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共重提「階級」 復辟毛時代?

毛澤東(1893-1976)和林彪(1907-1971)1967年5月1日在敞篷吉普車上向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慶祝五一節的群眾揮手致意。

中共最近重提“階級基礎”和“群眾觀點”,引發輿論高度關注。有的認為,這是全面倒退回毛澤東時代的又一標誌。不過,也有中國政治學者說,中共從未放棄過階級的概念。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近日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從6月開始全黨自上而下分兩批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主題教育。會議提出以習近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武裝頭腦,堅持以人民為中心,“不斷鞏固黨執政的階級基礎和群眾基礎”。

“階級”和“群眾”的提法一出現,輿論高度關注。首先,重提“階級基礎”和“群眾觀點”被認為同當下美中貿易戰有關,或者說,美中貿易戰激化了美國和中國,以及中共黨內和國內的階級對立。

網上“察網編輯”的文章說,中美對峙已經從貿易向經濟、外交、教育、軍事等領域全面波及。中美對峙不是兩國人民的對峙,而是一個衰落大國和一個新興大國兩種發展道路的對峙,是美國壟斷資本上層建築,與高揚馬克思主義勞動價值觀的中國共產黨人的對峙,“是不同階級基礎之間的對峙”。

針對中國國內的階級鬥爭,這篇文章還說,中共這次“不再迴避國內兩極分化為不同階級的矛盾”,中國國內始終存在“以改革開放為外衣,堅持美國資本主義理念、立場和利益,成為美國白宮高官期待的中國內部力量”。

中共重提“階級基礎”,用“階級”劃分,而不是法治看待中美關係,以及黨內和國內的不同意見,方法和毛澤東如出一轍。前中國青年報編輯李大同對美國之音說:“這表明當今中國已經完全回到毛澤東時代,意識形態上完全回到毛澤東時代。以階級劃分、階級鬥爭,以階級鬥爭挑鬥社會不滿。你說階級,那就是對另外一個階級的鬥爭。他重新玩這套東西。任何一個法制國家,法制面前人人平等。階級和這個法制制度完全相悖。”

重提“階級基礎”是不祥之兆。署名安德烈的網上文章說,中共過去一直強調“階級”是他們信奉的馬克思主義基本概念。強調階級分析法,劃分敵我。毛澤東時代,階級鬥爭是毛澤東鞏固權力,壓制人民的暴力工具。成千上萬的人成為階級鬥爭的犧牲品。階級敵人的概念是一個很荒唐的概念,一個向基層黨支部書記提意見,或者不同意某位領導人觀點的人,都有可能被劃為“階級敵人”。

李大同說:“先把你劃成某個階級,把你劃成另外一個階級。劃成某個階級就天然有罪,這完全是毛澤東時代的那一套意識形態,完全破產了的,而且給中國導致了一場巨大災難的意識形態。現在他(習近平)重新撿起這個,幹什麼呀?網上罵聲一片,就是這個結果。(這種提法)沒有任何積極意義,完全是一批破產的人,從歷史垃圾箱里又撿起來的東西。”

安德烈的文章還說,中共最近大談“不忘初心”,“初心”與“階級”在“習氏話語中相依相存,堅持初心是為了消滅階級,在階級未消滅以前,還得使用階級鬥爭武器,這就是初心的可怕之處”。習近平大抓縣級以上幹部,“有點類似毛澤東時代流行的‘整黨整風’,希望藉此整肅幹部,穩定人心”。

中國獨立媒體人高瑜5月18日轉發的消息說,中宣部近日發文,根據最新指示,央視電影頻道以及全國所有省級衛視每晚黃金時段,必須播放一部抗美影片。這是中美階級鬥爭打響的一個步驟。黨內國內這場階級鬥爭如何進行,值得密切觀察。

不過,中國政治學者劉軍寧對美國之音說,中共始終沒有放棄“階級”的概念:“這個東西在傳統當中一直沒有祛除過,只是有時露出來在台上,有時在台下,從來沒有離開過,未曾離開過。在憲法、在黨章內都存在。鄧小平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是(講)階級嘛?”

針對輿論,尤其是海外媒體對中共重提“階級基礎”做出的不同解讀,劉軍寧說:“那是海外的理解,是海外願意朝着他們喜歡的方向去理解,其實‘階級’未曾離開過。”

網友“曼巴”說,習說的沒錯,他們官僚階層可不就是一個階級嘛?公務員工資待遇在城市中拔尖。網友Richard Yu說,重提階級不就是要通過民眾乃至黨內互斗,然後就沒人追究它的愚蠢?

中共在縣處級以上幹部中重提“階級基礎”,無形暴露黨內軍心渙散的情況。察網編輯文章羅列的現象包括:“軟抵抗”,“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理論實踐兩張皮”、“只為少數人服務”、“專門修理群眾監督”、“只為少數人站台”、“貫徹黨的兩個‘毫不動搖’的基本經濟制度中迷失方向”等等。

這些是階級鬥爭現象?還是一個黨內衰敗亂象?眾說紛紜。階級鬥爭是否一抓就靈?有人觀望,有人憂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