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西安事變前中共已完全滲透了整個陝西 蔣介石此行實是九死一生

——西安事變前張楊的內部準備

中共在學兵隊中不斷進行宣傳,收入新人,力量逐步擴大。學兵隊的體制和紅軍後來的抗日大學類似,半天進行軍事訓練,半天進行政治學習。軍事訓練以學習游擊戰爭的戰術為重點,並以紅軍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和「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的十六字訣作為重要內容。政治學習此外還曾邀請劉鼎、孔祥楨等中共黨員講授「軍隊政治工作」、「紅軍的軍事民主」等問題。「西安這裡不少人做的是國民黨的官,吃的是國民黨的飯,但說的卻是共產黨的話,甚至做共產黨的事,紅白不分。」

十七路軍成分複雜,曾經被人攻擊為兵匪不分

張學良和楊虎城最關心的自然是內部將領的培訓,他們組織了王曲軍官訓練團。

王曲軍官訓練團在1936年5月成立,地點在西安市南郊的王曲鎮。王曲軍官訓練團團長和副團長分別是張學良和楊虎城,團副為楊虎城大將孫蔚如,教育長為張學良大將王以哲(後王以哲回前線,就由黃顯聲接任)。訓練團的學員是東北軍和十七路軍兩方面的連長以上,團長以下的現任軍官,前後辦了三期。其中第一期就有500人,主要是東北軍軍官,十七路軍軍官只有不到100人。訓練科目為軍事課,政治課和精神講話等。

其中以政治課和精神講話為主。開學第一天,張學良在開學典禮講話,題目就為《中國出路唯有抗日》,第一句就是要打回老家去,指出“抗日是東北軍最大使命”,以“把全(民)族所有力量拉到抗日陣線上去長期抗戰”為己任,號召全軍將士“寧肯鬥爭致死,決不束手待斃。”,全篇大力宣揚停止內戰,一致抗日。

而楊虎城講話也是抗日的問題。

整個訓練期間,抗日同志會的會員在王曲大力宣傳抗日聯共的主張,有時候甚至公開演講。

為應付蔣介石,張學良楊虎城說王曲軍官團完全按照廬山軍團訓練團的樣式舉辦,以剿共為主題。而廬山軍官訓練團為蔣介石領導的中央訓練軍事幹部的組織,宣揚三民主義,國家統一,先安內,後攘外等思想。廬山軍官訓練團實施蔣介石“七分政治,三分軍事”的方針,開了南京國民政府大規模訓練軍事幹部的先聲。楊虎城在1932年曾經參加過,知道這是中央收復地方軍閥,強化反共抗日思想的學校。張楊通過這個方式掩人耳目。

除了王曲以外,張學良還秘密成立了學兵隊,這是張培養新一批抗日中低級軍官的組織。張學良計劃由這些新軍官進入東北軍,充實內部新力量,改造東北軍。

1936年8月學兵隊成立,隊長是孫銘久。學兵隊有300多人,大部分是中共北平地下黨介紹過去的積極抗日青年,其中很多是參加過一二九運動的積極分子,也有一部分是中共黨員。

他們主要成員從北平上車,坐的是東北軍運兵列車,一路不允許下車。到了西安以後,學員一下火車就帶領他們去軍隊內部的澡堂洗個澡,洗澡後把他們帶到東城門樓上,換上軍裝。途中沒有和任何人接觸,很注意保密。

中共在學兵隊中不斷進行宣傳,收入新人,力量逐步擴大。

學兵隊的體制和紅軍後來的抗日大學類似,半天進行軍事訓練,半天進行政治學習。軍事訓練以學習游擊戰爭的戰術為重點,並以紅軍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和“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的十六字訣作為重要內容。政治學習此外還曾邀請劉鼎、孔祥楨等中共黨員講授“軍隊政治工作”、“紅軍的軍事民主”等問題。

學兵隊全部訓練生活都是東門城門上,平時不允許下樓,四面都有衛兵站崗,非常秘密。當時軍統特務已經發現有這個組織,但由於無法登上城樓,始終無法得到確切情報。

可惜由於到西安事變爆發只有4個月時間,最終沒有培訓出來。該學兵隊在西安事變以後被解散。

除了軍官以外,張學良通過抗日同志會寫了大量抗日宣傳資料,發到東北軍士兵手中,進行抗日宣傳。其實相比軍官來說,東北軍普通士兵抗日回家的意志更強。他們基本每人都在九一八事變中奉命離開東北,搞得妻離子散。

