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中共滲透媒體和華人社團 澳洲新立法可舉報外國代理人

悉尼科技大學內近日舉辦了一場「中共統戰與海外華人社區專題研討會」。與會的各界人士披露了親身經歷的中共操控媒體和社團的實例,讓人怵目驚心。

中共統戰與海外華人社區專題研討會現場

澳洲ABC電視台深度揭露中共在澳洲的全方位統戰和滲透之際,悉尼科技大學內近日舉辦了一場“中共統戰與海外華人社區專題研討會”。與會的各界人士披露了親身經歷的中共操控媒體和社團的實例,讓人怵目驚心。

現場演講嘉賓包括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等和兩位在美國連線的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和王軍濤博士。研討會着重於中共統戰對華人社區及媒體的影響,同時也從法律層面談到在澳華人可依新的立法舉報違規的外國代理人。

“中文媒體老闆要員工向中領館官員認錯道歉”

演講者之一林松博士是當地資深中文媒體人,他表示自己僅僅是發表意見比較多,並不算什麼反共人士,但也受到各式各樣的壓力:

“十多年前,我在傳媒工作的時候,老闆對我說:‘你好像對中共的意見比較多,不是那麼好。我們約個時間跟同事一起去見某方面的官員吧。見面的時候,你跟他們說,你以後不寫這樣的東西了,你以後會寫一點正面的東西了。還要向這方面的官員道歉。’”

“我覺得很奇怪,我們這裡是澳洲,這個老闆建立一個傳媒在澳洲都有好多年了,居然跟我說這樣的話。如果按現在的《外國勢力干預法》來講,這個老闆是有點嫌疑了,要我向一個外國的官員認錯。我是澳洲國籍,從來沒有拿過亞洲其它國家的護照。”

親共團體吞併不受控制的華人社團

與會的JP.陳是澳洲專業人士,他分享了三個例子,說明澳洲的社團被中共統戰、控制:

一個是新南威爾士大學與中國大陸國內搞一個辯論比賽,類似的比賽此前搞過好幾屆了,“這個辯論比賽的題目,比賽的隊長在當時的SBS電台接受採訪的時候無意中透露,這些題目是經過(中共)大使館批准的”。

“第二個例子,幾年前我家裡蓋房子,河南同鄉會副會長是搞裝修的,他告訴我下個月很忙,要到(中國大陸)國內去開海外僑領的會議,代表同鄉會、代表僑領。對方是非常自豪說的。”

第三個例子是JP.陳擔任澳洲中國專業人士俱樂部(CPCA)主席時的親身經歷,“大約2007年、08年的時候,此前的兩三年中共大使館出旅費把澳大利亞所有的科研、大學這些相關的華人社團召集起來開會,成立全澳華人學者聯合會(FOCSA)”,“後來這個機構邀請我去參加他們的會議並問:能不能將你們組織也合併到我們這裡來。因為我前任跟我說過我們這個CPCA是最後一塊凈土,一定要堅持住。所以當時我堅決反對合併。”

JP.陳說,那個機構的人不斷做他工作,甚至逼他搞民主投票,不能由主席一個人說了算,“還好,最後投票時多數人反對合併”,

不過,陳先生表示,09年後,CPCA就被非常親共的一群人給佔了。在開年會時,那個親共的人拉來一幫他們的老鄉,現場入會加入投票。選上來多是他們的人,以後漸漸被他們全掌控。

與會的嘉賓也表示,很多社團也是這樣被親共人士一步步控制,他們鑽了澳大利亞民主法制的空子。

128個親共團體支持黃向墨水分大

今年2月澳洲親共僑領、億萬富商黃向墨的公民申請被拒絕,永久居留權被取消,這是澳洲自從反外國干預立法以後,受到懲罰的第一人。

隨後當地三家中文媒體刊登整版聲明廣告,有128個團體聲稱,黃向墨今天的遭遇也可能是明天他們的遭遇云云,對黃表示同情支持。

原歷史學者李元華在研討會上表示,他曾上網查看了這128個團體,發現裏面水分很大:有一個團體名字重複了二次;和統會澳洲一個,還有五個州各一個,光和統會本身就有六個,另外再去掉和統會幾十個理事會員就不到百個社團;還有黃向墨擔任會長的社團,包括廣東僑團聯合總會,黃任董事會主席,他還是澳大利亞深圳總會的會長。

李元華說:“這份廣告上第一個團體是和統會,第二個是澳洲中華經貿促進會。但這個會的慶祝晚會和第三屆主席就職典禮需要大陸國務院僑辦批複,僑辦的網站上就有這個內容。顯然這個組織的屬性有問題,一個澳洲的機構為何要中共批複?”

西藏流亡政府澳洲代表處華人事務聯絡官格桑堅參也指其中一個簽名的所謂“澳大利亞藏族同胞聯誼會”,是在中共統戰部的扶持之下成立的。

現場還有聽眾披露,他的朋友是屬於其中一家簽名的社團,但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團體簽名支持黃向墨,都被代表了。

現場還有一位澳洲成功華裔商人蔣先生披露,除黃向墨被澳洲政府取消永久居民(PR)之外,大洋洲還有兩位僑領因跟中共走的近,一位是拿了永居19年,另一位拿了永居9年,他們到期續簽時都出現問題,其中一位還被內政部約談。

澳洲反中共滲透的立法力度大華人可向三機構舉報

澳大利亞國會2018年6月28日通過了兩項反外國干預的法案,分別為“國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間諜活動及外國干預)法案”,以及“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案”。

法案要求遊說人士申報是否在為其它國家的政府服務。未有披露有關聯繫者將面臨刑事檢控。

現場法律人士朱峰介紹,澳洲的情報部門非常清楚中共滲透的情況,他們都有那些親共僑領的資料和受到干預社團的資料:“澳洲政府這次立法的力度相當大,《反外國干預法》是《刑法》,是對澳大利亞1995年《刑法》的修訂。”

朱峰表示,澳洲還新立了《外國代理人註冊法》:“你是外國代理人,你不註冊要強迫你註冊,你不註冊就要承擔這個《刑法》的責任。而且註冊的程序非常複雜,其實就是迫使你放棄。比如中共大外宣電視台在澳洲就要註冊,程序讓你覺得很麻煩最好打道回府。對代理人在精神上有一種很大的壓力。”

這項新法的其中一項措施就是為了打擊外國代理人對澳洲的影響和干涉。上個月,悉尼晨鋒報證實,澳洲律政部已經給13家“孔子學院”直接發信,提醒他們外國代理人透明化法律已經生效。

朱峰強調,如果懷疑某人是外國代理人,任何人都可以向澳洲三個部門舉報,包括澳洲警方、律政部及情報部門。具體調查手段由澳洲警察負責,因為這個法律已經上升到《刑法》,警方必須受理。

澳大利亞政府的另一條禁止外國政治捐款的法案,亦即將提上國會辯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葉佩青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