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如松:中國經濟遭遇「三味真火」 燒向這些地方

需求不足、供給過剩導致的通脹是才是“真火”。()

經濟過熱造成供給不足所推動的通脹,只是普通的火,很容易澆滅,央行加息即可;需求不足、供給過剩導致的通脹是才是“真火”,很難用一般手段澆滅,非央行大幅度加息甚至收縮基礎貨幣不可。

上一輪降息周期是從2008年9月16日開始的,到2010年10月20日止,這輪降息周期持續了2年零1個月。現在正在運行的這輪降息周期從2012年6月8日開始,一直持續到了現在,運行的時間已經有6年零10個月(接近7年),時間長短有了根本性的差別,外在看起來很不正常,但如果深究就很正常。

中國適齡勞動力人口在2011年達到頂峰、2012年開始下降,本輪降息周期恰恰就是從2012年開始,很多人會認為這不過是巧合,但本質不是。適齡勞動力既是推動經濟增長的主力軍,更是消費的主力軍,當適齡勞動力人口開始下降的時候,意味着經濟增長潛力開始下降、需求增速也開始下滑。可這兩點就決定了財政收入增速,為了彌補保財政收入增速之不足,在這一周期內房地產的地位越來越高。所以,在本輪降息周期中,房子開始逐漸成為國民的信仰,這都是財政所指引的。

雖然在近七年漫長的周期中發生了很多事情,有些甚至是經濟領域的大事,但這些所謂的大事都改變不了趨勢,趨勢都在按人口規律運行。

之所以在近七年的周期中央行可以持續放水,來自於一個基礎,那就是需求不足壓制了通脹(市場顯示的就是供過於求),所以,從2012年之後,中國的CPI指數幾乎走成了一條直線:

央行看見2012年之後的CPI曲線一定是心裏美,因為這七年中水也放了,通脹也穩定,甚至比豬八戒入洞房還要美。

上面已經說了,七年中房地產的地位越來越重要,成為了很多國民的信仰,實際上也是財政的信仰。也所以,這一時期地方政府想盡了一切辦法推動房地產(甚至面對最高層的喊話,還不斷打擦邊球),比如吸引“人才”、放寬落戶限制、發放購房補貼,現在又有些城市宣布:大學生只要到我這來,可以半價購房!招數層出不窮!

現在要強調的是,房地產只是浮在表面上的現象,“暗流”才是應該密切關注的!

供過於求的時候,商品價格就會持續低迷,市場規模也很難擴張,很多產業就只能被動去產能,其方式包括:一,有些外企撤退;二,有些老闆關廠炒房,也有些向遠方撤退;三,供給側改革;四,農地拋荒……等等,上述這些事情,都是去產能周期的正常現象,不足為奇,在不同的時期媒體都曾經密集報道。

所以,暗流一直在涌動,也一直未停歇。

上述的去產能還是有序的,無論管理者還是國民都有預期。但此時,無序的退出方式也開始添亂,那就是豬瘟。我在今年初說,今年的豬肉價格很可能翻倍,帶來的將是肉食品價格的全面上漲,推動通脹。最近官方也發佈了消息,4月17日,在農業農村部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市場與信息化司司長唐珂表示,二季度豬價有望保持波動上行走勢……,下半年隨着生豬出欄量進一步下降,再加上下半年是節日需求的高峰,豬價有可能出現階段性快速上漲。專家初步預計,下半年豬肉價格同比漲幅可能超過70%,創歷史新高。

外在看起來,豬瘟導致豬肉去產能是偶然因素,但放在近七年漫長的周期來看,就不能說是偶然,因為你不能期待自然因素永遠不發揮作用,豬瘟與旱災、水澇災害都是一樣的。

如果僅僅是豬肉價格獨自上漲並不可怕,對付單一品種的價格漲勢,管理者有比較多的手段。但今年來,酒類、蔬菜類、奶類、其它肉類價格都在蠢蠢欲動,有些更開啟了明顯的漲勢,說明“供過於求”壓制通脹的周期結束了,一股真火點燃了。

三月份的通脹率,屬於點火的先頭部隊。

為什麼說這股火併不是普通的火?當房地產成為信仰的時候,人們寧可買房,也不會參與那些風險高(農業、種植業的風險尤其高)、收益低的經營活動,這就限制了供給的增長。相信這些年大家已經教訓深刻,養豬、種植的人,不僅遠遠比不上在大城市買套房的收益,甚至供養孩子上大學都很困難,這樣的陰影會限制人們在房地產領域之外的投資活動。

去年,雖然高層領導者很清楚問題所在、不斷通過各種手段調控房地產,但新增貸款中依舊約有一半還是流入了房地產,就是這種原因,人們對其它行業的投資活動開始嚴重擔憂,此其一;其二,央行放水推動房地產,就會不斷推升社會總成本(生產成本和生活成本),讓其它產業的成本不斷上升,壓縮了它們的利潤率空間,這會阻止資本在其它產業中的投資活動。其三,面對食品類價格的漲勢,預計管理者未來還會使用所有手段打壓價格(比如增加進口、行政限價等),會進一步阻止資本流入,壓制供給的恢復。上述綜合因素就會持續壓制供給,最終,讓這種由印鈔推動資產價格形成的通脹成為真火。

上述還都是確定性因素,但還有不確定性因素。誰敢保證豬瘟不再繼續流行?北邊的鄰居豬瘟已經流行了十年,到今天依舊未終止。一旦豬瘟繼續流行,母豬和小豬的存欄會繼續下降,供給缺口就會繼續放大。此時,養殖戶的風險成本就完全不可測,這會限制供給的恢復。舉例來說,換你是養殖戶,會不會擔心豬瘟再次發生後血本無歸?一般來說,風險成本因素才決定人們的決策。

一旦供給萎縮超預期,通脹的上漲也會超預期,實際利率的上升當然也會超預期,這股火會燒向資本市場,當然是樓市。

對於中國的CPI來說,肉和油是核心因素,肉價顯然很不樂觀,而油價因中東的亂局也風險莫測,美法開始用海軍封鎖伊朗的原油出口,一旦伊朗狗急跳牆,石油價格就完全不可測。

作為小民,總期望國家的經濟越來越好,這是全民的福祉所在。建議央行儘早、切實收縮貨幣,通過利率手段重拳打擊房地產領域的投機、投資活動,否則不足以打破信仰,也無法解除房地產對經濟、財政和金融的綁架,就無法給其它產業騰出足夠的生存空間,要恢復供給就很難,只有如此才能有效應對今天的局勢。如果今天不做出果斷決策,當通脹成患的時候,或許也是一樣的結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