到了陝北和中共交手三次,東北軍士兵普遍不願意打內戰,覺得要死也要死在東北,所以也沒有什麼戰鬥力。三次交手俘虜了數千東北軍士兵,當時中共給他們進行宣傳,既不講馬列主義,也不講階級鬥爭,只有一句話:團結一致,打回老家去。大部分東北軍士兵都深深認同這句話,在他們看來他們和中共無冤無仇,而且都是中國人,根本沒必要拚命。而日本才是佔領他們老家的侵略者,自然應該去和日本人拼。

由此,東北軍很多士兵接受了停止內戰,一致抗日的言論,很多人從中共處回來就成為宣傳抗日的積極分子。

相比如火如荼的東北軍內部的活動,楊虎城的十七路軍就差得遠了。因為十七路軍的情況更差。

楊虎城的十七路軍骨幹都是當年中秋會,靖國軍的老軍人,這些人之前多為土匪,民團或者老兵油子,從軍本來就是為錢為權,軍閥思想更為嚴重,內部派系林立,互相排擠,非常腐敗。

楊虎城曾說:我們有些帶兵的人本身眼光太小,地域觀念太重,只知道用私人,甚至用些親戚鄰居來當兵,對外人一律不用。更重要的不但不用人甚至虐待他們,因此就發生不少的變故,形成很多有濃厚封建色彩的團體。外省人顧慮到這點不敢加入我們的隊伍,本省人在外轉戰多年,一回到家(回到陝西),便什麼成家立業,從事私活,對團體(十七路軍)的前途不再顧慮,這是何等危險的事啊。

軍官如此,士兵也好不到哪兒去。楊虎城自己曾說:我們的兵多半是募來的無業游民,軍隊裁一個兵,社會上就多一個匪,多年來的盜賊分析起成分來,多半是當兵的。

十七路軍為老陝軍,軍隊內部都是陝西人,沒有東北軍那樣離鄉背井的心態,也沒和日軍交過手,抗日思想相對較輕。而軍官都是地頭蛇,對中共佔據陝北蘇區後搞的諸如土改,肅反那些也深感恐懼,對其比較仇視。

所以隨便宣傳抗日聯共,恐怕會遭到內部很多反對,尤其是高級軍官。

楊虎城對他的部隊心知肚明,他說過:我們團體內,重要幹部都是過去用義氣結合的,是封建底子,像張學良這樣組織起來就要分裂。只能一步步的來,一點點的替換。

楊虎城早期曾經培養了張漢民,趙壽山,孔從洲,許權中等年輕軍官,但畢竟人數較少,不能徹底改變整個十七路軍。所以楊虎城除了派出少量幹部去王曲培訓以外,沒有任何其他培訓幹部的舉動。

楊虎城曾經考慮讓中共黨員王炳南邀請一部分進步人士在十七路軍內部成立政治訓練班,訓練中下級幹部。但因為楊虎城本人顧慮很多,王炳南也因為關節炎卧床數月,這個計劃直到西安事變開始也沒有實現。

所以十七路軍在西安事變一開始就出現歸順中央的現象,後接二連三將部隊拉走。

中共主打的群眾宣傳

除了軍隊內部以外,張楊為了爭取陝西的群眾支持,還開始了規模龐大的群眾抗日運動。

這點對於他們來說有些難度,但對於中共來說是小菜。中共以宣傳起來,群眾運動是他起家的法寶,無論工運,農運,學運都是他們最擅長的東西。張楊的宣傳,主要也是靠中共的兩個地下組織,東救和西救。

東救骨幹是學運領袖宋黎,馬紹周,劉瀾波等人,西救的骨幹則是楊虎城的秘書宋綺雲,謝華,徐彬如等人,都是共產黨員。東救和西救都是共產黨領導,各有各的團隊,宣傳力量都很強。

其中西救更是有力量,主要是他們一直有楊虎城的支持。自從楊虎城在1930年主政陝西以來,奉命武力自保,政治反蔣的政策,所以一向支持省內反蔣的教育政治勢力。

當時潛伏在西安的軍統中統特務向中央報告:西安教育界通匪現象嚴重,一部分中共和親共人士擔任高級職位,搞不好,惹惱了楊虎城不好辦。

早在1931年初,楊虎城主辦《西北文化日報》和《西安日報》,任命共產黨員宋綺云為《西北文化日報》總編輯,老共產黨員蔣聽松為《西安日報》社長。其中《西安日報》為西安省政府的機關報,《西北文化日報》為西安綏靖公署的機關報,都是公辦的報紙,影響力很大。這兩份報紙在當時非常的紅,是楊虎城的輿論陣地,其中又以《西北文化日報》為最,他的總編輯宋綺云為徐州人,1927年入黨,擔任過徐州邳縣縣委書記,後由於被中央通緝才改名換姓轉到楊虎城處工作。宋綺雲一向很紅,擔任總編以後,用這份報紙宣揚中共立場。1934年元旦,全國報紙以剿匪勝利為題目,但《西北文化日報》則以危機嚴重的新年為題目,攻擊國府政策賣國,導致國土淪喪,經濟崩潰,國難當頭。

