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他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賣國賊

當江澤民以中國大陸國家「元首」身份,第一次訪問俄羅斯時,就是恭恭敬敬去給俄國的所謂無名英雄祭拜。表現非常虔誠,非常沉痛。江澤民「無恥」還不止於此。他更大的無恥是大量賣國。他與俄國簽訂的「中俄邊境新約」,劃分了連毛澤東也未敢劃的中俄間三分之一的邊界。江澤民承認了上兩個世紀所有中俄不平等條約。其中包括歷屆中共政府都不敢承認的中俄九項不平等條約。還拱手相送400平方公里領土給俄國。

一、俄國(含蘇聯)是二十世紀最大侵華國家

在進入二十世紀之初,西方國家成群結隊地侵華算是告一段落。在整個二十世紀,是俄國及日本這兩個國家共同或交替侵華的世紀。日本侵華,由於中國人民艱苦奮鬥,堅持抗戰,在二十世紀前半世紀,以徹底失敗而告終。而俄國侵華,卻在二十世紀連續進行整整一個世紀,並取得極大勝利,果實豐碩。

俄國在二十世紀之初,八國聯軍時期,在中國東北大肆燒殺搶劫,強行霸佔了江東六十四屯。這塊地方相當於香港面積的四十三倍;相當於澳門面積的二百二十五倍。中國清朝政府及中華民國政府,歷來都沒有沒承認俄國侵佔的合法性。

江澤民在1999年與俄國簽訂的“中俄邊境新約”,承認這塊領土屬於俄國。

八國聯軍最後逼迫中國清朝政府簽訂不平等的《辛丑條約》。在這份條約中,俄國從中國敲詐最多、最大的一筆賠款,近總賠款的三分之一,本息達三萬萬兩白銀。這筆賠款,比任何其他國家勒索的都多得多。

各國在從中國敲詐一筆賠款之後,都陸續從中國撤走軍隊。惟獨俄羅斯的十七萬軍隊卻繼續霸佔中國東北不撤,並在東北搜刮搶掠,作惡多端。以致招來日本與俄國在中國領土上大打惡戰,給中國造成無限破壞和損失。

在俄日戰爭中,俄國被日本打得慘敗,不得不撤出遼東半島。此後,俄國則加緊在北滿從事侵略,同時把侵略魔掌伸進外蒙古。在沙皇尼古拉二世被打死之前,一直不斷瘋狂進行侵略外蒙古的活動。

俄國的十月革命,是對俄國舊政權的重新包裝。在蘇維埃政權尚未鞏固時,曾經虛晃一下,聲稱要廢除沙皇時期與中國過去政府簽訂的不平等條約,並把由於不平等條約所佔去的中國領土,歸還給中國。然而語音未落,在騙取中國一部分知識分子的好感之後,蘇俄政權很快收回他們的諾言,再不談廢除不平等條約,更不談歸還中國領土。

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後,俄國更是與日本密切配合,共同侵華。雙方數次訂立密約。一個侵佔中國東北,一個侵佔中國外蒙古。一個瓜分東內蒙古,另一個則瓜分侵佔西內蒙古。雙方配合得非常合拍。

“七七”事變,日本決定南進,擴大侵華,其指使者、鼓動者,實際上就是蘇俄。日本南犯,就減去了日本向北侵的可能,蘇俄就可躲過日本的侵犯。所以,蘇聯通過中國的親蘇派,在中國拚命叫嚷“抗日”。大罵中國政府不抗日。這些親蘇派叫囂“抗日”,並不是他們愛國,更不是他們真的要抗日。而是他們在俄國指使下,替俄國人效勞。因為只要中國抗日,就可把日本侵略軍牽制住,就可減去日本對蘇俄的威脅。

蘇俄在割占外蒙古的同時,還強行霸佔了中國領土唐努烏梁海。唐努烏梁海的面積達十七萬平方公理,相當於香港面積的兩千零四十八倍還多,這塊土地被蘇俄霸佔後,中華民國政府一向未承認蘇俄霸佔的合法性。

