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說蘭萬靈跟自由黨沒有糾葛 連鬼都不相信

這個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更多時候,衡量的標準就是利益。

蘭萬靈事件至今似乎波瀾平息,正如本公眾號此前分析的那樣,自由黨仗着在聯邦的超級席位優勢,硬將此事壓了下去。前女司法部長已經做到了她個人的極致,但整個政壇都被嚴重污染了,她勢單力孤又能怎麼樣?

筆者一直相信蘭萬靈能夠嫻熟地賄賂某國領導人,那麼它也一定能夠嫻熟地賄賂加拿大某些政治人物,苦於調查終止,我們怕是難以知道背後的細節了。但根據簡單的邏輯,自由黨不惜以全黨之力上躥下跳地來擺平這件事,說背後沒有貓膩,沒有利益,沒有愛,誰信啊?

不管怎麼說,一件塵封多年的往事,可能也算是一個頗有意味的註腳。

CBC最近公開蘭萬靈(SNC-Lavalin)向自由黨非法捐贈的更多細節乃至政治捐款人詳細名單,這家工程巨頭在2016年與加拿大選舉委員會達成了協議。協議的條件是,蘭萬靈方面必須承認錯誤,並保證不再違規。雖然協議的部分內容在當時曾經曝光,但公眾並不知其中細節,更不了解究竟多少人,以及蘭萬靈的哪些人被說服提供了政治捐款,捐了多少,以及捐給了誰。

CBC的專門報道披露說,捐款的運作基本上是這樣的:由公司離職的高管們出面說服公司員工,鼓動他們以個人名義,分別向聯邦自由黨和保守黨提供政治捐款。然後,公司以獎金形式向捐贈者作出補償,也就是償還這筆捐贈。這種操作從表面上看,就避開了由公司出面捐贈的嫌疑,也免受選舉法相關條款的約束。在蘭萬靈的這個計劃之下,聯邦自由黨獲得了近118,000元捐贈,而保守黨則為8,000元左右。

由此可見,蘭萬靈做這種事情確實是手法嫻熟,而且置商業倫理與政治倫理與不顧,嚴重污染了加拿大的商業空氣與政治空氣。

這樣的企業,應不應該把當時的決策者揪出來重判?並且自由黨向公眾道歉,把“臟款”吐出來?筆者認為是應該的,要切割就要做得徹底。

那麼杜魯多又是如何回應的呢?CTV轉述他的言論稱,今天的聯邦自由黨會汲取教訓,不會像10年前那樣盲目接受像SNC-Lavalin那樣的政治捐款。

不盲目,就是更聰明更隱蔽咯?

這種不痛不癢的話我們聽得多了,就是不想解決實質性問題、一筆帶過而已。

我一直覺得,從邏輯和常識判斷,蘭萬靈在行賄門中也花費了巨額代價,以一種更巧妙的方式,讓加拿大有關方面得到足夠的好處,來換取自己被庇護。

狗改不了吃屎。

有的人可能認為筆者偏執:為什麼揪着這樣一件事情不放,然後是就業、國家利益云云。

但我要說的是,如果政治倫理道德和商業倫理道德,在加拿大被蘭萬靈毀滅性地打擊了,那麼加拿大也就不再加拿大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理財人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