1935年10月蔣介石趕到西安部署對陝北蘇區的圍剿,《西北文化日報》則故意以“將委員長飛抵西安”為題目,暗示蔣委員長掉了腦袋,一時間該報紙被搶購。

宋綺雲敢這麼做自然是有原因的,國民黨陝西省黨部的中統負責人宋志先曾經親自帶領特務來逮捕宋綺雲,但《西北文化日報》名義上的社長是楊虎城的心腹陳子堅。陳的身份是西安綏靖公署辦公室主任,實則也是老資格的共產黨員。陳得知宋志先來抓宋綺雲,親自出面讓特務們抓他。當時西安還是楊虎城的地盤,中統特務不敢得罪楊虎城的心腹,只得走了。

宋志先後來抱怨說:江西是共匪集中所在,但那裡紅是紅,白是白,工作比較好辦。西安這裡不少人做的是國民黨的官,吃的是國民黨的飯,但說的卻是共產黨的話,甚至做共產黨的事,紅白不分。

中央為了制約這兩份報紙,派出中央人員邱元武趕赴西安辦了《西京日報》,宣傳中央的言論,包括剿共和消滅軍閥統一中國的思想。楊虎城對這份報紙非常痛恨,他多次找邱元武進行勸說,希望他不要宣傳這些。但邱元武信奉三民主義思想,加之有國府中央支持,對楊虎城勸說根本不為所動。

楊見此種情況決定殺一儆百,找了幾個十七路軍的特工將邱元武暗殺,從此以後西安親中央勢力不敢再公然對抗楊虎城。

張學良這邊在1936年6月18日也主辦了《西京民報》,其總編由中國共產黨黨員陳翰伯擔任,該報的宗旨是宣傳東北軍復土返鄉、團結抗日思想。

1934年中共從上海派謝華和徐彬如等黨員來到西安,並且在1935年10月建立中共西北特別支部,後有成立了西北各界抗日救國聯合會,簡稱西救會,宋綺雲擔任宣傳部副部長。楊虎城對西救會給予默認,並且由其領導十七路軍的抗日宣傳工作。這些有豐富經驗的老共產黨員加入西北軍宣傳機構以後,該部的力量更為強大。西救會逐步發展到下屬二十三個組織,並且和陝北蘇區接上了頭,直接受毛澤東周恩來領導。

國府對陝西文化界通共早有耳聞。

1931年蔣介石特地派來中央教育高官李范一來擔任陝西教育廳廳長,並且撤換了一批西安的校長和教師,試圖宣傳中央的立場。但楊虎城隨即暗中支持中共組織西安學生發生大規模學生運動。學生們上街遊行示威要求李范一下台,並且列出十大罪行。李畢竟是個文人,從沒見過這種場面,急忙向楊虎城報告學生中有共產黨煽動,要楊虎城派出軍警捕捉懲辦。

楊虎城冷冷的回答:教育不是李先生負責的嗎?我如何插手?你說有共產黨,有什麼事實根據嗎?李范一大驚之下趕忙向楊虎城辭職回南京。楊虎城隨即任命自己手下的親共人士李白齡接任教育廳長,將李范一任命的校長教師全部撤換,還安插了一批親共人士為校長。

1933年國民黨大佬考試院院長戴季陶在西安對學生演講,提出先安內後攘外的政策。這些學生都是接受中共宣傳的親共積極分子,他們根本不聽戴季陶的言論,反而群起攻之將其圍住要毆打。後戴季陶在隨行人員保護下狼狽逃走,但坐車卻被學生放火燒了。由此戴季陶大怒,將西安情況彙報給蔣介石,蔣也非常不滿,認為西安教育文化屆實在太差,沒法不整頓。

1933年3月蔣介石親自約楊虎城在石家莊見面,蔣說:你行伍出身,讀的書少,不知道古今興衰全在用人的得失。以後用人的事,要多加考慮,你那裡還有些不三不四的人,回去要好好查查。

