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紀委通報現四大異象!中共證監會原主席劉士余「主動投案」

通報有四大特殊之處 據北京青年報報導,中紀委對劉士余的通報儘管只有57個字,但有4個特殊之處

中共中紀委網站19日深夜發佈一條消息,稱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黨組副書記、理事會主任劉士余“涉嫌違紀違法”,“主動投案”,目前正在配合調查。(大紀元資料圖)

中共中紀委網站周日(5月19日)深夜發佈一條消息,稱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黨組副書記、理事會主任劉士余“涉嫌違紀違法”,“主動投案”,目前正在配合調查。

這條消息極為簡單,卻震動大陸金融圈。劉士余是中共金融領域的正部級官員,曾出任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中國農業銀行黨委書記,中國農業銀行董事長。

2016年,劉士余取代肖鋼,出任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主席、黨委書記。但他在今年1月突然調任全國供銷總社黨組副書記、理事會主任。中國工商銀行董事長易會滿接替劉士余。

當時的分析認為,從“含金量高、名聲大”的證監會主席調到供銷合作總社任職,意味着劉士余被邊緣化。港媒文章則指,近三年來,中國A股指數裹足不前,甚至還有所倒退,劉士余恐難辭其咎。

由於消息突然,截至目前,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官網首頁“總社領導”一欄中,尚未來得及撤下劉士余的名字。其中,關於劉士餘5月出席活動的報導有兩條,最近的一條是5月13日,劉士余在中國供銷集團會見了越南合作社聯盟主席阮玉堡一行。

通報有四大特殊之處

據北京青年報報導,中紀委對劉士余的通報儘管只有57個字,但有4個特殊之處。

首先是配合審查調查,這在通報中是首次出現,此前都是“接受審查調查”。

第二個是主動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發佈:雲南省委原書記秦光榮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主動投案。劉士余是第二個“主動投案”的官員。

第三點,對劉士余進行審查調查,但目前仍以“同志”相稱。通常在組織審查期間,被審查人仍然具有中共的黨員身份。

第四點,通報中說劉士余涉嫌違紀違法。而過去的通報表述多是“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微信公眾號“政知圈”統計,在此之前,今年以來接受執紀審查的中管幹部共9人,通報中的表述都是“涉嫌嚴重違紀違法”。

報導稱,劉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審查調查的正部級官員,第二個主動投案的正部級官員,第一個配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審查調查的十九屆中央委員會委員。

劉士余多次留下“劉氏語錄”

劉士余擔任中國證監會主席、黨委書記後,多次釋放打大鱷信號,曾留下眾多特點鮮明的“劉氏語錄”,如:“野蠻人”、“害人精”、“妖精論”、“鐵公雞”。

2016年兩會期間,剛剛上任的劉士余曾說:“作為證監會主席,我不能建議大家買股票,我更不能建議大家賣股票。”

2016年,A股市場跨界併購亂象叢生,劉士余發表了著名的“妖精論”:“我希望資產管理人,不當奢淫無度的土豪、不做興風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2017年1月5日,劉士余又在調研指導稽查執法工作座談會上稱:“不允許大鱷呼風喚雨、對散戶扒皮吸血,要有計劃地把一批資本大鱷逮回來。”

2017年4月8日,劉士余在中國上市公司協會第二屆會員代表大會上指,有的上市公司“吃相”很難看,被套的廣大中小投資者有苦難言。把一些有能力分紅卻長年一毛不拔的上市公司叫做“鐵公雞”。

由於劉士余多次釋放打大鱷信號,甚至傳出曾遭暗殺未遂。香港《動向》雜誌2017年5月號發佈消息稱,劉士余新出任證監會主席,在南下上海、深圳調查內幕交易時,被人跟蹤,其下榻酒店裡還被人放置了竊聽器,他的座駕車廂內甚至被安放了微型計時炸彈。

2017年中共十九大期間,劉士余公開指薄熙來、周永康、令計劃、孫政才等人“陰謀篡黨奪權”,這是薄、周、令、孫等人首次被中共官員冠以“陰謀篡黨奪權”字眼。不過劉士余的上述講話並未出現在大陸媒體的報導中。

劉士余曾是朱鎔基的舊部。據陸媒報導,1987年,劉士余進入上海經濟體制改革辦公室工作,同年,朱鎔基從中共經委副主任調到上海,出任上海市市長。1991年3月,朱鎔基被任命為國務院副總理後,劉士余從上海回到北京,到中共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建設銀行工作。

此外,劉士余跟王岐山亦有交集。90年代中期,劉士余在中國建設銀行工作。當時王岐山擔任該行行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凌雲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