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熱帖:趙本山大起底!看看他的真面目

隨着近幾年央視春晚的商業化、市場化,央視春晚已經遭到了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的反感,甚至連很多明星都不屑於登上春晚的舞台。

趙本山在中共兩會上

在“千夫所指”的春晚里,趙本山師徒的低俗小品就更受輿論譴責。評論作家丁曉宇稱,“趙本山師徒醜化褻瀆了中國農民與男人。”趙本山電視劇里的農民形象多殘疾:劉能,結巴。謝大腳,腳大。趙四,面夾痙攣。劉大腦袋,腦袋大、眼疾、瘸腿。王天來,甩頭。王木生,大舌頭。王大拿,裝腔作勢。趙本山的小品里,大多拿農民開涮。有時,自己也經常模仿自己瘸腿、瞎子的叔父(自己的啟蒙老師)的瘸、瞎並來上兩段,還為自己的演技引以為豪。難道中國農民的形象就是這樣的?無獨有偶,什麼樣的師傅教出什麼樣的徒弟。作為趙本山得意門生的小瀋陽,一出場就是把中國男人當太監看,當“二雞妞兒”去褻瀆。

雖然有網民評論稱趙本山不能代表農民的形象,但央視給了趙本山不經審查、不需綵排的諸多“特權”,稱霸了央視春晚的霸主地位,網絡評論稱:“春晚需要趙壓軸保證收視率,而日薄西山的趙本山更需要春晚大舞台‘維火’、‘推徒弟’,進而為自己的‘趙本山王國’謀取巨大經濟利益,雙方可謂是‘互利雙贏’、‘皆大歡喜’。”有網民說,“春晚和趙本山就是三俗的代表——低俗,媚俗,再加惡俗!”《中青報》評論員曹林更痛批春晚只有一個字:偽;“偽流行、偽親民、偽藝術、偽幽默”。

而這樣的“偽”,更表現在“愛國”上。2011年開年第一雷語,就是趙本山的“我買飛機是為國爭光”。《長江日報》王石川評論道,“明星有錢了,別說買飛機,就是開飛機,甚至投資火箭,都未嘗不可。但是,把買飛機與為國爭光扯上鉤,就有點不倫不類了。買飛機與為國爭光之間,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關係,趙本山強行將之嫁接,這是‘拉郎配’。”王石川指出,“說白了,趙本山的‘買飛機是為國爭光’,傳遞的是一種矯情,更透露出了一種愛國煽情,彷彿一拿為國爭光說事,不僅陡然使自身形象高大起來,也可有力反擊輿論對其炫富的質疑。還需一提的是,據稱趙本山已入籍加拿大,如果屬實的話,即便買飛機是為國爭光,難不成是為加拿大爭光?”

《粉絲網》論壇評論說,趙本山買飛機,不知道他給國家爭了什麼光。讓西方人稱讚中國人很有錢?假如真是這樣,那不是為國家爭光,那是給國家丟臉,因為90%的中國人沒有錢,

還有幾千萬孩子因為家裡貧困無法上學,更有幾千萬年輕人因為房價太高無法結婚。

《天涯論壇》華陽楊批判趙本山說買飛為國爭光是假真誠真忽悠,“還好,他買的是飛機,若他買的是飛船,那就該說成是為地球、地球人爭光了——這趙本山難道是演小品《賣拐》系列太入戲,分不清戲裏戲外了么?”

網絡作家中國娃娃撰文,“買一架飛機就是‘為國爭光’,趙本山以為國家就是自己的嗎?或者認為自己就代表着國家形象?趙的幽默或許能博人一笑,但此等的邏輯和狡黠只能引得大眾反感。”

評論作家郭春孚評論:“像趙本山這類人對社會的貢獻再大,也比不上一個科學家吧?比不上一個教育家吧?如果趙本山的確是中國和世界公認的藝術大師,那麼他能買得起航母,人們也不說什麼了,問題是他的小品庸俗不堪,甚至為了贏得掌聲,提高收視率,故意迎合一些人的低級趣味,具有明顯的媚俗特徵。”

郭春孚指出,趙本山到美國巡演惹出了一大堆“新聞”,其中大多數為負面的。儘管他本人一直堅稱在美國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歡迎,演出空前成功,但從國外網站上看到的報道卻相當難聽。更有甚者,還有人要起訴趙本山歧視殘疾人。

紐約作家畢汝諧撰文說:趙本山其人相貌委瑣,節目內容庸俗,言辭粗鄙,卻能夠紅遍大江南北,創造天文數字的票房價值,並且趙本山本人成為春節晚會的台柱,十幾年如一日。究其原因,趙本山是今日中國轉型社會的產物。已故相聲大師侯寶林、馬三立等起自舊中國的街頭地攤,卻努力提高自身的文化修養,擺脫低級趣味,寓教於樂,贏得健康的笑聲,使相聲得以登大雅之堂;侯寶林甚至榮膺北大中文系名譽教授,開“曲藝概論”課程。今日中國,大眾的藝術趣味、精神境界日趨低下,排斥嚴肅文化,追捧低劣作品乃至糟粕;趙本山順勢開歷史倒車,將舊中國街頭地攤的噱頭找回來,奉為至寶,以嘲笑生理缺陷、插科打諢為能事。這樣一個活寶,卻成為觀眾的寵兒。

