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美中貿易協定:習近平的生死抉擇

新一輪的美中貿易談判正在北京進行,大家都期盼著好的結果。不久前,川普表示將在今年6月在白宮與習近平簽署貿易協定,這與之前說談判還需大約兩個月的說法相吻合。可謂前景樂觀。

然而,就在本次美中貿易談判開啟之前,有消息人士透露說,如果美國堅持將懲罰性關稅和貿易協定捆綁,北京將不再回到談判桌上。4月27日,川普在威斯康辛的一個集會上大聲宣布,“要是跟中國談判達成貿易協議,對美國會更好,因為牌都在我們手上。”川普總統的這番話似乎是在回應上面的傳聞。果真如此,對習近平本人而言就太可怕了,他將面臨非常可怕的結局。為什麽這麽說?下面我們來一起分析一下:

美國朝野反共,貿易協定政治意義突出

先說美國。川普總統可以說是美國歷任總統中對中共本質認識最清的,他一方面要實現“讓美國再次偉大”宏願,一方面要結束中共的邪惡統治。兩者互為因果。而美中貿易談判,既出於美國的經濟利益,也出於美國的政治利益。

達成貿易協定,美國可以依此減少貿易逆差;達不成貿易協定,美國也可以通過加收懲罰性關稅來減少貿易逆差,使製造業迴流,加強本國的基礎設施建設,這樣的話,美國的GDP就減少了對他國的依賴。

到目前為止,許多人都已經意識到,美中貿易協定的最大政治目的是迫使北京做出重大的結構性調整,逼習近平拋棄中共,走民主自由之路。如習近平接受,就是最好的結果,它可以在不引起中國社會的動盪的情況下解體中共。

然而,中共對美國的態度卻始終陰一套陽一套,甚至有時態度極其強硬。許多人問,中共有何資本耍橫?其實中共一直認為自己手裡有張王牌,可以有效地控制美國,那就是它對美國實行多年的全面滲透。中共希望通過內部瓦解,使川普的施政綱領無法得以實施,令其無暇顧及中國的事。這一點在建邊境牆上表現得非常突出。此外,中共還寄希望於穆勒報告,指望民主黨能搞掉川普。

但是,天不隨中共的願。穆勒報告非但沒有幫助民主黨彈劾了川普總統,反而使民主黨的中間派和部分左媒開始右轉,兩黨關係也開始轉暖。最突出的例子就是4月30日,川普和民主黨領袖就二萬億美元的改善美國基礎設施計劃達成一致意見。這在穆勒報告結果出來之前是不可想像的。

將資金從海外抽回,全力搞國內基礎建設,這標誌著美國將通過內需來提高GDP,而不再需要中國這個巨大的廉價勞動力市場。這對中國經濟而言是極其可怕的。

也許中共始終沒有搞明白一件事,不管民主黨怎麽跟川普過不去,但在對待中共的問題上,兩黨的觀點比任何其他問題都一致,甚至民主党參議院少數派領袖蘇曼認為川普對中共的態度還應該再硬一些。

另一個不能不提的事情就是前不久啟動的“應對中(共)國當前危險委員會”。這是一個非官方的、略帶秘密色彩的“外交政策組織”,主要是通過政策研究和宣傳來影響美國民眾和政府。

從以往的作用看,這個委員會的能量不可小視。歷史上曾三次啟動“應對當前危險委員會”,這是第四次。前三次都是對抗前蘇聯和恐怖組織的,而且功績卓著。這一次是專門對抗中共的。它的成員都是美國軍、政、經濟、宗教和傳媒界的精英,包括前中情局局長詹姆斯伍爾西、前白宮政策顧問班農、對沖基金大佬凱爾巴斯等二十多人。

雖然沒有任何人提及這個委員和白宮的關係,但人們普遍認為二者為互補關係。也有人認為川普並不認可這個委員會,但這個委會的做法顯示出了美國民間反共意識的抬頭。從目前這個委員會的公開聲明看,它也是要在經濟方面打擊中共,甚至呼籲川普總統不要和中共達成任何協議,因為拖延和不履行協議是中共的一貫伎倆。

前白宮政策顧問班農日前就嚴厲批評了華爾街。他說,是華爾街的資助,使中共得以在中國實施高壓統治。美國大企業都成了中共的遊說部門,華爾街是投資者的公關部。班農認為,中共對美國而言是前所未有的最大生存威脅,所以呼籲華爾街停止向中共輸血。

對中共快速發展的經濟,巴斯卻表示,中國的實際經濟情況絕不像表面那樣光鮮,其GDP數字根本不可信。巴斯說中共已經快用完了流動所需的美金。如果投資者不再投資中國,不再給中共輸血,中國經濟很快就崩盤,中共也就會隨即倒台。

