是比較大,那麼樂觀點想給他判個緩刑啊、給他保外出來,這個也是有可能。

今年1月14日,黃琦案在四川省綿陽中院閉門審訊,因黃琦當庭解聘律師致庭審中斷,此後再無消息傳出,黃琦母親亦遭嚴密看守和監控。

現年56歲的黃琦,因創辦「六四天網」持續披露人權信息遭當局報復,曾兩次被捕判刑。2016年11月28日,黃琦第三次被警方帶走,後被以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批捕,後被加控「泄露國家秘密罪」。與黃琦同案但獲釋的警察訪民陳天茂早前向本台證實,當局指控的泄露證據為綿陽當局炮製。

黃琦在看守所遭受嚴重酷刑致病情加重,但黃琦拒絕認罪並多次在會見筆錄中斥習近平要為「法西斯式迫害」負責。國際社會亦多次敦促中國政府釋放黃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