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工作職業 > 正文

馬雲錯了 "996"不是"福報"

中國電子商務公司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非常推崇極度過勞的工作方式。他最近讚揚了中國大陸的“996”,意思是每天工作12小時,從早9點到晚9點,每周工作6天。他在最近的一篇博客文章中寫道,這“不是問題”,而是一種“福報”。

這在中國大陸立刻引發了反響。“如果所有企業都996,就沒人生孩子了,”有人在同一平台上表示。“你想沒想過還要照顧老人,陪孩子?”這甚至引起了中共官方媒體的回應,它提醒所有人:“強制灌輸‘996’的加班文化,不僅體現了企業管理者的傲慢,也不實際、不公平。”

像馬雲這樣思考的管理者在世界各地都有。在美國,特斯拉(Tesla)聯合創始人埃隆·馬斯克(Elon Musk)曾表示,“沒有人能靠每周工作40小時改變世界。”據報道,優步(Uber)曾使用“更聰明、更努力、更長久地工作”作為內部口號(現在只剩下“更聰明”和“更努力”)。該公司還把第二職業重新塑造為聰明的“副業”。WeWork用來裝飾其合作辦公空間的,是這樣的格言:“不要在累的時候停下來,要在完成的時候停下來。”其他科技和商業導師也試圖向我們推銷“辛勞的魅力”。

事實上他們都錯了。被迫加班肯定會令工人痛苦。但企業從中獲得的收益也相當小。沒有誰能從處於精疲力竭邊緣的人身上受益。

馬雲說,他支持“996”文化的原因之一是,工作時間更長的人會得到努力工作的“回報”。但是等待他們的顯然不是金錢回報:一組學者剛剛公布的研究發現,在同一個崗位上工作時間比其他人長並不會讓你賺到更多錢;相反,它會導致工資下降1%。另一項類似的分析發現,每周工作40小時之外增加的工作時間並沒有明顯的經濟回報。不合人意的是,過度工作甚至與更糟糕的職業結果相關。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也警告,加班與健康狀況變差相關,包括體重增加,煙酒消費量增加,以及受傷、患病甚至死亡增加。健康研究人員發現,工作過度會增加患心臟病和中風的風險。

馬雲甚至表示,不願長時間工作的人不必申請阿里巴巴的工作。他這是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一個人在工作上多花時間,究竟能夠多做多少事,這是有上限的。斯坦福大學的一位經濟學家說,一周工作48小時後,工人的產出會大幅下降。其他研究似乎也支持這一發現。超時工作在一開始可能帶來大量活躍勞動,但每周工作超過55小時的人比在正常時間回家休息的人表現要差。

僱主還要支付其他成本。據報道,瑞典一家老年護理機構嘗試每天工作6小時,結果發現護士請病假更少,工作效率更高。在美國,疲勞的工人使僱主損失了價值1000億美元的生產力。

美國商界很久以前就看到了這一點。19世紀,強大的工會推動每周工作40小時,默許這一做法的商界領袖發現,公司的贏利能力和生產率顯著提高。1914年,亨利·福特(Henry Ford)吸取這些自然實驗的經驗,在不減薪的情況下,將工人每班工作時間減少到8小時,帶來了產量激增。到1938年,《公平勞動標準法》(Fair Labor Standards Act)將每周40小時工作時間寫入了法律,並要求超過這個標準的工作時間需支付1.5倍的報酬。

然而,近幾十年來,這項法律的效力被逐漸削弱,以至於與1979年相比,其額外工作有獲得額外報酬保障的美國人減少了數百萬。這使得僱主可以推動更多員工花更多時間工作,基本上是免費的。美國總統貝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在2016年提出了一項更新方案,為逾1300萬名工人提供新的或得以強化的加班保護;該法案被法院否決。

商業領袖們似乎已經忘記了過去學到的教訓:富有人情味的時間安排對員工和僱主都有好處。中國或許有自己的“996”文化,但美國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近三分之一的人每周工作45小時或更長時間,近1000萬人每周工作60小時或更長時間。歐洲人的平均工作時間要少7%到19%。

像嚴格的加班規定這樣的政策可以幫助我們回到這樣的世界:所有人都通過減少工作來提高效率。馬雲這樣的商界領袖也必須參與進來。如果讚美那些把醒着的時間都奉獻給工作祭壇的人,這樣的做法會令所有人受害,從首席執行官到看門人都不能倖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紐約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工作職業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