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世界新聞自由日:香港光輝不再?

在北京採訪的香港記者遭到拘捕(RFA視頻截圖)

言論和新聞自由曾是“東方明珠”香港引以為傲的優勢之一。但隨着近年來自北京當局的壓力日趨升級,香港的自由空間正在萎縮,新聞自由狀況令人擔憂。

無國界記者組織(RSF)最新發佈的“2019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中,香港的排名比去年下跌3位,排第73,被歸類為第三級,即“問題顯著”;排名遠低於同屬東亞地區韓國和台灣。

翻查紀錄,2002年香港的“新聞自由指數”曾經位居全球第18;但到2003年,港府提出基本法23條立法,就暴跌至第56位;到今年再跌到第73位。

另外,香港記者協會最新發佈的“新聞自由指數”中,公眾對香港新聞自由的評分為45分,是自2013年調查開始以來的新低。

這些指標都顯示,無論是國際業界還是香港公眾,都對香港的新聞自由情況不感樂觀。

本台就此訪問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以及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回顧過往一年,香港記者在北京以及四川採訪遭受暴力對待丶監察政府的“檔案法”及“資訊自由法”立法工作被拖延丶中共黨媒《人民日報》副總編緝盧新寧出任香港中聯辦副主任等事件,都讓他們憂慮香港的新聞自由情況會繼續惡化。

但他們不約而同指出,當中最嚴重的事件當數英國《金融時報》亞洲新聞編輯馬凱被港府拒發籤證一事。

去年馬凱在香港外國記者會主持被指是“港獨組織”的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的演講,之後被港府拒絕續簽他的香港工作簽證,甚至有親北京立法會議員促請港府收回香港外國記者會的會址。

北京強調一國港獨”紅線碰不得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說:“馬凱事件之後,就是你踩‘紅線’的話,會惹來一個實際性的報復。這種過去一年的施壓,由以前的口頭和當面的施壓到(現在變成)一些實際性的報復,是質方面的改變。我覺得,未來也不會再改善的。”

他指出,北京當局的“紅線”就是不得報道和討論“港獨”問題。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認為,香港言論自由逐漸收縮的主要原因是北京愈來愈強調“一國”的重要性。

楊健興說:“過去好幾年,中央政府對一國兩制愈來愈強調‘一國’的重要性。一些具體的問題比如說國家安全丶香港一些所謂‘港獨’的問題,(北京)就提出各種各樣的要求丶政治壓力。”

北京以經濟手段干預影響香港傳媒生態

另外,立場傾向民主派的香港《蘋果日報》被香港前特首丶現任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攻擊,頻繁在其社交媒體帳戶截取《蘋果日報》的全版廣告,點名在該報購買廣告版面的商家,暗吁公眾不要光顧他們。這做法被質疑打壓新聞自由。

呂秉權指出,梁振英的做法對報章和廣告商而言,都是無形的壓力。

呂秉權說:“一個前特首、還有國家領導人級別的梁振英,他居然對這些廣告商和媒體可能施壓,影響到報商他們的經營還有廣告商的取態。我覺得,這種干預也是對報業和廣告商的一種無形的壓力。”

5月3日是世界新聞自由日。香港民眾打出“守護我們的新聞自由”等標語,呼籲捍衛港島的新聞自由。(資料圖/法新社

事實上,除了香港電台以外,香港大部分主流媒體表面上都是商業機構。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表示,北京政府正通過不同的方式,影響香港的傳媒生態。

楊健興說:“現在很多(香港)媒體擁有者都是跟國內有很多政治丶商業上千絲萬縷的關係,他們的媒體在處理一些可能中央不高興的內容時,就會作出一些審查。(第二就是北京)它透過各種渠道丶資本,透過一些人事搞他們的一些媒體,特別是網上的媒體。當比較獨立的媒體經營愈來愈困難,它的一些以各種形態出現的媒體就會發揮一定的作用,這對長遠新聞能不能保持獨立、多元、敢批評中央,是一個威脅。”

而讓他更憂慮的是港府近期提出修訂“逃犯引渡”條例,容許香港特首跳過立法會引渡犯人到大陸受審。他指出,這讓長期處理政治敏感新聞丶特別是採訪中國新聞的媒體人受到人身安全威脅,或將增加媒體人的工作風險。

目前“逃犯引渡”條例的修訂仍在拉鋸狀態,明年香港的新聞自由情況又將如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