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何等的荒誕絕倫 中共花千億經濟援助竟買來三仇人

據外交部解密檔案顯示:1976年以前,中共總共向朝鮮、越南、阿爾巴尼亞等110多個國家和地區提供過大小不一的經濟援助。(詳看騰訊《今日話題》——〝對外援助六十年〞)。援助支出總額究竟多少?至今仍是個謎。以越南為例,從1950年開始截至1978年,中共援越物資的總值超過200億美元(詳見〝對外援助六十年〞)。

毛澤東統治二十七年間,中共的援助外交究竟到了何種地步?為避免面面俱到耗費看官更多時間,下面,透過三個部分,感受一下三十多年前的〝大國援助外交〞何等的怵目驚心,何等的荒誕絕倫。

一、數千億巨資買三個〝仇人〞的故事(1)朝鮮——一隻永遠喂不飽的白眼狼

〝新中國〞成立之後,中國援助最多的國家分別是朝鮮、越南和阿爾巴尼亞。這三個國家後來也成為中國外交史上的永遠心頭之痛。

文章寫到這裡時,再次發生朝鮮巡邏艇在中國海域挾持中國漁船索要60萬的新聞。那麼,就先談被線民稱之〝永遠喂不飽的白眼狼〞的朝鮮吧。

1950年6月中共捲入朝鮮戰爭。在戰爭開支高達7萬億人民幣(舊幣)、無法承受如此巨額開支的情況下,只好舉債支付戰爭費用——舉國上下發起了一場轟轟烈烈的〝自願捐款,捐飛機大炮〞的〝愛國義捐〞運動。誠然,在絕大多數國民都喝粥的情況下,僅靠〝義捐〞是遠遠不夠的。於是,只好向〝蘇聯老大哥〞舉債56。76億盧布(其中軍事貸款43億盧布),加上利息5億盧布,總共約62億盧布(數據源自《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第二卷。》。

蘇聯貸款之事,一直讓很多中國人忿忿然、耿耿於懷——抗美援朝之初,咬着大煙斗的史達林大叔當著中共同志之面大手一揮:〝這一仗我打定了!中共出人,蘇聯出武器!〞結果呢?這個承諾,就像十月革命後〝蘇維埃政府決定把沙皇政府從中國人民那裡掠奪的一切中國領土交還給中國人民〞宣言一樣,理所當然打了水飄:56。76盧布本金按期償還,利息也是張藝謀的電影——〝一個都不能少!〞

與〝蘇聯老大哥〞錙銖必較的〝無私援助〞相比,中共小弟實在太喜歡發揚〝國際主義風格〞了——三年朝戰期間,中共除了舉債支付龐大的戰爭支付外,還向朝鮮無償提供了總值人民幣7。2952萬億(舊幣)的戰爭急需品和生活必需物資。〝抗美援朝〞戰爭結束後的1953年11月,金日成訪問中國大陸,

中朝兄弟又弄了個經濟文化合作協定——慷慨無比的中共大哥不僅將戰時費用一筆勾銷,還無償贈送朝鮮兄弟8萬億元人民幣(舊幣)。並派出數千工程技術人員幫助朝鮮進行戰後恢復重建。(詳見騰訊每日話題《對外援助六十年》

然而,這只是無底洞的、噩夢式〝援助外交〞的開始:1959年至1962年,在無數百姓敲着〝鳳陽花鼓〞去討乞、唱着〝走西口〞出去討荒的最困難時段,中共仍以無息貸款方式為朝鮮承擔了紡織廠、軸承廠、糖廠、熱工儀錶廠、繼電器廠、電子管廠、無線電零件廠等29個成套項目。

讓你更崩潰的還在後面:1960年10月5日,周恩來接見朝鮮副首相李周淵,又拍板給朝鮮10萬錠的棉紡設備和一大批物資。此時的周恩來不僅是中國人民的〝好總理〞,更是朝鮮人民的〝好總理〞——他忘記了中國大陸目前已經陷入舉國大饑荒之中,十分周全地向朝鮮同志建議:〝先上既快又短的專案,並同意分4年貸款4。2億盧布。至於償還期限,能還就還,不能還也可以延期,推遲10年甚至20年也未嘗不可。等後代還也可以〞。好一個〝等後代還也可以!〞

然而,中共的慷慨援助卻永遠難滿足朝鮮同志的革命胃口:1962年,朝鮮要求中共幫助建紡織廠。為滿足朝方急需,中共將自己建成尚未使用的邯鄲第三、第五紡織廠的設備全套拆往朝鮮;1970年,簽訂中共給予朝鮮無償軍事援助6億元的協議,並提供石油15萬噸;1972年,再予以石油140萬噸;為了更方便向朝鮮供應石油,1972年,開始為朝鮮修建輸油能力400萬噸的輸油管道。同時,還援建了20萬千瓦火電廠、平壤地鐵等項目。1950年開始到毛澤東逝世,中共究竟給了朝鮮多少援助?只有天曉得!

