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貿易戰未熄「冷戰」起戰火 中共影子實驗室內幕曝光 外交部找美女服務黑總統

中美貿易談判正進入艱難的收尾階段。英媒分析,無論美中是否達成貿易交易,兩國科技“冷戰”都將繼續擴大,且難以解決。迄今為止,二十多位華裔科學家已經離開了美國安德森癌症研究中心,這些人中有人涉中共“引進人才”的千人計劃,有人在中國大陸開設“影子實驗室”。美國專家分析,中共有一整套由政府策劃和支持的計劃,目標是獲取外國技術和知識產權。這種做法既違反美國法律,也損害美國科研。近日,流亡美國的上海企業家胡力任披露,中共外交部編外小組性賄賂外國變態總統,而且這並非個案。

英媒:美中貿易戰未熄;更大爭端又起

4月23日,英媒BBC報導稱,即使中美達成貿易協議,似乎也不可能結束兩個經濟巨頭之間的競爭。

許多人士說,中美的爭端遠遠超出了貿易的範圍,它代表了兩種截然不同的世界觀之間的實力爭鬥。因此無論是否達成交易,這種競爭預計都會繼續擴大且難以解決。

很多人說,美中科技大戰早已經開打。中共科技巨頭華為處於這場戰爭的中心地位。去年美國已經限制聯邦機構使用華為產品,並鼓勵其盟國跟近。

專家表示,在描述中美技術競爭方面,“冷戰”這個詞越來越準確。圍繞華為的爭議是這種地緣政治競爭加劇的表現,這種競爭遠比純粹的貿易問題更難解決。

分析人士預計,隨着技術競爭步伐的加快,美國川普政府將繼續利用非關稅措施對中國進行反擊。美國可能使用的舉措包括:限制中共投資美國,限制美公司向中共出口技術,對中共國企進一步施壓。

圖為美國安德森 MD癌症研究中心大樓。

美國華裔教授連續被解僱;中共“影子實驗室”內情曝光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針對研究人員違規接受外國政府資助的調查收尾,休斯頓安德森 MD癌症研究中心多名華裔科學家遭解職。

據《大紀元》報導,安德森癌症研究中心五名被調查的研究人員都是華裔,包括吳姓學者、謝姓學者、洪姓學者、黃姓學者和朱姓學者。他們中有的列入中共“長江學者獎勵計劃”名單,有的是“千人計劃”學者,也有人在美中兩國都有實驗室。

在被解職的三位華裔科學家中,有一位被指在中國設立了所謂“影子實驗室”。曾在醫學研究中心工作過多年的評論人士橫河介紹,這種做法對美國生物科技研究的損害極大。

紐約時事評論員橫河表示,“影子實驗室就是在中國開一個一模一樣的實驗室,然後聘請你去指導。生物科技研究是這樣的,無法突破的原因是不知道方法,一旦知道了,很快就能突破。所以你在這邊最先進的實驗室出了結果,它那邊也很快就突破了。這其實是違法的。”

橫河介紹說,中共有一整套由政府策劃和支持的計劃,目標是獲取外國技術和知識產權。“現在只有中共政府這麼做,從中央到地方,設立了各種各樣的基金,吸引學者帶技術回去,或者給你設立影子實驗室。別的國家沒有,只有中國。”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研究員姚香蘭博士對自由亞洲電台說,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針對研究人員接受外國政府資助的調查,並非出自所謂“排外”或者“排華”。姚香蘭介紹說,按照規定,接受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資助的研究人員,如果要與外國機構合作,必須經過嚴格的申報和審批程序,不得擅自私下行動。未經申報與外國合作項目或接受外國經費,本身就是違規行為,而且這麼做的華人科學家為數“相當不少”。

中共盜竊美國生物科技的計劃近年來已經引起了美國的警惕。《休士頓記事報》說,美國聯邦調查局2015年對安德森癌症中心提出警告。2017年,該中心向聯邦調查局交出電子郵件資料。隨後,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院長向全國1萬所研究機構發出警告,強調美國科研機密面臨系統性盜竊的威脅。

陸媒《知識分子》網站報導,美國官方的調查,已經使二十多位華裔科學家離開了安德森癌症研究中心。

中共外交部長王毅

中共外交部編外小組物色美女服務外國政要

流亡美國的上海企業家胡力任在推特上披露,中共外交部用重金誘惑某中國女子,去性賄賂非洲變態總統,引發外界關注。

中共外交部通過性賄賂和金錢拉攏海外政要。圖為中共外長王毅等人。

胡力任4月20日在推特發文稱,自己開始扒中共底褲了!指“中共外交部用重金做誘惑,讓自己的女同胞冒着得性病、艾滋病的風險去性賄賂來自非洲某國性變態總統。”

他在同一天的另一個推文中更表示,“中共的無恥是常人無法想像的,中共外交部在北京有個編外小組,專門物色美女,為來訪的國外政要輸送陪睡美女,高額費用由編外小組支付。”並把中共外交部叫做“中共對外性交部”。

隨後胡力任對大紀元記者披露了更多細節。

胡力任說,這個事是真實的,他自己也認識有關女子。具體講來,幾年前一個非洲的總統到中國訪問,這個總統訪問北京之後,又去了廣州,總統的手下提出來(總統)要找一個女人。

於是,一名同外交部關係密切的女子,到下面去物色。那邊提出要求,年齡不要太小,40歲左右,並且不是那種公開做妓女的。

後來物色到一名東北的女子,講好給她10萬人民幣。這名女子坐飛機到廣州,到了廣州以後有人接待,陪了這個總統兩個晚上。但她沒想到這個總統是性虐待狂。

這件事開始大家都不知道,東北女子從廣東回來後,有一次喝酒喝多了,哭得很厲害,別人都勸她,這個女的把這個事情桶了出來,當時有五六個人知道。

胡力任說,他也知道了這個事情,他也認識這個女子。他認為之所以找到這個女子,一是她的經濟條件不好,正需要錢,人也很爽快,長得比較漂亮,比較成熟,能夠應付這個場面,並且口風比較緊。

胡力任說,於是他們知道了中共外交部專門有一個編外小組做這個事情(性賄賂),這個拉皮條的女子五六十歲,不是外交部的,但是跟外交部關係很好,經常物色女的做這個事情。

胡力任認為這個事情肯定不是個案。

今年4月上旬,流亡美國的魏京生在丹麥議會上說,性賄賂是中共傳統的手段之一,而中共對外國政要和外交人士收買的手段,甚至超過一般的黑社會。最近傳聞中共的統戰機構,利用暗娼妓院滲透到了川普總統身邊。

川普2月初在佛州參加美式足球超級盃的觀賽派對,意外扯出華裔妓院老闆楊蒞刻意接近的風波。美媒披露,她以共和黨金主身分積極親近川普陣營,還替中國商人牽線美國政商關係,甚至身兼促統會等統戰組織成員,引發美國國安疑慮。

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