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西施再世 她終以「權、智、烈」滅了叛賊

——原標題:娶她如喝天河水 她終以「權、智、烈」滅了叛賊

大唐杜牧以「權、智、烈」詮釋她的智勇風華,並親自為她撰寫傳記。她就是竇桂娘。竇桂娘是汴州戶曹參軍竇良的女兒。天生麗質,得益於父親的熏陶,自幼通讀詩書,工於琴棋書畫,是當地頗有名氣的才女。

只要深明大義且根植於心,一個女子也能夠成就大事。(柚子/大紀元)

娶她有多難?民間歌謠傳唱:“欲娶竇良女,如喝天河水。”剷除兇殘的叛軍首領有多難?官軍派出大軍征討,都未能將其打敗。歌謠中的“竇良女”以權宜之計,以色相媚,以才相炫,俘獲叛軍首領之心,盡悉大小機密。最終,她如願以償,滅了叛賊。

大唐杜牧以“權、智、烈”詮釋她的智勇風華,並親自為她撰寫傳記。她就是竇桂娘。竇桂娘是汴州戶曹參軍竇良的女兒。天生麗質,得益於父親的熏陶,自幼通讀詩書,工於琴棋書畫,是當地頗有名氣的才女。

唐德宗建中三年(782年),南平郡王李希烈聯合王武俊、李納、田悅、朱滔公開叛唐。這五人割據地方,各自稱王,佔了大唐半壁江山。

叛臣李希烈攻破汴州,派軍士圍攻竇良家,以武力脅迫竇父,強行帶走桂娘。竇父見敵眾我寡,人多勢眾,只得眼睜睜地看着女兒被叛軍帶走。

桂娘臨出門之時,回首悄悄地對父親說:“父親不要恐慌擔憂,我一定能滅了賊首,將來定使父親大人得富貴。”

名臣顏真卿奉唐代宗之命,前往遊說李希烈,卻被李所殺。李希烈佔領汴州後,自稱皇帝,定國號楚。李希烈僭越帝位,納桂娘為妃。李希烈稟性兇殘酷毒,每次臨陣殺伐,血流於前,他還能談笑自若,飲食自如。

桂娘才貌俱佳,頗有智慧心計。面對這麼兇殘的叛臣,桂娘以色相媚,以才相炫,很快就取得李希烈的信任。無論大小機密之事,李的正妻都不知道,而桂娘全都知曉。

在官軍的進攻下,李希烈兵敗撤退,返回蔡州。桂娘對他說:“現在軍隊將領中,既忠心又勇武,非陳先奇莫屬。他的妻子竇氏,格外受陳先奇寵愛。若能與她多交往,以姊妹名義相敘。我再慢慢勸她,使其從旁安定陳心。”言外之意,將來萬一發生什麼事,可以通過她保得完全。李希烈覺得有道理,就答應了。

桂娘常約竇氏過府相敘,二人以姐妹相稱。因竇氏較年長,桂娘稱她為姐姐,二人無話不談。當時,人心歸唐,天下思安,已經厭倦兵禍。況且蔡州一隅,又怎能與全國對敵?眼下局勢桂娘都看在眼裡。

一天,二人談話之時,桂娘悄悄地提醒竇氏:“李希烈兇殘無道,逆天而行,兵敗是遲早之事。姐姐應早做打算,不要落到子孫盡絕的地步。”竇氏頗以為然,就將此話轉告於陳先奇。

後來,因李希烈吃牛肉引發宿疾,先奇遂密囑醫士陳山甫,投毒入葯。李希烈中毒暴亡。興元元年四月,李希烈暴死後,其子密不發喪,並準備誅殺全部老將,重新安插新人,作為自己的親信。

恰巧這時有人來貢獻櫻桃,桂娘請李希烈的兒子分一半櫻桃給陳先奇的妻子,免得外人疑慮。桂娘悄悄地作了一顆蠟丸,並染成紅色,猶如櫻桃一般,內含簡短帛書,說:“前天,李希烈已死,停靈於後堂。眼下,李希烈之子想要誅殺大臣,你們要早做打算。”

陳先奇剝開蠟丸,發現帛書,對他的部將薛育說李希烈已經暴亡。薛育才明白過來,這兩天他聽到李府傳來的樂音雜亂無章,而且晝夜不息。原來,他們正在預謀打算,故意對外做做樣子,以免使人生疑。

次日,陳先奇、薛育各自帶着自己的軍隊彙集于軍門,兩軍鼓噪,吵着要見李希烈。李希烈的兒子見情況有變,迫於無奈,倉皇出來拜見眾軍,表示願意去掉皇帝稱號,如同淄青李納一樣。

原來,李納早年為淄、青二州刺史。建中二年(781年)淄、青二州節度使李正己病死,其子李納自領軍政。建中三年(782年)底,李納自稱齊王。興元元年(784年)正月,唐德宗下罪己詔,公開承擔責任,表示天下大亂系由自己失德所致,下詔赦免叛亂的藩鎮。此後,自稱齊王的李納向德宗投誠,表示歸順。德宗為其加封官職,並封他為隴西郡王。

陳先奇後來以剿殺叛逆為由,奉天子之令誅殺李家,斬殺李希烈十七名家人。唐帝為旌表他的忠心,拜陳先奇其為淮西節度使,所轄之地免賦二年。

梟雄暴亡,按說桂娘宿願已償,可以遠走高飛,但她卻留在蔡州,削髮為尼。兩個月後,李希烈舊將吳少誠殺了陳先奇與桂娘,結局令人扼腕。

唐朝詩人杜牧評價此事,道:竇桂娘暫時曲從李希烈,權也;稱陳先奇妻子為姐,智也;最終能拋卻私心,滅了賊首,烈也。當初李希烈反叛,那些有祿位的堂堂男子,或畏懼李的淫威,或貪享一時富貴,追隨他的人不少,難道這些男子沒有才智和能力嗎?只要深明大義根植於心,一個女子也能夠成就大事。

參考資料:

《舊唐書》卷145

《新唐書》卷225

《竇桂娘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