(2)越南——湄公河巨鱷的血盆大口

毛時代,中共的對外援助中,對〝同志加兄弟〞的越南援助時間最長,數額最大。當然,也是第一個與中共老大在戰場上刀槍相見的〝兄弟國家〞。

1950年5月15日,中共向越南支援2000噸大米。1950年至1954年,提供1。76億人民幣的援助。1955年7月胡志明訪問中國大陸,贈送越南8億元人民幣。並提供設備、物資,恢復交通設施、尤其是鐵路交通,派遣專家、顧問,接收近千越南實習生等。同年,在本國大米供應極為緊張的情況下,再援助越南3萬噸大米,300噸麵粉。另外,還給越南5噸葡萄乾、1130箱酒,以及粉條、香煙、中成藥、醫療器、電爐、輪船、電話機、卡尺、燈泡等等一批物資。

而在自身農業技術十分落後的情況下,中共還為越南提供農業援助,項目從農作物栽培、選種育種、病蟲害防治,到建獸醫院、家畜防疫藥劑製造廠、火柴廠、加固水壩等,還包括10個碾米廠、兩個汽油庫。

一句話:越方是無所不要,中共是無所不給。像疼愛獨生子一樣對越南兄弟呵護關懷備致!

再看一則驚心動魄的一列數據:

1962年夏,仍處於三年大饑荒中的中共,又決定給向越南無償提供可裝備230個步兵營的武器。1971年中共與越南簽訂的無償援助協定共7筆,援助數額達36。1億元人民幣。1972年中越簽訂中共向越南提供經濟、軍事物資援助的協定,確定中共無償援助越南27。98億元人民幣。1973年中越簽署7筆包括一般物資、軍事裝備、成套專案和現匯在內的無償援助協定,摺合人民幣25。39億元。

截至1978年,中共援越物資的總值超過200億美元,包括足夠裝備陸、海、空軍二百多萬人的輕重武器、彈藥和其他軍用品,成百個生產企業和修配廠,三億多米布,三萬多輛汽車,二百萬噸汽油。幫越南鋪設三千公里以上的油管。修建了幾百公里鐵路,並供應全部鐵軌、機車和車廂。最不可思議的是:中共政府還特地給幾億美元外匯〝供越南機動使用〞——須知,1976年之時,中國大陸外匯儲備只有5。8億美元!

更要特別提出的是:給越南的所有援助都是不附帶任何條件的——絕大部分無償,一小部分是無息貸款。

中共給的援助實在太多了,到了上世紀70年代末對越自衛反擊戰時,中共軍隊發現越軍使用的武器都是中國製造,越軍裝糧的麻袋上印的則是〝中糧〞!〝血染的風彩〞,是越南用中共贈送的槍炮染紅的!

(3)——阿爾巴尼亞——永遠填不飽肚子了巴爾幹半島巨鷹

從1954年起至1976年,中共向阿爾巴尼亞提供經濟、軍事援助摺合人民幣100多億元。

注意了:那時阿總人口才200萬,相當於平均給每位國民4000多元(當時中國大陸人均年收入不到100元,廣東東莞有的地方農民干一天才8分錢)。

毛時代的中共之所以跟阿爾巴尼亞打得火熱,緣於中、蘇兩黨打嘴仗、其他〝兄弟黨〞絕對一邊倒向蘇共的情況下,不惜與蘇聯鬧翻支持中共(僅是輿論上支持而已。)。從此,阿方一直以中共反擊〝蘇修〞的大功臣自居。從中共得來的東西,從來沒有還的概念——1969年,中共副總理李先念訪阿,總理謝胡陪同參觀某地,往返途中談了6個多小時,全是要求援助。李先念問,你拿我們那麼多東西打算什麼時候還?謝胡竟說根本沒有考慮過還的問題。

好一個〝根本沒有考慮過還的問題!〞

阿爾巴尼亞雖然與新加坡一般,只是一個僅有兩百多萬人的〝鼻屎大國家〞(李光耀出言衝撞了台灣,台外交部長陳唐山稱新加坡作〝鼻屎大國家〞。),胃口卻大得嚇人——動輒開口幾億幾十億。縱然到了1970年中阿關係降溫之時,阿爾巴尼亞仍要求中共援助32億元人民幣。1974年10月,謝胡寫信給周恩來,提出在阿第六個五年計劃(1976至1980)期間,要求中共提供50億元人民幣的貸款。

