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如何影響澳洲大選 陳用林揭內幕

在澳洲主流媒體4月初再次深度曝光中共滲透之後,中共對澳洲政壇的政治獻金、滲透和影響力已成為選民關注的熱門政治話題。這次澳洲大選,中共背後的動作是什麼,中共前外交官陳用林日前接受大紀元採訪,披露中共的算盤。

澳大利亞三年一度的聯邦大選將於5月18日舉行。目前澳洲各黨派都使出渾身解數提高人氣、爭取選民。

在澳洲主流媒體4月初再次深度曝光中共滲透之後,中共對澳洲政壇的政治獻金、滲透和影響力已成為選民關注的熱門政治話題。這次澳洲大選,中共背後的動作是什麼,中共前外交官陳用林日前接受大紀元採訪,披露中共的算盤。

中共希望工黨勝出

陳用林說,“中共對澳洲政治圈是下了血本的,到目前為止它在澳洲做的計劃是成功的,他們希望工黨當選,他們跟工黨的高層建立的關係相當密切,工黨推出的候選人中都有他們的影子。”

陳用林表示,中共對澳洲選舉的整個運作非常了解,連選舉的場地都去研究,他們會不會對場地做手腳就不知道了。“中共對澳洲這邊有個計劃,要引導向一個方向去,基本上他們是不希望自由黨繼續在台上,希望工黨上。他們在選舉之前還會有很多動作,他們認為工黨是一定會上台的。”

陳用林強調,相對大多數來自商界和保守的自由黨,中共覺得他們的理念與工黨比較接近。“他們想引導澳洲社會向他們希望的方向走,他們對工黨花了血本之後,認為工黨是比較可靠的。”

陳用林說,“他們押寶就押在搞工會出身的工黨身上,他們自認跟工黨的一些高層關係源遠流長。工黨以前還邀請他們(中共)參加工黨的年會。他們認為在其它方面,也能左右工黨的一些政策。”

澳兩大黨在受審查的微信上進行競選宣傳

據澳洲民族台SBS4月15日報導,澳洲總理莫里森於今年2月初開通了官方微信號,定期向華人群體公布政策、發表政見。而工黨則比莫里森更早使用微信平台,方式也更加靈活。工黨領袖爾‧肖頓(Bill Shorten)還於3月27日下午在微信與華人社區直播,宣傳解答工黨政策。

陳用林表示,現在澳洲兩大黨都在微信上做宣傳,而微信本身是經過中共檢查的,能夠在微信上獲得通過,那麼你的澳洲政策也是有偏移的。兩黨的重要人物,把自己的內政交給中共政府去干涉了。

澳洲學者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教授向SBS表示,一些對中共提出批評的澳洲華人被北京審查封號,發送的信息也被屏蔽。“我們的政治人物是否進行自我審查去迴避(中共)官方的審查?”

他認為還有嚴重的安全擔憂,如果禁止國防人員使用微信,政黨沒有理由排除在外。

中共收買澳洲學者改變話題

陳用林還揭露,“中共對澳洲的學術界花了不少錢,弄出不少人來要澳洲政府改變話題,不要光說反共、滲透,要強調澳洲自己的利益,要說跟中共保持關係是有利於澳洲的,並反對聯合美國,自稱是維護澳洲的國家利益。”

他強調,其中有一些所謂的澳洲獨立學者,本來是替中共說話的,他們的經濟背景、公司背景,沒有一個不是跟中共有利益上的關聯。

這與澳洲學者克萊夫‧漢密爾頓教授去年3月出版了新書《無聲入侵》所揭露的事實一致,漢密爾頓教授指“中國(中共)計劃主導世界,並一直在以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為試驗地,以維護自己在西方的優勢地位。”

漢密爾頓教授的書中也揭露了中國(中共)瞄準澳洲社會的精英人士,動員部分澳洲華人買通在政界有影響力的人,這些華人還恐嚇批評中共的人,並搜集訊息給中國情報部門。

中共施壓簽署在澳洲執法的雙邊諒解備忘錄

陳用林表示,中共現在對澳洲的兩大黨都拉籠。澳洲前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實際上跟中共的關係也不錯,他兒媳婦還是上海人。

他進一步表示,“澳洲媒體總是說特恩布爾跟中共關係冷卻下來了,關注他下一步跟中共怎麼處理。但後來他和中共政府還是達成一些協議,並在去年年底安排特恩布爾訪問中國大陸,沒想到他因內部政變下台了。”

陳用林披露,其中的一個協議就是去年12月簽署的中共在澳洲執法的“雙邊諒解備忘錄”,允許中共執法人員在澳洲行動,這比原來的“引渡協議”還要方便。

“‘引渡協議’是按正常渠道,將中共想要的人立即遣返、帶回中國不是那麼容易,現在是不需要引渡協議,也可以實施了。”

繼續警惕中共在澳洲影響力

由於中共利用親共僑領的政治獻金醜聞在澳洲主流媒體大規模報導之後,澳洲去年11月通過了禁止外國政治捐款法案。

今年中國新年前,澳洲政府拒絕原澳洲“和統會”主席、時任大洋洲和統會主席、華裔地產商黃向墨入籍,並取消了他的綠卡。

隨後黃向墨要求澳洲自由黨、工黨這兩大黨退還他所捐贈的超過200萬的澳元,理由是這些資金或“被認為是不合適的”。不過,兩大黨隨後回應,不會響應黃向墨的訴求。

陳用林表示,澳洲的政客在有些方面實際上還是受到親共社團的影響,搞活動、金錢,他們以為親共社團可以代表整個華人。“他們現在還是希望從親共社團當中的有錢人那裡拿錢,推出的華人候選人也是以親共社團的資助為基礎,將來可能還想回饋這些親共社團。”

澳洲學者克萊夫.漢密爾頓教授也看到與中共關係密切的華裔富商已經成為澳洲兩大黨的最大金主,展開調查後發現,中共在澳洲的影響已經擴展到政治、經濟、教育和宗教團體,並在其新書中進行了詳細披露,該書也佐證陳用林多年來一直揭露中共對澳洲進行的部署。

澳洲政府也因此於去年六月通過《國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間諜活動及外國干預)法案》以及《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案》。法案要求遊說人士申報是否在為其它國家的政府服務。而《反外國干預法》已於去年12月正式生效,政府也給出三個月的寬限期,讓相關機構和個人進行《外國影響透明登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