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雲南晉寧強征地血案重審秘密宣判 十三村民迎抗爭者出獄被抓

雲南晉寧抗征地數年後,雲南當局一邊重審暴力抗征地血案並重判反抗者,又以掃黑除惡的名義,抓捕十三名迎接出獄抗爭者的村民,高壓之下當地村民感到人人自危。

2019年4月22日,雲南警方調集大批員警,對暴力反抗征地的昆明市晉寧廣濟村村民再度進行大規模抓捕。(晉寧政法委官微)

2019年4月22日,多名女性在內的村民,被警察戴上手銬押走。(昆明警方發佈)

雲南晉寧抗征地數年後,雲南當局一邊重審暴力抗征地血案並重判反抗者,又以掃黑除惡的名義,抓捕十三名迎接出獄抗爭者的村民,高壓之下當地村民感到人人自危。(黃小山/文宇晴報道)

據昆明警方日前宣布,昆明市晉寧區廣濟村部分村民,先後三次為征地案刑滿釋放的出獄抗爭人員舉行「歡迎」儀式,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立案調查。警方早前進行集中抓捕,抓獲十三名涉嫌人士。

當地的公檢法、政府機構以及團委的官微,其後奉命將有關消息轉發。而大批警察又再沖入村,將包括多名婦女在內的村民,戴上手銬押走。

本台記者與該村村民取得聯繫,但他已不敢講話,只是小心翼翼地表示,他沒有參與,並不知情。

據暴力抗征地血案中被抓的張紅珍女兒李女士指出,鄰村抗征地的村民出獄的時候,很多村民自發前往迎接,並沒有人組織,但政府以掃黑除惡的名義抓人。

李女士說:村民志願的,也沒有甚麼人組織,買了炮仗,還有那個扭秧歌,算是迎接一下。然後他們就被那個政府她說是甚麼黑社會,把人抓了。就那個打黑吧,搞得比較嚴。目前就是只有十三名,但他們發話說,還有一部分要他們自己去投案。村民就是保衛自己的土地吧,也沒做甚麼犯法的事情。

李女士還說,因為持續受到壓力,現在村民們都很害怕。很多人也都不敢說話。她又透露,在抓捕村民之前半個月,被發回重審的征地案再度宣判,村民李海英還是死刑、楊富死緩,她母親張紅珍從無期徒刑改判十五年。但代表征地施工和官方征地的一方,及挑起暴力衝突的楊汝明則被輕判。

李女士說:因為那個10.14(暴力抗征地)事件的第二次庭審,已經拖了一、兩年後,他們判了。是今年的4月5號。我媽從那個無期(徒刑)改成有期,就是判了十五年。判得最重的是李海英,第一次庭審的話,還是死刑,到第二次的話,還是死刑。那個楊富的話是死刑緩兩年執行。

村民李海英的妹妹也向本台記者證實一審重審的判決結果。但她表示,儘管姐姐是死刑,但她無法知道更多的資訊,她指連姐姐的律師是誰她也不知道。

據本台記者得悉,因為晉寧暴力征地血案一直被重點維穩,加上引發事件的物流中心其後倒閉,事件就變得更加敏感,所以重審一直對外秘而不宣。這說法亦得到了該案征地施工方姓趙律師的證實,但他指不能告訴相關情況。

趙律師說:那是發回重審,就是重審一審的結果。宣判了,只是說它有沒有公布我不清楚,你通過其他途徑了解,我這不能告訴你呀,看不到那我就更不能告訴你了。

本台記者致電昆明市公安局,但對方未有回應採訪要求。

2013年10月22日,因官方強行征地建設物流中心,晉寧區廣濟村數百村民與警方爆發衝突,其後十人被抓,多人被判刑。一年後,鄰近的富有村村民再次集體暴力反抗征地,並與施工方僱用的人爆發激烈衝突。官方事後大肆抓捕村民,加上新抓捕的十三人,至今兩村共二十多位村民被關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