對阿的援助總是傾其所有,有求必允:中共幫阿建設紡織廠,而阿自己沒有棉花,要中共用外匯替它買;織成布做成衣服後,銷路成問題,於是便銷往中國大陸。用中國人給的錢做成的東西倒過來賺中國大陸的錢,阿爾巴尼亞創造了世界貿易史上的最大奇蹟。

阿共第一書記霍查曾對中共同志說過一句名言:〝你們有的,我們也要有。我們向你們要求幫助,就如弟弟向哥哥要求幫助一樣。〞阿總理謝胡也說:〝我們不向你們要,向誰要呢?〞

〝你們有的,我們也要有!〞〝我們不向你們要,向誰要呢?〞——夠牛逼吧?

然而,事實卻並不是〝你們有的,我們也要有〞,而是〝你們沒有的,咱們也要有!〞——阿爾巴爾亞城市馬路邊的電線杆,都是用中共援助的優質鋼管做的。而那時中國大陸國內用的絕大多數是木杆,水泥桿都很少,就更甭說是稀缺的優質鋼管了。

〝國際主義風格〞發揚到這個份上,夫復何言?!

更牛的、更奇的是:最恨帝國主義的阿爾巴尼亞兄弟,卻最喜歡帝國主義的東西。——中共援建了化肥廠,阿方竟不要中國大陸的機器設備,指定要意大利的。像疼兒子一般疼小兄弟的中共於是動用外匯買來意大利的給安裝。壞了之後,阿方又提出要中共再從意大利買機器來更換。

如此〝國際主義風格〞除了毛主席、周總理能發揚得出來,誰能發揚得出來?

中共大哥援助的東西實在太多了,於是驚人的浪費現象便出現了:中共援助的化肥到處亂堆,任憑日晒雨淋;水泥、鋼筋也實在太多了,多得沒地方用,於是阿方便用來到處建烈士紀念碑———2。8萬多平方公里的國土上竟建了1萬多座。

更絕的是:滿眼是敵人的阿共領導人為了抵禦假想敵的〝侵略〞,便用中共援助的水泥、鋼筋修了50萬個地堡!按200萬國民計,每4個國民便擁有一座。這些地堡寬5米,高2。5米,壁厚則達到了30厘米,頂部則還要更厚一些。粗略推算,建造這樣一座地堡所需的鋼筋混凝土,足夠建造三到五座小型居民樓。最後,因為最終沒有等到〝敵人〞入侵,便讓附近的農民拾到便宜——紛紛作了豬圈。

比天方夜譚的故事還精彩吧?

對阿爾巴尼亞噩夢式的援助,直到1978年7月中阿兩黨反目為仇才終止。

為了在中、蘇一場毫無意義的嘴仗中尋求一位可憐的支持者,中共竟花費了一百多億人民幣。還不包括其他建設方面的援助。須知,那時中國農民普遍日收入才0。2元人民幣左右!

三十五年前100多億元人民幣,按現在的比值,又是多少億人民幣。

從1950年開始,中共僅花在朝鮮、越南和阿爾巴尼亞三國的援助究竟是多少?從越南就二百多億美元來看,換算成現在的人民幣,不上萬億也至少幾千億吧?

二、救命糧的故事

對中國當代史稍有了解的人都會知道:1959年至1962年,中國大地上發生了時達三年多的大饑荒。整個大饑荒究竟多少人,成為當今中國線民爭論最激烈的話題。而為何導致發生如此驚人的慘劇,過去相當長一段時間裏,絕大多數人只歸咎於〝放衛星〞的失誤。然而,隨着部分歷史檔案的解密,人們才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在三年大饑荒的最嚴重階段,中共仍然出口太量糧食支援〝兄弟國家〞。並提供經濟援助。

心尖滴血的數字——1960年年底,中共緊急援助阿爾巴尼亞50000噸糧食,以及2100萬美元的外匯。援助幾內亞10000噸大米,援助剛果5000噸至10000噸小麥和大米。(詳見《對外援助六十年》)

在數千萬國民生命奄奄一息之時,本應大量進口糧食。然而卻相反,竟出口75000噸糧食!這是一種什麼〝國際人道主義風格〞呢?

出口75000噸糧食在今天而言,確是不值一提的數字。然而在每天有成千上萬人倒斃於大飢餓面前之時,出口一粒糧食,也是一種犯罪!