蘇俄在二十世紀前半部,不僅侵佔了中國大量國土,而且得到了一個親俄的大陸政權,或者說蘇俄的侵略勢力,已經擴張到中國全大陸。

所以,二十世紀,俄國是最大的侵華國家;是造成中華民族最悲慘命運的元兇。

毛澤東曾經提出:“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他要“團結我們的真正的朋友,以攻擊我們的真正的敵人”。接着,他抄襲列寧錯誤的“帝國主義論”,把所有資本主義國家,一律列為“敵人”,特別是把“美帝國主義”列為頭號敵人。

二十世紀的歷史事實,最充分的說明了,毛澤東這個劃分敵我問題的論述,完全錯了。

首先,毛澤東的敵我觀,是立足於“我們”,即立足於中共;而根本不是立足於國家和中華民族。

其次,毛澤東把“我們”(按即中共),延伸到中國國家和人民,即把中共按列寧理論推出的,共黨的假想敵的“敵人”,說成是國家和人民的敵人。

第三,最為嚴重的是,毛澤東根本認錯了“敵”和“友”;認敵為友,認友為敵。中共自身認錯了“敵”和“友”,也把大陸國家帶到了錯認“敵”和“友”。

是中共的朋支,卻並不一定是中國國家的朋友。站在中共的立場,是把蘇俄看成是“最親密的戰友”。但是,站在中國人民及中國國家的立場,蘇俄卻是對華的最大侵略者;是中國人民不共戴天的敵人,是中華民族的死敵,是有他無我,有我無他的敵人。

二、中華民族的悲慘命運是親俄派造成的

在二十世紀,中華民族之所以災難深重,國土淪喪,山河破碎,國恥連綿,一方面是由於有外族入侵造成;另一方面,則主要是中國內部有通敵派所造成。內外兩者密切配合,相互為用,成為氣候。一個巴掌拍不響。兩者缺少任何一方,都不可能給中華民族造成山河破碎的災難。

日本侵華之所以失敗,不是它侵華不兇猛,而是它未能培植有力的親日派,或培植親日派失利。俄國侵華之所以取得巨大勝利,是由於它放長線,釣大魚;在中國長期培植了強大的親俄派。這個親俄派,愛蘇俄,勝於愛中華。他們打着“國際主義”、共產主義革命的旗號,公開宣揚要“保衛他們的蘇維埃祖國蘇聯”;寧可不要中華大地。

正是由於這種內因的作用,“一邊倒”,才使中國山河破碎,淪為俄國的勢力範圍,乃至附屬國。

所以,這種內因作用,特別重要,是必須充分看到的。只看外敵入侵,不看內因的作用,是看不清問題的。

毛澤東也承認內外因結合的。他不是說:“外因是變化的條件,內因是變化的根據;外因通過內因而起作用”嗎!還說,堡壘是最容易從內部攻破的。中國遭受侵略,國家被分解,關鍵就出在內因上,就是中國內部有親俄派,有內奸。

如果中國沒有親俄派,認敵為友,賣國求榮,中華民族在二十世紀的遭遇不會那麼悲慘;不會被蘇俄肢解,不會山河破碎;不會國不國,家不家。

在中國歷史上,最早出現的親俄派,是李鴻章。

中國在甲午戰爭挫敗後,俄國趁機把侵華黑手伸進中國,打着“援華反日”的旗號,拉攏李鴻章。在沙皇尼古拉二世加冕時,千方百計把李鴻章“圈”到俄國。在聖彼得堡,由沙皇親自策劃、指揮,用最卑鄙無恥的手段,甚致用金錢賄賂,迫使李鴻章簽訂“中俄密約”。俄國獲得了在中國土地上的築路權。

這個中東鐵路築路權,實際上是俄國佔領中國領土並在華建築鐵路,使中華大地完全失去衛國屏障。

所以,李鴻章的賣國,給中華民族造成了巨大損失和無窮後患。

八國聯軍後期,俄國硬逼李鴻章更多出賣中國特權。在把李鴻章逼死後。俄國侵略者說:“這下子一切都完了!”這就說明俄國把親俄派看得多麼重要。沒有了親俄派,他們就很難從中國敲詐、勒索到特權。

二十世紀最大的親俄派,就是毛澤東。

毛澤東親俄,前期是打着“共產主義革命”的旗號,所謂“俄國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日本侵華後,則是打着“抗日”旗號。不管打着那種旗號,都是親俄,都是受蘇俄指使,都是為蘇俄利益效勞。

