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這份年報堪稱A股史上的奇葩 論A股上市公司的底線

每年的財報季,就是A股公司秀下限的時刻。從去年初獐子島扇貝跑路開始,投資者的三觀一再被刷新;到了年底商譽減值財報大洗澡,不虧個幾十億都不好意說自己是上市公司了。

然而,今年4月29日,康得新(002450.SZ)披露財報和一季報,並隨後爆出“122億銀行存款不翼而飛”,股民才知道,原來銀行存款都是可以跑路的。

在此對照下,之前“巨虧”、“存貨跑路”、“董事長跑路”,都是太純良的套路了。股民不禁感嘆,上市公司,還有什麼事做不出嗎?

1

康得新雖然頂着“白馬股”的光環,實際上前科累累;挑戰股民底線的行為,不止一次兩次了。

今年1月14日,康得新複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康得新股份”,002450.SZ)接連發佈兩份到期債務兌付存在不確定性的公告,涉及違約的資金為15億元。

轉天康得新股價一字跌停。

康得新此次債務違約,之所以引發眾怒,關鍵要與去年三季報結合起來看。從去年11月份披露的三季報來看,截至2018年9月30日,康得新股份賬上有150億的現金。

150億現金,從9月30日到轉年1月15日,3個半月的時間,就連15億的債都還不上了?難道是被花掉了?那這107個日夜,花掉150個億,平均1天要花1.4億!實在匪夷所思。估計康得新也覺得不妙了,2018年四季報直接嚇得不發了。

隨後,1月16日和1月23日,兩期超短融債券均宣告違約。1月22日證監會以“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對康得新進行立案調查,康得新被ST。隨後連續7日一字跌停。到2月1日,ST康得開盤跌停,當日出現天量資金撬板,但收盤仍然跌停。

然而春節後,隨着遊資一路爆炒,ST康得由最低得4元炒到局部高點7.61元,股價接近翻倍。

有多麼沒節操的上市公司,就有多麼沒節操的遊資,以及多麼無知無畏的散戶。

4月下旬開始,政策與監管轉嚴,ST康得開始持續下跌。到5月10日,ST康得盤中下探3.87元,收盤價4.07元,炒作結束。

康得新股份是上市公司,一舉一動被無數雙眼睛盯着;原本每年3月份是上市公司上一年年報披露的密集期,然而今年3月,康得新選擇了開溜。

俗話說,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到了4月,實在是躲不過去了,於是在4月的倒數第二天,康得新一口氣披露了2018年報,以及2019年的一季報。隨着這一披露,山呼海嘯,康得新潮到發霉的底子,再也蓋不住了。

2

這份年報堪稱A股史上的奇葩。

首先是董監高集體賴賬,無一人表示對報告“真實性、準確性、完整性”負責。呵呵,這種自己都不信的報告,還發出來幹嘛?

緊接着,在財務報表中,康得新股份先前賬上的150億現金不僅分毫不少,而且還多出了3億,變成了153億!

這是什麼意思?擺明了老子有的是錢,但就是不還?面對這樣赤裸裸的不要臉的行為,無怪乎審計公司也只好實名舉報了。

同時,深交所也看不下去了,轉天(4月30日)便一封“關注函”懟到了康得新。

這份關注函中明確提到,康得新賬上153億現金中,有122.1億元存放於北京銀行西單支行。

隨後康得新的審計公司——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發函給北京銀行西單支行問詢,不久後收到了回函。銀行回函顯示:“銀行存款該賬戶餘額為0元……”

隨着北京銀行的進一步披露,原來康得新股份與其大股東——康得投資集團——以及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簽訂了《現金管理合作協議》,這份協議使得大股東康得投資集團可以將康得新股份帳面上的現金進行任意劃撥。

康得新已於昨日(5月10日)對深交所關注函的回復中,披露了這份《現金管理業務合作協議》的詳盡內容。

至此,雖然許多地方仍然在繼續上演羅生門,但情況的大致輪廓,我想投資者都應該有數了。

說白了,康得新股份出去借債,借到錢之後,被大股東康德投資集團一把拿走了,然後康得新違約。當問題爆出來之後,康得新兩手一攤扮無辜,我也沒辦法啊,我錢都被我大股東拿走了。

記得上世紀90年代,大寶SOD蜜有一則廣告,80後們應該耳熟能詳。

“哎哎,又用我的啊!”

“你的呢?”

“都讓我老爸用了。”

3

我寫到這裡,您看到這裡,估計感受是一樣的。

大股東的權力大到可以對上市公司的銀行存款任何處置,這已經不止是“侵害中小股東投資者權利”的問題了,這簡直就是赤裸裸搶錢。

我只想問一句:康得新的大股東,隨意拿上市公司的錢,到底是誰給你的膽量?