三、無償、不附帶任何條件,遠超國力對外援助。

1956年和1957年,中共無償贈予柬埔寨800萬英鎊的物資,由柬埔寨政府自由使用,中共政府不加任何監督和干涉。這是中共對外經濟援助不附帶任何條件的具體化,此後成為範本。縱觀三十五年前中國所有的對外援助,絕大多數都是這種模式的。

三十五年前中國所有的對外援助,所佔財政支出的比例,都遠遠超過正常國家。以2004年為例,美國對外援助的總額為400億美元左右,為國民生產總值的百分之零點二,只佔聯邦預算開支的百分之零點九。中國對援助支出占財政支出的比例,〝一五〞、〝二五〞期間為1%多一點,從1963年開始比例逐年提高,到1972年、1973年、1974年依次為6。7%、7。2%、6。3%,遠遠超過了國力所能負擔的程度。

上網以來,一直想知道中共政府每年援外的金額是多少,但無論百度或谷歌,均守口如瓶,保持了高度一致。今年終於在新浪微博上知道了這個數字:2012年,中共政府將援外控制在6400億元內,按近期匯率,摺合美元1015億。

1015億美元平均到每一天,為3.65億美元。以金元外交著稱於中國大陸的台灣當局,2011年全年援外金額為3.8億美元,只及中共一天的平均數。而且根據成績誇大問題縮小的劣根性,中共政府每天援外金額比3.65億美元應該只多不少,至於多多少,又屬於社會主義國家秘密範疇。

蘇聯亡黨亡國後,國產專家教育人民說,蘇聯是被美國軍備競賽拖垮的。但美國領導人不這樣認為,他們認為那是自作孽的結果。美國總統尼克森在他的著作中提供了蘇聯政府每一天援外的數字:3500萬美元。尼克森還列舉了幾個國家接受蘇聯外援的數字:每一年越南35億美元;古巴49億美元;安哥拉、莫桑比克、埃塞俄比亞30億美元。

有經濟學家通過美元與黃金、石油等硬通貨的比價進行了計算,結論是那個年代1美元相當於今天7.5美元左右。據此計算,今天中共政府每天援外金額與前蘇聯基本相當,略有勝出。毛時代對外無償援助摺合白銀50多億兩

建國後至文革結束不完全統計,中共無償援助越南200億元,援助阿爾巴尼亞90億元,援助朝鮮63億元(僅朝鮮戰爭,不考慮後續),援助坦桑尼亞20億元(實際是此數字的數倍),援助柬埔寨波爾布特50億元。

以上加起來總額為423億元,這僅僅是大頭,不考慮其他小國的。

70年代白銀價格為2美元一盎司(約31克),摺合人民幣介個為8.1元/兩(人民幣美元匯率文革前長期穩定在2.5:1左右),僅這423億元便摺合白銀52.2億兩!是清朝末期主要賠款額的數倍(辛丑加甲午總工才6.8億兩)!

70年代白銀價格為2美元一盎司,在50年代-60年代價格更低,世界摺合應在60億兩白銀以上!

附:中共無償援助有多少

新加坡資政李光耀在回憶錄中說:中共援出了200億元,基本上屬於無償性質的。據李光耀估計,20世紀80年代China援出了10億美元。

在越南抗法戰爭期間(後來才有抗美階段),中共是世界上惟一向越共提供軍事援助的國家,在武器、裝備和後勤配合方面,是按〝要多少給多少〞的指示辦。

1、援助阿爾巴尼亞:中共為阿爾巴尼亞援建了大量的企業,後來基本處在停產、半停產的狀態,設備早成為了廢鐵;幫助阿國建設的備戰用的堡壘,他們開始用它餵雞了……

據透露,1964-1970年代末,我們給了阿國90億元人民幣!(有學者根據貨幣含金量、購買力測算,它相當於現在的上千億!它還相當於給當時人口規模為200萬的阿國人每人發了4000多元的紅包!)阿爾巴尼亞獨裁者霍查的女婿、阿外交官馬利列,在他的文章《我眼中的中國政要》里講敘了這麼一件事:1962年,他到中國大陸要求糧食援助,找到外貿部部長,無果;後來還是找到劉少奇解決了問題。恰巧當時,缺糧食的中國向加拿大進口了大批小麥,幾艘載滿小麥的China輪船正在大西洋駛往中國大陸,接到的命令後,立即改變航向,調頭駛向阿國的港口卸下了全部小麥。馬外交官敍說此事時,沒有忘記留下一句溢美之詞。伍將軍心痛地補充了一句:中國人慷慨呀!