一位知情人士在天涯發帖稱:“趙本山在現實生活中的忽悠本領也十分了得,他在蟻力神分紅達2個億,代價是無數的百姓傾家蕩產。趙早做準備,留了後路全家辦加拿大國籍。趙剛開始移民加拿大他自已也承認了,後來見影響大了,又矢口否認,並還留下了以後送子女出國的餘地,以後就說是探望孩子。既然中國觀眾是他的衣食父母,沒有觀眾的厚愛就沒趙本山的今天之成功,那他為什麼偷偷摸摸入了加拿大國籍呢?大夥都知道加拿大與我國至今沒有司法引渡條約,趙本山只不過是想不出事時還在國內混,掙中國人的錢。風聲緊時一拍屁股回他祖國加拿大。你說他厚道嗎?

不少網民嘆息:中國文藝界的悲哀,靠嘴皮子發財的人居然中央台還捧他。有網民直言:“這正與權貴階級的騙人忽悠相迎合,臭味相投了!

有人說,趙本山很牛,因為全國觀眾每年除夕等着他的春晚小品下酒。有人說,趙本山很牛,敢把被紐約華人炮轟為“下流”的二人轉節目帶到美國去。而趙本山更牛的是,聽到了批評之後,還會像他的經紀人所說的那樣不屑一顧——演自己的戲,讓別人去胡說八道吧。

美國觀眾對趙本山的批評:趙本山的演出團隊,演員上台一諷刺殘疾人,二諷刺肥胖者,三諷刺精神病患,演員模仿殘疾人,內容庸俗,言辭粗鄙;以嘲笑生理缺陷、插科打諢為能事,把自己的歡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趙本山以嘲笑他人的生理缺陷為能事——這根本不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本質,而是低俗文化或曰“偽文化”。

人們不禁想到,近年來韓國影視作品在海外市場的強勢擴張,令人矚目。韓國影視作品在我國也受到觀眾熱捧,被稱為“韓流”現象。韓國影視作品裏面的人物看起來都是青春靚麗清純可人的,可骨子裡卻又都非常傳統,描寫的家庭故事,彰顯的文化精神全部圍繞道德核心進行,即忠孝誠信禮義廉恥。韓劇表現的愛情大都浪漫、純潔,絕少有性元素的暴露與表現,更不對“婚外戀”、“一夜情”的寬容甚至嘉許。韓國影視作品以生動細膩地反映現代家庭生活和人際關係見長,情節之所以讓中國人感動,就在於這些作品的文化內涵在人們內心產生了強烈共鳴。不妨設想,倘若韓國影視作品也以諷刺殘疾人、戲弄肥胖者、嘲笑精神病患為能事,還能有中國“韓流”嗎?!

“忽悠”一詞出自東北人的口語,有“拐、蒙、騙,說大話”的意思,本來流傳並不廣的一個詞,由趙本山之口流傳中國大陸乃至海外。大陸權貴階級刻意要把趙本山打造成“小品大王”,“超級大腕”,但許多人卻認定趙本山乃是一個“忽悠大王”。

趙本山曾對記者說,“吃不飽,這是童年留給我最強烈的印象。印象中那時候幾乎沒吃過整頓的飯,當時最大的理想,就是想離開農村,農村太苦了。”想離開農村的趙本山找到的離開農村的終南捷徑,是搞歌頌的文藝宣傳,而使用的主要表演形式是二人轉。

有一位東北人這樣談到二人轉時,這樣說:“由於二人轉及其演員的走紅,使得二人轉幾乎成了東北的象徵,身為東北人,我卻因為二人轉感到深深的恥辱。二人轉在東北也絕不是什麼所有百姓喜聞樂見的東西,身為東北人,本人對二人轉極為厭惡,我認識的人中多數都沒到劇場看過二人轉,因為二人轉在它的源生地東北,二人轉的走紅也只是這幾年的事,在此之前它登不上大雅之堂,正規劇場不可能上演這種東西。二人轉只能在一些邊遠的小劇場甚至是農村演出,並且只有在農村最受歡迎,就是在二人轉紅透大江南北的今天,在東北的任何一個大城市,想找一個演出二人轉的劇場都不是很容易,原因很簡單,二人轉實在是太俗了。