而蘇俄在中國花錢、扶植成立的中國共產黨,就是一心一意聽命於蘇俄,在中國境內極力為蘇俄賣命。

中共對蘇俄任何侵華活動,一概聽之、任之。絕無一點反對。從來不說一個“不”字。蘇聯侵略外蒙古,中共一句話不說。蘇聯搶劫東北工礦設備,中共一句話不說。蘇聯在東北虜掠姦淫,中共一句話不說。蘇聯軍隊在東北殺害中國同胞,中共一句話不說。

毛澤東在奪得大陸政權後,不顧疲勞,高高興興,急急忙忙,跑去莫斯科,去向斯大林報喜、拜壽。在莫斯科,毛澤東恭恭敬敬地出賣了外蒙古。最後,用公報形式向全世界宣布,他出賣了外蒙古。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從李鴻章到毛澤東,賣國求榮有一個共同特點,這就是,都是送貨上門,都是親自在俄國把國家出賣掉。

如果中國大陸沒有毛澤東一類親俄派,俄國就不可能割占外蒙古;俄國也不可能把中國東北成百億美元的工礦機械設備一掃而光。中國大陸在抗日戰爭時成天唱“流亡三部曲”的人,也不致於永遠回不到“那個可愛的家鄉”,中國山河不致於破碎。

二十世紀最後十年的親俄派,江澤民、李鵬也是親自送貨上門,成批出賣中國領土和主權,成為中國歷史上最大的賣國者。

三、江澤民、李鵬“留蘇幫”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賣國者

毛澤東、周恩來、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這些“老八路”親蘇派,在後期執政時,因所謂社會主義陣營的激烈內訌,和“毛澤東要做亞洲的列寧”,而和蘇聯反目,不僅指責赫魯曉夫以後的蘇聯是“修正主義者”,而且指責蘇聯是“社會帝國主義”,開始與蘇聯作對成仇,所以,周恩來才說:“蘇俄對中國的威脅,遠大於美國對中國的威脅”。雖然,這不過是社會主義國家在鬧“家窩子”,但是,有這種變化,就可與蘇俄保持一定的距離,就可以少做一些賣國的罪惡勾當,在客觀上或可以維護一些國家、民族的利益。

江澤民、李鵬這些“留蘇幫”,與“老八路”親蘇派不同。他們是經過蘇聯特殊訓練的。他們與蘇聯有一股無比深厚的感情。這種感情遠遠勝於與中國人的感情。這從江澤民與俄國葉爾欽那種無比親熱的擁抱,就可以充分看出。

他們被鄧小平拉上台後,又重新走上與俄國勾結的道路,再次干下了大量賣國的罪惡勾當。

江澤民、李鵬等人知識貧乏,能力低下,既無治國本領,更無治國理念。他們純因偶然機會被鄧小平拉上台。他們既把最高權力拿到手,就對這份權力愛不釋手,千方百計,不擇手段,不遺餘力,要把他們做夢也沒想能得到的權力保護住。所以自他們上台以來,他們沒幹好事,所有精力、時間,乃致人民的血汗,全部都用在為維護他們個人的權力上面。他們為了維護他們個人的權力,就不惜背叛祖國,背叛人民,重新走上投靠俄國的道路。竭力從俄國那裡得到對他們個人獨裁權力的支持和幫助。

江、李投俄,與毛澤東、周恩來親蘇有不同之處。毛、周時期親俄,尚有一套“理論”和“理由”。而江、李為取得俄國對他們獨裁統治的支持,竟不惜認敵為友,賣國求榮,干出了大量令人髮指的賣國罪惡勾當。

第一、向帝國主義屈膝投降

俄羅斯僅在二十世紀的大量侵華事實,足以充分證明它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帝國主義國家,是一個屠殺中國人民,侵佔中國大量國土、勞動力,索巨額賠款,搶劫中國無限財寶的最大帝國主義國家。毛澤東、周恩來的晚期也都認識到,俄羅斯是一個對中國侵害和威脅最大的帝國主義國家。俄國是帝國主義,這是毫無疑問的。