2、越南:對於越南,中共除了經濟援助,更多的是無償的作戰和勞務援助。軍人除了在一線作戰之外,還在承擔通信、後勤、築路、掃雪,甚至還承擔了為他們的農民挖溝、種地等事情。另外,中共還援助了槍11.6萬支,大炮4,630門,工兵、通訊器材、衣物、大米、藥品、汽油、機車……

越南人1978年發起的戰爭中,他們用我們送去的槍炮作武器,用援助的成袋成袋的大米作支槍的架子和掩體的材料,來射殺我們的軍人!……

3、朝鮮:為朝鮮,我們付出了幾十萬中華兒女的生命(沒有可供引用的、公認的精確數字),支出了63億元的戰爭費用,560萬噸作戰物資……

1996年5月,援朝2萬噸糧食;1999年6月,援助15萬噸糧食,40萬噸煉焦煤;2001年3月,朝方對〝提供無償援助表示感謝〞。給的什麼,給了多少,不詳;2001年9月,發言人答記者時說,在中共元首訪朝之際,要給朝方提供〝糧食及物資援助〞,數量不詳。……

新加坡《聯合早報》2000年6月11日的文章說:對朝提供的實質援助,要比公眾所了解的多得多:每年提供給朝鮮50萬噸糧食,100萬噸石油,250萬噸煤炭。

4、〝非洲兄弟〞:1967年,尚比亞總統卡翁達拉贊助,他在盛讚毛是非洲人最景仰的〝老者、勇者、智者〞之後,又說了〝中共的工作使世界變得有希望〞的溢美之詞,毛現場辦公,拍了板:〝這條鐵路不過投資一億英鎊,沒什麼了不起〞。

此情此境,在座的中共官員都不敢出聲。中國負責修路工程的官員對鐵路的評估結論是:1800多公里長度,近20億人民幣的投入。最後到底花費了多少,沒有資料。不單單是錢的付出,也不單單是10年的艱苦施工。我們的同胞,78人為此獻出了生命。其中最小的年僅26歲。

看了這篇文章才慢慢了解到中國人民為什麼在建國後的二十多年裡生活會一直那麼困苦的原因之一,寧可自家人挨餓甚至餓死也要先還清欠別人家的錢財,也要不惜代價地無償支援有求於我們國家的〝兄弟加戰友〞的國家,還債和支援國際〝兄弟〞高於一切!高於自家人的生命!怪不得在網上看到中國大陸在前三十年里取得的巨大的發展成就令人瞠目結舌,可全國人民就是肚子餓!就是家裡一貧如洗啥都沒有!原來都給了外人了!

椰爸可是從那個年代過來的人,從小住的是學校的宿舍,用的是學校的桌椅板凳,吃的是學校的食堂,啥叫〝私有財產〞的概念極其淡薄,因為家裡幾乎所有的〝財產〞傢俱——兩張木頭的單人床,一張桌子,一張椅子,一個簡易的書架子,都是公家的,每個月交租金的,自家的就是陳椰爺爺的一個放唱片和留聲機的木頭柜子、兩個裝衣服的皮箱屬於真正的私有財產,其他再無什麼東西了,那時候每個人每月的糧食定量是24市斤(12公斤),其中還有5市斤是地瓜干、地瓜粉之類的粗糧,每人每月的標準伙食費是8元錢,6元的是低標準,10元的是高標準,那個年代所有的人最共同的感覺就是一個字:餓!生活在城裡的人還沒聽說過有餓死的,農村裡餓死人的消息偶爾悄悄地傳到了我們小孩的耳朵里,大人們總是提心弔膽地訓斥着小孩別〝亂說話〞,記得小時候穿一雙新的〝解放鞋〞到學校去上學是很神氣的了,椰爸還清清楚楚地記得多次拿穿壞的解放鞋到外面補鞋灘去修補,補底補面,穿小了就傳給弟妹們穿,一直穿到不能再補了才扔掉,那時候所有吃的穿的東西都發定量的票證,糧票、布票、油票、棉花票、肉票……這些票可比錢都重要啊!

要是丟了糧票就是有錢也找不到飯吃,外面所有的飲食店一律收糧票,蔥花面2兩半糧票加一角錢一碗,沒有糧票就是兩角錢、四角錢也不賣!你就是跑遍全市也買不到當飯吃的東東!

不知道這國際間的還債和支援有多重要,只覺得和平時代太平年間餓死人太說不過去,這中國人的生命也太不值錢了,這外國人的生命也太值錢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