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阿里京東進入超時黑名單 學者:正常國家沒有996

中國科技行業從業者抵制996。(中國勞工觀察/AP)

最近,中國科技行業對996工作制的抱怨成為廣受關注的現象,中國電商巨頭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曾宣稱超時工作是“一種巨大的福氣”,京東劉強東也說,浪費時間的人“不是我的兄弟”。他們對超時工作的認可受到輿論的廣泛批評。獨立學者王軍認為,個人自由是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前提,996的存在說明中國不是一個正常國家。只有當中國成為一個正常國家時,996才能成為往事。

中國科技行業抵制996工作制

綜合外媒報道,中國科技行業對996的不滿情緒在網上日益高漲,他們正在網上組織起來,反對電商巨頭推崇的996文化,點名批評那些要求他們加班到深夜的僱主,一些程序員甚至拒絕向強調996文化的公司交出自己編寫的源代碼。

996工作制是指工作日早上九點上班、晚上九點下班,每周工作六天的工作制。

報道說,數百名中國程式員湧入代碼共享網站GitHub,發佈了一份實施長工時的科技公司黑名單,其中包括阿里巴巴、京東、智能手機製造商華為,以及短視頻平台TikTok(抖音海外版——編注)背後的社交媒體巨頭位元組跳動。

在一個求職應用上,包括搜索引擎搜狗(Sogou)的員工在內的一些員工抱怨工作時間過長。

不加班的“955”人道主義榜樣名單上包括亞馬遜、谷歌和微軟以及中國社交網站豆瓣。

這場反對996的辯論始於上個月在GitHub上發的一個帖子。GitHub是一個讓全球的程序員分享代碼和軟件工具的在線社區。一個匿名用戶用“996icu”的網名發帖,ICU指的是長時間工作的工程師們隨時可能進的地方:重症監護室。

996.ICU GitHub存儲庫已被“點贊”了近24萬次,顯示了人們對這個討論的興趣。數百名忍無可忍的技術人員已為這個GitHub項目做了貢獻。其他人則在幾乎沒有集中協調的情況下,在即時通訊和社交媒體平台上集結起來。

996.ICU小組鮮紅色的主頁底部寫着:“開發人員的命也是命。”

紐約時報》報道說,越來越多的人正在加入到這個運動中來,這在中國是不同尋常的現象,因為中共禁止獨立工會的存在,而且嚴厲打擊不受其控制的民意行動。

報道說,中共政府對民眾不滿情緒發酵的空間一直都是十分害怕的,早已禁止國內用戶訪問Facebook、Twitter和其他全球平台。幾年前,中共當局還曾短暫屏蔽GitHub,但工程師們提出抗議後,該網站解禁。微軟旗下的GitHub有一項政策,公布從政府收到的任何刪除請求。

諸葛納吉(音)是中國南部省份湖南一家初創企業的工程師,過去兩年一直過着996生活。

他說,公司的同事們下班後沒人敢回家,他作為初級員工,自然不能第一個離開。他現在是這個GitHub項目的積極貢獻者。

中資公司996很普遍

今年4月,馬雲在阿里巴巴一個活動上對員工說,進入阿里,就要準備一天工作12個小時,因為阿里是中國排名第一的公司,第一就要付出代價。對此,網絡上數萬社交媒體用戶表示憤怒和困惑。

中國獨立學者王軍4月22日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表示,長期加班無疑會損害員工的身體健康,還會鼓勵惡性競爭,助長不良的商業倫理,形成有毒的經營文化。其實,商家想賺錢,要在市場上獲得持久的競爭力並不能簡單依靠加班來實現。

王軍的擔心並非沒有根據。據《華爾街日報》報道,30歲的Francis Bea說,他在中國科技公司工作了五年後,出現了健康問題。因為持續不間斷地工作,同事們稱他為機械人。

Bea是一個美國人,他決心在自己的營銷公司Eleven International創造一種不同的環境。四名為他進行遠程工作的員工可以決定自己的工作時間。

華日報道,Bao Yuhan今年26歲,近期辭去了北京一家播客初創公司的營銷職務。她在該公司常常每天工作11-12小時。

Bao Yuhan稱,去年10月,為了跟上競爭對手的步伐,她所在的播客公司開始要求員工也在周六上班,但在發現這種做法沒有提高生產率後叫停了這一要求。不過該公司員工還是會加班。

996工作制在中國科技行業很普遍。華為的一名僱員表示,這家電信巨頭鼓勵員工為工作放棄節假日。北京位元組跳動科技的員工每兩周需要在周末上一天班。根據一份在網上傳開的電子郵件,電商巨頭京東表示,計劃淘汰“不能拼搏”的員工,不管是身體原因還是家庭原因。京東已對該郵件予以證實。

華為和北京位元組跳動科技未予置評。京東的一名發言人稱,該公司不強迫員工加班。阿里巴巴一名發言人讓記者參考馬雲的公開評論。

現年23歲的程式員Suji Yan是996.icu項目成員,也是一家數據私隱公司的創始人,他的妻子、現年27歲的Katt Gu是這家公司的首席合規長。Suji Yan和Katt Gu寫了一份公開軟體授權,要求企業遵守所在國家的勞動法,如果沒有本地勞動法,則應遵循相關國際標準。

Suji Yan說,這一代的程式員很清楚他們可能在中年會面臨什麼,包括在巨大壓力下被迫加班、被裁員,或突然被調整崗位。

獨立學者:996顯示中國社會不正常

獨立學者王軍認為,當加班成為問題時,意味着很多勞動者的人身權益遭到了侵犯,由此產生的怨言和不滿將會瀰漫於整個社會之中,這說明這個社會是有問題的,也是不正常的。

王軍引用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阿馬蒂亞·森的觀點說,人的實質自由是發展的最終目的和重要手段,經濟發展就其本性而言是自由的增長。那種認為中國目前階段發展水平較低,不需要賦予人們自由或者人們不配享有自由的觀點都是極端錯誤的。因為,自由並非發展的結果,而是發展的前提。

王軍認為,加班尤其是那些有違勞動者意願的加班,將對社會實現經濟繁榮造成危害。實際上,中國某些行業毫無節制、不受法律約束的加班,還具有跨越國境的影響,成為中國與其他國家貿易衝突的導火索。

王軍最後表示,只有當中國成為一個正常國家之後,加班才可能成為往事,這或許會是一個令人嚮往的美好社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賀景田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