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中共對北極的濃厚興趣令加拿大不安

中國雖然不是北極國家,但是對北極地區有着濃厚的興趣,近年來不斷投入巨額資金進行相關研究和環北冰洋考察。在加拿大皇家軍事學院政治系和女王大學歷史系任教的賴小剛教授不久前在最新一期《加拿大海軍評論》雜誌上發表文章,分析中國的北極政策和這些政策對加拿大的潛在影響。

賴教授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說,中國自稱是“近北極國家”,同時也是北極委員會(Arctic Council)的觀察員國,中國在北極研究上投資巨大,以至於有人預測,十年到十五年後,主要的北極研究成果將出自中國。

這當然是因為中國在北極看到了巨大的經濟利益。但是賴教授說,中國積极參与北極事務的動機相當複雜,而且相互矛盾。他把這些動機歸納為民族主義,機會主義,地緣戰略和國際主義。

在談到地緣戰略時,賴教授分析說,中國經濟非常依賴的海外貿易要通過南海和馬六甲海峽。但是這個海峽在美國制海權的控制之下,一旦發生衝突,中國很容易被美國封鎖貿易通道。這讓北京覺得非常不安全,需要尋找其他通道,例如“一帶一路”和北極通道。

和通過中西亞地區的“一帶一路”不同的是,中國對北極的興趣並不會刺激俄羅斯的神經,反而增加了兩國交好與合作的機會。因為俄羅斯也希望開發北極沿岸地區,卻沒有足夠財力。對中國來說,和俄羅斯的北極合作還可以在中美博弈中為自己增加籌碼。

中國學者仔細研究加拿大原住民問題

賴教授說,中國在北極最重視的是東北航線,即從亞洲通過白令海峽到歐洲的航線。這條航線關乎中國和歐洲的貿易,而且通航率高得多。加拿大這邊的西北航線對北京來說不是那麼重要。但正是因為不重要,才好拿它做文章,尤其是在原住民問題上。加拿大聯邦政府對原住民有歷史的欠賬,北京可以用這個問題來提醒加拿大,減少加拿大對中國的批評。

中國的北極學者對原住民問題興趣非常廣泛,調查非常細緻。賴教授記得他看過的一篇公開發表的研究報告說,中國可以在加拿大原住民問題上等待機會。

中國北極政策的歷史伏筆

賴教授說,1949年中國共產黨掌權後,放棄“中華民國”這個國號,改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實際上把兩岸分治合法化了。毛澤東的一個直接影響今天北極政策的決定是不承認所有中華民國簽署的國際條約。這項政策把自己排斥在國際體系之外。直到改革開放,中國才開始重新嘗試加入國際體系。但許多問題已經造成,包括南海問題就是從那時開始的。

如何看待目前的國際體系?是加入它還是改造它,甚至另起爐灶?賴教授認為,中國的北極政策,以及加中關係的現狀,都是“北京對外政策和對內政策發生巨大變化的一個表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RC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