有恃無恐、財務造假、關聯交易、侵害中小股東利益、會計審計沆瀣一氣說瞎話,……A股的公司種種劣跡,不勝枚舉。歸根到底,這都是犯罪成本太低造成的。

這雖然老生常談了,但我還是要多說幾句。

根據現行法律,證監會對上市公司財務造假的罰款上限,只有60萬處罰;而對管理層,則更是只能罰30萬。

這點錢,對於上市公司動輒幾百幾十億的市值來說,九牛一毛,不值一提。這不,康得新這次122億的涉案金額,證監會仍然是只能罰60萬。

更進一步,更廣泛地講,目前,整個中國資本市場的現行體系下,犯罪成本都是很低的。康美300億現金跑路,一句“財務疏忽”不予懲罰;到處碰瓷、致使無數中小企業破產的視覺中國,只罰30萬;康得新財務造假,也就是60萬的懲罰;而玩弄財技、炒作熱點、騙得無數大小股民血本無歸的賈躍亭,竟然毫髮無傷地在美國逍遙……

這種種監管不作為,傷透了中國股民的心,更嚴重妨礙了中國股市的健康發展。

相比之下,同樣是財務造假,早在2001年破產的上市公司——安然公司(Earon),由於生在美國,命運就沒有“康得新們”那麼幸運了。

安然公司當年的玩法,有點像中國的賈躍亭,即不斷地通過熱點概念炒作去獲得市場融資,然後通過做賬來虛報利潤,贏得資本市場追捧。

但是安然這種玩法無異於龐氏騙局,隨着利潤越做越高,債務也越來越大,最終當難以為繼的時候,潮水退去,裸泳者就暴露出來了。

龐氏騙局、財務造假、關聯交易,這些東西在人類歷史上都是數見不鮮的,陽光下沒有新鮮事。

但是,在美國,古有龐氏最終鋃鐺入獄,今有安然公司財務造假破產退市。只要監管嚴格,做自己該做的事,該罰就罰,該退就退,提高犯罪成本,那麼一樣不阻礙國家經濟的發展與資本市場的繁榮。

事實上,美國股市的監管當局,正是由於及時發現並清楚像安然公司這種毒瘤,才得以長久維持市場活力,也為美股維持10年牛市不破的神話,奠定基礎。

4

我們且看看安然公司從被發現財務造假到最後破產退市都經歷了什麼吧。

2001年10月22日,美國The Street網站發表文章披露出安然與另外兩個關聯企業Marlin2信託基金和Osprey信託基金的複雜交易,安然通過這兩個基金舉債34億美元,但這些債務從未在安然季報和年報中披露。安然事件爆發。

2001年10月31日,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要求安然公司主動提交某些交易的細節內容,並開始對安然公司進行正式調查。

2001年11月8日,在政府監管部門、媒體和市場的強大壓力下,安然向美國證監會遞交文件,承認做了假帳:從1997年到2001年間共虛報利潤5.86億美元,並且未將巨額債務入帳。

2001年11月30日,安然股價跌至0.26美元,市值跌至2億美元(最高曾達800億美元)。

2001年12月2日,安然正式向破產法院申請破產保護,破產清單中所列資產價值高達498億美元,成為當時美國歷史上最大的破產企業。

2002年1月15日,由於公司股票交易價格在過去30個交易日中持續低於1美元,紐交所宣布安然公司退市,踢出道瓊斯指數。公司CEO被判24年徒刑,罰款4500萬美元。

與安然事件相關聯的審計公司,成立於1913年的安達信,由於協助安然進行財務造假、包庇縱容、且事發後又銷毀證據、妨礙司法調查,最終被判處罰款50萬美元,5年內禁止從事業務。隨後公司員工數量從2.8萬人下降到不足200人,關閉了在美國的九成分支機構。名存實亡。

涉案的美國三大投行遭到重罰,花旗集團、摩根大通、美洲銀行因涉嫌財務欺詐被判有罪,向安然公司的破產受害者分別支付了20億、22億和6900萬美元的賠償罰款。

而二級市場安然公司的投資者通過集體訴訟獲得了高達71.4億美元的和解賠償金。

不到半年的時間,從發現財務造假到破產退市,安然的神話破滅。安然的案例曾多次被列入教科書廣為流傳;而更值得學習的,是美國證券監管當局對違法者之調查處理之速度與嚴厲程度。

從制度經濟學的角度,當市場上第一個犯法公司出現,如果這個公司得不到相應的處罰,那麼其它公司就會跟風,最後劣幣驅逐良幣,法制淪為一句空話。

而對於中國股市,還有另一個命門,那就是往往需要靠遊資來活躍市場。而遊資所偏好的,正是那些市值低、盤子小的股票,往往是垃圾股甚至是有問題的股票。因此,造假的上市公司與熱愛垃圾股的遊資,臭味相投,沆瀣一氣,橫行市場,視中小投資者的利益如無物。

這個時候如果突然嚴起來,那麼上市公司便會“一哭二鬧三上吊”、“你要查我就死給你看”,同時遊資也會撤離這些股票,造成股市大跌,這更是股民無法接受的。最後顧及穩定,法不責眾,只能草草收場。

任何一件惡行,如果得不到相應的處罰,那麼制度經濟學告訴我們,最後承擔惡果的就是全社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港股那點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