二人轉的俗不是一般意義上的通俗,二人轉只能說是低俗粗俗,甚至於可以說是下流的惡俗。在東北的小劇場中,二人轉絕不像電視上看到的那樣,雖然電視上看到的已經很不像樣了,很多下流粗俗的東西充斥其中,二人轉中的黃段子葷段子東北俗稱‘趔大膘’,其粗俗暴露不亞於脫衣舞,甚至還沒有脫衣舞的美感。”

“二人轉另一個令人難以忍受的地方是無恥,很多二人轉演員本身就是以丑為美,以出賣自己的尊嚴職悅觀眾,在出賣自己尊嚴的同時,更會無恥地踐踏別人的尊嚴,尤其是殘疾人的尊嚴,趙本山的成名作是模仿盲人,很多二人轉演員最拿手的就是模仿傻子、瘸子、弱智、口吃,不信的話你可以隨便買一本二人轉VCD,從頭到尾幾乎都是這些東西。

二人轉做為一種地方戲,做為一個藝術門類,且不奢談什麼思想性藝術性,最起碼的審美總該有點吧?可惜二人轉最大的特點就是以粗俗為通俗,以噁心為幽默,如果非要稱其為藝術,二人轉就是典型的審丑藝術。這種審丑藝術如今正在中國大行其道,相信在即將到來的春節聯歡晚會上,這種以粗俗為通俗,以噁心為幽默的所謂小品和相聲一定還是主角。”

趙本山自述的一段經歷可作為這位東北人寫的這篇文章之旁註:“回顧過去,趙本山坦率地說他剛唱二人轉的時候經常被哄下場甚至攆下台,有一次戲園子賣雪糕的對趙本山說,沒關係,我跟經理說不讓觀眾哄你,從此還真沒人起鬨了。趙本山對賣雪糕的大哥感激不盡,沒想到對方也實在:你不上場,人家誰抽空來買我的雪糕呀,我的雪糕不全化了(《趙本山:人一火了,生活中虛假的東西就多了》)。”

按常理來推,趙本山不可能火起來,但是,趙本山火起來的年代,正好遇到了一個特殊的年代:這個年代需要安排趙本山這樣一個形象“蔫哏”的角色在其文藝舞台上充大王,才能與在國內外政治舞台上到處丟人現眼、出醜賣乖相匹配。也有人以另外一種方式回答了這個問題:“從著名的小品演員到電視劇製作人再到遼足新掌門,趙本山讓他的人生軌跡畫出了一個巨大的上升曲線。

趙本山在東北不僅僅是個簡單的藝人,他有着廣闊而深厚的社會背景。一條不成文的規矩可見一斑:東北很多媒體都為趙本山專門指定記者,這恐怕是全國其他藝人都無法享受的待遇。一位知情人士向本報透露:趙本山今天的成就其實也不僅僅靠他個人的力量,很多神秘的幕後推手(電視劇),在為他“勾畫”人生曲線中的關鍵點暗中使勁(《從小品王到董事長:趙本山發跡的神秘幕後推手》)。”

趙本山曾經說過,“過去在農村,第一想法就是想進城,農村活太累,還吃不飽穿不暖;後來進城了演二人轉也挺受歡迎,就琢磨着想上電視出大名;後來全國都知道我了,我就想掙錢,把錢掙足了;現在錢掙夠了,我突然覺得什麼都不重要,人這一生受人尊重才是最重要的。”也就是說趙本山現在把受人尊重看作是最重要的。但他不知道怎樣才能真正受人尊重,他自認為憑他的“忽悠”本事,在中國已“忽悠”到了人尊重,到國外也照樣能“忽悠”到了人尊重,於是,在他“忽悠”了那麼多電視觀眾後,又到美國“忽悠”。

那麼,效果如何呢?他的東北老鄉的評價是:“趙本山的演出非常低俗。我是遼西人,我們遼西把下里巴人這一層又分為兩等,一種是狗撓門,一種叫傻柱子接媳婦。傻柱子到春節接媳婦回家過年,雖然情節簡單,但還是有情節。狗撓門卻沒有情節,那是狗的自然屬性,談不上有情節,小狗就愛干這個動作,趙本山的演出就屬於狗撓門。”

這位美籍華人直接道出了趙本山的演出:無聊和下流,“趙本山的演出就屬於狗撓門。”趙本山去美國,“忽悠”到了被人告上了法庭,索賠一百萬美元的官司。這也就是趙本山這次到美國來“忽悠”到的另類尊重。

《南方人物周刊》指出了趙本山的缺陷:缺乏深刻和憐憫;對社會現實的描述偏於瑣細,作為喜劇的批判和嘲諷對象,有時指向的是殘疾人和愚昧的村民;他的文化素養,也使他缺乏對時代的洞察力。

昔日的台柱子,變成了今日的“老寒腿”!而央視還是抱着已老寒腿的人們趙本山不放,再次幻想其能重振昔日之威,好將全民焦點的這台晚會搪塞過去。然而,趙本山的老寒腿就是不給力,最終《同窗的你》淪落為一個地地道道的“群口黃段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爭鳴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