楊虎城此時情況不太好,進入甘肅部隊的被蔣介石瓦解,損失了一個師的兵力,只得表面上聽從蔣介石的說法。

後蔣介石在1933年再次派來中央的周學昌擔任陝西教育廳廳長,楊虎城沒有拒絕,但對周極為冷談。周比李范一狡猾一些,他老老實實做官,對於南京的命令,知道楊虎城反對的,他一律不敢執行。由此昏昏庸庸的在西安混了幾年,蔣介石知道周學昌有苦衷,也沒有給予催促。

所以在楊虎城主政幾年內,西安文化界親共現象很明顯。在西安宣揚反對內戰,反對中央之類是自由的,街上可以買到親共的報紙,甚至學校中可以看到馬列主義的書籍。

但到了1933年春,又發生了天大的事情。當時中央在西安設有國民黨陝西省黨部,這是國府名義上在西安黨一級最高權力機關,是中央在陝西的權力象徵。省黨部裏面有大批中統特務,負責搜集情報,打擊親共反中央力量,尤其負責抓捕共產黨員。

中統在1933年活動頻繁,並且在各學校發表公告禁止學生閱讀馬列等中共書籍。由此中共再次組織一部分學生衝擊省黨部辦公室,將其全部砸毀,還搜出了省黨部委員的一個大煙燈(當時西安抽煙片的人很多),學生將煙具舉着上街遊行。衝擊黨部的時候,十七路軍負責站崗的衛兵未予阻止,而中統特務在當時並沒有什麼武裝,人數也少,更不敢開槍,無力對抗人數眾多的學生。

衝擊省黨部等於衝擊中央政府,是天大的事情。省黨部的中統負責人找到楊虎城告狀,楊卻說:學生鬧事,全國皆然,我看南京鬧的更厲害。蔣委員長都拿學生沒有辦法,我能怎麼辦?中統負責人只好走了。

省黨部豈是好惹的,他們隨即將這個情況報告蔣介石,說楊虎城煽動學生衝擊省黨部,大逆不道。蔣介石認為需要給楊虎城點教訓,在消滅楊部進入甘肅的力量以後,蔣在1933年底沒有通知楊虎城,直接將其陝西省主席職位撤掉,安排邵力子接任。

楊虎城措手不及,也算吃了一驚,由此楊沒有再敢於搞如此直接對抗中央的暴力行動。

在西救會成立的同時,張學良手下的高崇民,共產黨員宋黎(當時名義上是張學良的秘書),劉瀾波等人組織了東北救亡會,簡稱東救會,負責東北軍方面的宣傳。

東救和西救會合作,在1936年連續多次舉行大規模群眾運動。

5月西救會組織大遊行,由於被軍統特務偵查得知內幕,當場被捕二三十人。西北剿總參謀長,也是蔣介石派出監視張楊的晏道剛向蔣介石報告到:近破獲共匪偽省府,捕獲要犯二十七人,並抄出反動刊物若干,均極力詆毀中央反對剿匪。

楊虎城得知後,命令十七路軍憲兵營給予保護,該憲兵營很多中共黨員,營長金閩生就是共產黨員。平時他們集會由軍人保護,之後的遊行中一律由憲兵隊穿便衣給予保護。

張學良則派出副官孫銘久的學兵隊學員,由他們穿便衣保護遊行。這些軍人身體強壯,受過軍事訓練,一般警察根本不是對手,所以之後的遊行都很順利。

918紀念日召開抗日大會,並且組織了大遊行。10月10日雙十節期間,兩會又組織了群眾大會,批判國府親日媚日,並且再次舉辦遊行。

10月下旬,兩會組織追悼魯迅先生大會,攻擊國府政策,舉辦更大規模遊行。西安軍統組織武裝警察進入會場試圖驅散群眾,學生不退,雙方對峙。結果張楊派出部隊迫使警察撤退,遊行得以繼續舉行。這是張楊公然支持兩會的明顯表示。

到了12月9日,129運動一周年紀念日,兩會組織的群眾運動達到高潮,動員十幾萬人參加,直接參加遊行的就有1萬多人。遊行隊伍甚至準備步行去臨潼華清池向蔣介石示威,後被張學良攔阻(張準備捉蔣,不想打草驚蛇)。該次活動為張文彬負責,張文彬是毛澤東的秘書,派到楊虎城處做代表的。運動的指揮部就安排在楊虎城參謀長王根生家裡,所以軍統中統特務沒辦法查。

這麼大張旗鼓的搞,想不被中央得知是不可能的。中央潛伏在陝西的特務對此作出一系列的反應,並且直接導致張楊和蔣介石的關係急劇惡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