江澤民為了取得俄國對他個人獨裁的支持,竟然向這個對中國威脅和危害最大的帝國主義國家屈膝投降。當江澤民以中國大陸國家“元首”身份,第一次訪問俄羅斯時,就是恭恭敬敬去給俄國的所謂無名英雄祭拜。表現非常虔誠,非常沉痛。

俄國這些所謂“無名英雄”都是些什麼人?不就包括那些千千萬萬屠殺中國人民的劊子手嗎?不就包括那些殺中國人最兇殘的哥薩克嗎?江澤民異常莊嚴、肅穆地去給這些“無名英雄”去叩頭,去祭拜,這說明了什麼問題?是向這些人懺悔?還是向這些人致敬?不管江澤民本人用心為何,都表明是向帝國主義投降,向帝國主義屈膝跪拜。

江澤民如果以個人身分到俄國去,給誰叩頭都可以,那是他個人的事。但是,他是以所謂中國國家“元首”的身份去俄國,去給俄國“無名英雄”叩頭。這個問題自然就非常嚴重了!這是表明全中國人都去向俄羅斯叩拜呀!這不是給中國人丟臉嗎?中國人的尊嚴、骨氣和廉恥哪裡去了?

當然,江澤民“無恥”還不止於此。他更大的無恥是大量賣國。他與俄國簽訂的“中俄邊境新約”,劃分了連毛澤東也未敢劃的中俄間三分之一的邊界。

即,江澤民承認了上兩個世紀所有中俄不平等條約。其中包括歷屆中共政府都不敢承認的中俄九項不平等條約。還拱手相送400平方公里領土給俄國。

江澤民的中俄邊境裁軍協議令邊防軍從邊界後撤500公里不設防,為俄國仿效歷史上的俄軍蠶食,大開方便之門。

很遺憾:中國人自己還沒認識到江澤民所乾的無恥勾當。

第二,拿原則做交易,從毛澤東、周恩來後期對俄國的立場倒退。

首先,江澤民把俄羅斯本是一個帝國主義國家,竟說成是“友好”國家,並用“聯合聲明”的形式固定下來,如同毛、周早期一樣,完全是認敵為友,認賊為父。所謂“友好”,究竟表現在哪裡?俄國否認了過去一大堆不平等條約了嗎?俄國歸還了過去霸佔的中國領土了嗎?俄國向中國人賠禮道歉了嗎?俄國停止了不斷侵佔中國領土了嗎?都沒有!“友好”從何談起?

其次,江澤民從根本上出賣了解決中俄邊界的基本原則,這就是:俄國必須承認過去的九項不平等條約是“不平等條約”,才能與俄國談判和解決邊界問題。這也是毛澤東、周恩來在後期與俄國談判邊界時,曾經堅持過的。堅持這個原則是非常必要的。堅持這個原則,就是至少給俄國記下一筆大賬。為後世子孫覺悟時,留下一個向俄國討還欠債的機會。不堅持這個原則,就把後世子孫向俄國討債的路子堵死了。而江澤民、李鵬竟拿原則作交易,把它全部出賣,也等於把毛澤東、周恩來都出賣了。

再其次,對於俄國恢復帝國主義的行為,聽之任之。大家都知道,中共對日本內閣成員去靖國神社祭拜。還能提出“抗議”,譴責這是恢復軍國主義。可是對俄國給沙皇補行葬禮,卻聽之任之,不聞不問。沙皇尼古拉二世是什麼人?他恰恰是侵華元兇。一九00年的東北大屠殺,就是尼古拉親自策劃,親自調動十七萬大軍,親自指揮的;江東六十四屯就是他用趕盡殺絕的辦法霸佔的;大量賠款就是他勒索的;外蒙古就是他侵犯的。俄羅斯替這樣一個帝國主義頭子補行葬禮,這意味着什麼?中共為何一聲不響?江澤民還親自與給沙皇舉行葬禮的葉爾欽熱烈擁抱,稱兄道弟。這是為什麼?幹什麼?

俄國國家戰略參謀部軍事大學杜金教授寫了一本對中國大陸充滿敵意的書,明目張胆大宣揚,就要把中國大陸吞併掉。而江、李的表現,就等於是甘願受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黃花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