巴斯作為美國一家大型投資公司(Hayman資本管理)的首席投資官和創立者,必須對他的投資人負責,絕不敢信口雌黃。

二、中共經濟萎縮,捨棄實體經濟,大搞金融虛高

中共要維持其恐怖統治,要維穩,要維持對信仰群體的迫害等,就需要巨額資金支持。那麽這筆資金來自哪裡?一是實體經濟,二是金融。

先說實體經濟。自上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後,中國經濟迅猛發展,很大程度依靠的是外資和進口技術,2017年,中共官方披露,全國近一半的外貿和1/5財政收入及4500萬的就業機會得益於外資,而在外資密集的東南沿海地區,這個數字更大。如上海、廣州、蘇州、廈門,外資貢獻了2/3的工業產值和對外貿易。

然而,中共沒有把大部分財政資金用在教育、醫療、養老、社會保障等民生福利方面等,而是用在了壓榨人民的國家機器上。比如,

(一)龐大的行政事業單位和人員吃皇糧。據估算,中國的官民比為1:18。這個數字分別是漢唐明清的441倍、162倍、127倍和55倍。統計數據顯示,中國的行政公務費用占財政支出的38%,(實際數據遠不止如此)而美國的才佔了14%。

(二)維穩財政。每年中共花在國安、公安、協管、居委會、五毛、防火牆、人臉識別系統等上面的“維穩”費是巨大的,而且持上升狀態。2013年的公共安全預算數為7690.80億元,超過當年的軍費開支,之後中共就不再公布這個數據。而據《21世紀經濟報導》說,2019年的「公共安全支出」預算約1.39萬億元。另據官方洩漏,中共迫害法輪功最瘋狂的那幾年,江澤民動用了1/4的國力。

(三)吃空養老金。據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發佈的《中國養老金精算報告2019-2050》顯示,全國16個省份的養老金已經入不敷出,預計到2035年全國的養老金結餘將清零。如果外資全部撤離,養老金結餘清零的時間將大大提前。其實等不到那個時候,政府的信用就徹底破產了。

2013年起,中國出現了外資撤資的跡象,其後越來越多的外資撤股、撤廠、撤店。到目前為止,包括麥當勞、肯德基、三星、富士康、裕元集團、瑞銀、蘇格蘭皇家銀行、高盛,美銀、德意志銀行、花旗銀行等在內的生產經營企業和金融公司,都已先後撤出中國。

但中共似乎不在乎實體經濟的衰退,因為它可以通過大量印刷人民幣和港幣,保持國內金融市場的穩定。只要人民幣不是國際流通貨幣,中共就可以大量稀化人民幣。通過境外銀行、房地產業洗錢。

目前當前中(共)國危險委員會正力求從華爾街斷了中共的資金鍊,並全力做空港幣和人民幣。當然真做到這一步,可能還需要美國聯手歐美、加拿大和日本。但真的出現這一狀態時,也是一瞬間的事。金融市場倒塌之時,就是中共滅亡之日。

習近平的選擇:簽訂協議,永生!不簽或耍花招,必死!

綜上所述,美中貿易談判對於習近平而言至關重要,可以說是生死抉擇。

(一)生路:如果習近平選擇簽署貿易協定並嚴格執行,中共體制就是最大的障礙。那時習近平必須拋棄中共,而且對其自身來講也是最安全的。因為中國老百姓會擁戴他,美國、歐盟、日本等都會為他背書,他的政敵也因此不敢動他,保證了他的人身安全。更何況那麽多高官、紅二代等的巨額資產都在海外。如果他們敢動習近平,美國和歐美就會封了他們的資產,所以,從自身利益考慮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

(二)死路:如果習近平不簽這個協定或雖然簽卻不真的執行,那必定遭致美國和西方社會的嚴厲制裁,引發大規模的失業潮、債務危機,從而導致社會矛盾(住房、教育、醫療、養老等)激化更加激化,其結果是,不用等老百姓上街,習近平的政敵就會瞬間要他的命,也許比當年羅馬尼亞的共黨書記齊奧塞斯庫的結局還慘。

所以,為了保命,習近平也應該和川普簽署這個貿易協定,並嚴格執行,以最和平的方式和最小的代價結束中共統治,做一個真正的民族英雄。

補充說明:本文成稿於上星期,目前發生的事—--川普說簽不成協議更好和美國兩黨開始合作----已證明筆者的分析是正確的。筆者會在後續的報道中做更深入的數據分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